健身爱好网 道藏 藏外道藏 道藏精华 正统道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玄灵宝斋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

2015-4-19 13:47| 发布者: 道藏在线阅读| 查看: 1018| 评论: 0

摘要: 玄灵宝斋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   经名:洞玄灵宝齐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南朝宋道士陆修静撰。言灵宝斋戒科仪要旨。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玄部威仪类。
玄灵宝斋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
  经名:洞玄灵宝齐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南朝宋道士陆修静撰。言灵宝斋戒科仪要旨。一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玄部威仪类。
  洞玄灵宝斋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
  爝光斋外说
  陆修静撰。斋集先於私房,烧香束带说之。
  爝光者,犹庄子所谓爝火也,为光之微者。原夫斋法至精,而行者常粗,实五浊垢障,深蒙难启。如处曲穴,非太阳所照,延引幽暗者,宜以灯烛之明。今以爝光,斯之谓也。皆标斋经大旨,举法体近要,意以约束粗猥,示导玄彻。又若匠之选木,斜曲甚者,未近绳墨,要先裁其外,然后加以成规。愧乎余之鄙拙,乃至此之繁芜。或由木理叉,难为师工邪。此法造斋醮,先於私房说之,束带香火如法。
  夫斋,当拱默幽室,制伏性情,闭固神关,使外累不入。守持十戒,令俗想不起。建勇猛心,修十道行。坚植志意,不可移拔。注玄味真,念念皆浄,如此可谓之斋。
  一香汤沐浴,以精神气使五体清洁,九孔鲜明。衣服悉浄,内外芳馨。延降高真,视接虚灵故也。
  二废弃世务,断俗因缘,屏隔内外,萧然无为,形心闲静,注念专精。
  三中食绝味,挫割嗜欲,使盈虚得节,脏腑调和,神气清夷,含养元泉。
  四谨身正服,斋整严肃。舍离骄慢,无有怠替。礼拜叩搏,每事尽节。
  五闭口息语,不得妄言。调声正气,诵咏经文。开悟人鬼,会感仙圣。
  六涤除心意,不得邪想。调伏六根,荡灭三毒。存神思真,通洞幽微。
  七烧香奏烟,鸣鼓召神。上闻三清,普宣十方。
  八忏谢罪咎,请乞求愿。心丹至诚,谦苦恳恻。
  九发大慈悲,愍念一切灾厄恼难,咸愿度脱。生死休泰,无复忧苦。
  十进止俯仰,每尽闲雅,更相开导,言止於道,不得离法。觉有跌误,便即踰失,稽颡忏悔。
  所谓灵宝自然无上斋者。灵者,神也。微妙之功,出於思议之表,变化无穷,故谓之灵也。宝者,一也。是三才所得,而清宁贞也。既不可失,故谓之宝。若抱之不离,则万福自臻,违之俄顷,则灾祸乱集。吉凶利害,得失所由,无有能使之然,亦无能使之不然,是以谓之自然。周济五道,度脱一切,绝灭生死,超逸三界,故谓之无上。夫人体非圣真,而处身五浊,三尸强盛,内生攻贼,九窍四关,各有所趣,施为之向,动入死地,致伤天年,命不终天寿,犯恶为非,结罪幽司。故居世轗轲,人道不休,饥寒穷贱,疾病刑罚,灾害所缠,凶祸所集,命过之后,方履苦难。是故太上天尊,开玄都上宫紫微玉笈,出灵宝妙斋。以人三关躁扰,不能闲停,身为杀盗淫动,故役之以礼拜;口有恶言,绮妄两舌,故课之以诵经;心有贪欲嗔恚之念,故使之以思神。用此三法,洗心净行。心行精至,斋之义也。广愿善念,以弘福业。持戒之心,当如坠井把绠,不可乍失。务法之意,如壅崩堤,不可闲惰。习念之情,如种良田,无有厌足。一日一夜,奉戒尊法,孜孜不倦,则感通太玄,真灵降集,三尸窜灭,众魔摧伏,如此之愿,愿无不获,志无不克也。
  夫圣世难遭,经法难闻,良时难值,明师难遇。诸贤前生,并有大福,致庆会今身,得值三宝,闻见法音,好尚清虚,餐纳灵味,皆已玄名帝图,金书玉箓,为天堂之福宾,太上之仙客。今又擢身法座,服膺法轨,已有善始,何不克终。当共坚持心志,与懈怠竞,禀承法训,念为妙行,努力励诚,勿计疲劳,一日精进,历世受福。人命危险,四大难保,百年倏忽,何足为多。如使衰老奄至,眼暗耳聋,加以众疾,痛恼相缠,眠坐呼吸举动,须人气力。如是当复能道业精进,预此法座以不。一失善缘,后会何期,沉溺穷道,悔恨何益。想思此言,各为身计,相与勉励,共济厄难。
  夫人先身有重罪恶对,则为荫盖所裹,六蔽不开,心意曲狭,气性逆戾,迷着五欲,莫窥其外。甘肥声色,取快目前。憎善嫉贤,甚若怨雠。如此之人,在所堕向,与恶为缘,终不与经教相遇,遇亦不信。见人敬顺道法,乃谓妖妄,咸共诽笑。夫聋者不闻韶武,瞽者不睹白黑,岂言已病哉。纵有善识,强相牵挽,既非本性,回生悔心,背真向伪,追逐精邪。夫欢乐暂过,忧苦延长。斯辈皆以三涂为归道,地岳为居家,永沦幽夜,不睹三光,抱铜柱,履刀山,循剑树,入镬汤,吞火食炭,终劫无脱。纵更受生,堕六畜形,身被屠割之酷,魂困三恶之中,往反流曳,可不哀哉。
  法烛叙
  陆修静撰。建斋暮始,就烧香宿启,未思神前,东向说之。
  法烛。法者,规矩之谓,总称曰法。规圆矩方,万物从之,得正者也。烛者,有光之物,佐月辅日,开昏朗暗,用其明,得有所见也。邪曲无法,则无以自正,用法无明,则莫见得失。欲正不可无法,用法不可无明。自定不可不斋,斋不可无此书。此书为之法烛,乘之以游道藏,故克获於真宝也。
  夫万物以人为贵,人以生为宝。生之所赖,唯神与气。神气之在人身,为四体之命。人不可须臾无气,不可俯仰失神,失神则五脏溃坏,失气则颠蹙而亡。气之与神,常相随而行。神之与气,常相宗为强。神去则气亡,气绝则身丧。一切皆知畏死而乐生,不知生活之功在於神气,而数凶其心,而犯其气,屡淫其神,而凋其命,不爱其静,存守其真,故致於枉残也。人何可不惜精守气,以要久延之视,和爱育物,为枝叶之福。圣人以百姓奔竞五欲,不能自定,故立斋法。因事息事,禁戒以闲内寇,威仪以防外贼。礼诵役身口,乘动以反静也。思神役心念,御有以归虚也。能静能虚,则匀道合,譬回逸骥之足,以整归真之驾。严遵云:虚心以原道德,静气以期神灵。此之谓也。而末世学者,贵华贱实,福在於静而动以求之,命在於我而舍己就物。若斯之徒,虽欣修斋,不解斋法,或解斋法,不识斋体,或识斋体,不达斋义,或达斋义,不得斋意。纷纭错乱,靡所不为,流宕失宗,永不自觉,譬背惊风而顺迅流,不知泝徊反源,遂长沦於苦海,可不悲哉。余谨博采众经,集为十章,以施斋时,名曰法烛。宿启说一章,六时行道说六章,三时思神说三章。若法师必炳之以行斋法,众官主人皆能虚心奉受者,则视听明朗,庶睹大道之门也。
  夫道者,至理之目。德者,顺理而行。经者,由通之径也。道犹道路也,德谓善德也,经犹径度也,行犹行步也,法犹法式也。夫人学道,要当依法寻经,行善成德,以至於道。若不作功德,但守一不移,终不成道。譬如人坐於家中,而不行步,岂得见道里邪。夫道三合成德,自不满三,诸事不成。三者,谓道、德、仁也。仁,一也。行功德,二也。德足成道,三也。三事合,乃得道也。若人但作功德而不晓道,亦不得道。若但晓道而无功德,亦不得道。若但有道德而无仁,则至理翳没,归於无有。譬如种谷,投种土中,而无水润,何能生乎。有君有臣而无民,何宰牧乎。有天有地而无人物,何成养乎。故五千文曰:三生万物。
  授上品十戒选署禁罚
  悉准按采用陆法师所撰立文。先宿启毕,次授上品十戒,一时东向平立。
  诵智慧颂曰:
  智慧起本无,玄玄超十方。结空峙玄霄,诸天抱流芳。其妙难思议,灵感真实通。有有竟不有,无无无不容。
  智慧恒观身,学道之所先。眇眇入玄思,自然录我神。天尊常拥护,魔王为保言。晃晃金刚躯,迢迢太上前。
  智慧生戒根,真道戒为主。三宝由是兴,高圣所崇受。泛此不死舟,倏
  欻济大有。当此说戒时,诸天.来稽首。
  次诵毕,一时北向,首体投地,回心礼十方、还向东而伏。
  法师还东面向西,说戒威仪。
  天尊告太上道君曰:今当普宣法音,开悟群生。为诸男女解灾却患,请福度命,拔诸苦根。使生者见道,身脱八难,死者欢乐,饮食天堂,早生人中,转轮圣王。修斋求道,皆当一心请奉十戒,谛受勿忘。专情默念,洞思自然。勿得杂想,挠乱形神。能如是者,便当静听。
  第一戒者,心不恶妬,无生阴贼。检口慎过,想念在法。
  第二戒者,守仁不杀,愍济群生。慈受广救,润及一切。
  第三戒者,守贞让义,不淫不盗。常行善念,损己济物。
  第四戒者,不色不欲,心无放荡。贞洁守慎,行无点污。
  第五戒者,口无恶言,言不华绮。内外中直,不犯口过。
  第六戒者,断酒节行,调和气性。神不损伤,不犯众恶。
  第七戒者,不嫉人胜己,争竞功名。每事逊让,退身度人。
  第八戒者,不得评论经教,訾毁圣文,躬心承法,恒如对神。
  第九戒者,不得斗乱口舌,评详四辈,天人咎恨,伤损神气。
  第十戒者,举动施为,平等一心。人和神穆,行常使然。
  天尊言:修奉清戒,每合天心。常行大慈,愿为一切普度厄世。谦谦尊教,不得中怠。宁守善而死,不为恶而生。於是不退,可得拔度五道,不履三恶,诸天所护,万神所敬,长斋奉戒,自得度世。
  天尊言:道尊法妙,人身亦贵。故道开法,遗戒经文,以度人身。人身既度,上与道同。宜为精行,持斋奉戒,夷心静默,志念分明,一意归向,专想不贰,涤荡六腑,过中不味,内外清虚,每合自然。是其斋日,捻香启愿,应心上彻,四天司逻十部威神,即下履行,观听法音,监映尔心。如戒行道,皆列功诸天,祸福立彰,道不负人,勤行谛受,勿使魔言。
  天尊言:建斋行道,四天帝王皆驾飞云绿軿八景玉舆,从真人玉女,手把花旛,前导凤歌,后从天钧,白鹤狮子,啸歌邕邕,烧香散花,浮空而来。瞻履行道,观听法音,天王下降,万灵朝焉。是岂可不尽其法耶。当先授十戒,然后行道,庠序雅步,静心闲意,坐起卧息,不离仪格,天王欢悦,列名上清,可谓得道方寸之间。
  经言:夫感天地,致群神,通仙道,洞至真,解积世罪,灭凶咎,却怨家,修盛德,治疾病,济一切,莫过乎斋转经者也。夫斋直是求道之本,莫不由斯成矣。此功德巍巍,无能比者。上可升仙得道,中可安国宁家,延年益寿,保於福禄,得无为之道;下除宿愆,赦见世过,救厄缓难,消灭灾病,解脱死人忧苦,度一切物,莫有不宜矣。
  经言:夫斋法之大者,莫先太上灵宝斋。灵宝之文,是天地之元根,神明之户牖,众经之祖宗,无量大法桥也。若诵经一句,则响彻九霄,诸天设礼,鬼神振肃也。幽深远妙,难以宣言。夫非天下之至善,莫能致焉。非天下之至信,莫能请焉。非天下之至精,莫能奉焉。非天下之至才,莫能行焉。太上所重,众真所尊,皆铸金为字,刻书玉篇,封之於无上大罗天玄都玉京山紫微上宫七宝玄台。此台则是太上所治也。五老侍卫,万帝朝真,玉女执巾,金童扬烟,焚百和合香,流熏紫庭,吐日精以却秽,散月华以拂尘,神灯朗照,炳烛合明,金风八散,庆云四陈。飞龙毒兽,备卫玉阙。十方至真,三千大千已得道大圣众,及自然妙行真人,皆一日三时旋绕上宫,稽首行礼,飞虚浮空,散花烧香,手把十绝,啸咏洞章,赞九天之灵奥,尊玄文之妙重也。今道士斋时,所以巡绕高座,吟咏步虚者,正是上法玄根众圣真人,朝宴玉京时也。行道礼拜,皆当安徐雅步,审整庠序,俯仰齐同,不得参差。巡行步虚,皆执板当心。冬月不得拱心,夏月不得把扇,唯正身前向,临目内视,存见太上在高座上,注念玄真,使心形同丹,合於天典,则为飞仙之所嗟叹,三界之所轨范,鬼神之所具瞻也。不得左顾右盻,更相前卸,及言语笑谑,有所呵唤,则触忤威灵,四司纠过,五帝结刑,明科所禁,可不慎哉。
  经言:斋时日夕各三时,烧香悔过,唯一心听受经法妙赜之义。故转经说法,像古真人教化时也。圣人传授经教,教於世人,使未闻者闻,未知者知。欲以此法桥,普度一切人也。行道之时,故不可得乱语,论及世务,唯当请问法师经义禁戒,法师当为解说真要。能使内外夷然,敬受经一句,则司命延加十算,后皆聪明智慧。若内外躁竞,毁忤经文一句,则司命夺十算,后随痴愚盲道。故真人不言,言必有中,言皆合於法言。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此之谓也。
  说戒毕,法师依旧选署众官。
  众官长跪受简札。明日行道,各典所署。
  法师
  经云:当举高德,玄解经义。斯人也,道德内充,威仪外备,俯仰动止,莫非法式,三界所范,鬼神所瞻,关启祝愿,通真召灵,释疑解滞,导达群贤。
  都讲
  经云:才智精明,闲炼法度。其任也,行道时节,上下食息,先自法师,次引众官,礼拜揖让,皆当赞唱。
  监斋
  其职也,司察众过,弹纠愆失,秉执科宪,随事举白,必使允当,不得隐滥。
  侍经
  其职也,营侍尊经,整理巾蕴,高座几案,四座席地,拂拭齐整,不得怠懈。
  侍香
  其职也,当料理炉器,恒令火然灰净。六时行道,三时讲诵,皆预备办,不得临时有阙。
  侍灯
  其职也,景临西方,备办灯具,依法安置,光焰火然,恒使明朗。若遇风雨,火势不立,谘白法师,宜停乃停,不得怠替,辄令阙废。
  选署毕,左回上香,东向祝,复香。众官引行出治,按次列坐,勿解带。法师更为宣科说禁,告示威仪,众官静听。
  道士登斋,皆当各赍巾褐,手板履具,不得临时交换彼我,於事有阙,勿得牵引非己之服。斋日烧香,上讲都讲,当率众官,先下床,西向倚。法师然后下座,引行尊卑,以次安行雅步,到於道户。不得更相越错,迟疾不均,皆依事纠罚。烧香竟,及下讲,率众官先出治户,还悉西向倚。法师后至上床,众官一时礼一拜,然后就坐。
  道士登斋起居,皆当关白监斋,礼法师一拜,次礼香三拜而去。还亦如之,有违罚如后条:
  到斋堂展履不整,罚油二升。
  坐起不庠序,罚朱半两。
  不正坐,罚香二斤。
  翻覆香火,罚香半斤。
  临行事与外人言,罚香一斤。
  侍经不整饰,高座触物,罚香半斤。
  语及世务,罚油二升。
  语言戏笑,罚朱一两。
  倚语低睡,罚朱半两。
  翻覆灯油,罚油五升。
  巾褐不整,罚香半斤。
  内外不豫相检饬,音声高厉,罚油五升。
  听经倚据不执简,罚油一升。
  不注念清虚,心想意倦,为众所觉,罚油二升。
  起出斋堂,不相关白,罚油二升。
  垂发驰步,罚香一斤。
  读经忽乱,请问败句,罚油五升。
  唱声不齐,罚油二升。
  行香不洗手漱口,罚油二升。
  坐起揖让失仪,罚香半斤。
  巡行不依次第,罚香半斤。
  侍香香烟中绝,罚油四升。
  都讲不谨唱赞,罚香一斤。
  起行来及还坐,不礼经三拜径去,罚香一斤。
  侍灯灯火中灭,罚香一斤。
  临烧香突行,罚油一升。
  斋主供具不办,触物有阙,罚香一斤。
  执纠见过,不弹私隐,罚油六升。
  受关不启上,罚油三升。
  斋次而因起居,逃遁不返,为众所纠,罚油一斗,香一斤。
  妄言绮语,论及私鄙,罚香一斤,油五升,朱三两。
  金箓曰:登斋下座,於法事有亏。从一至三,监斋依事。弹罚从三以上,当断功削除,宣示同学,不得容在法座。监斋容纵不纠,亦同生者之罚。
  又上座法师,於事有亏,当录愆失,送简监斋,从一至三,断功三百日,不得更在法座。
  威仪曰:罚物送斋主,宣示百姓,然后供公家用。
  凡此禁制,并出玄都上官明科旧典,戒於惰慢,检肃愆违。天尊慈仁,曲愍行尸斋而获罪,故开黜罚之科,听以香油输赎,可得灾蒙释散,不欲令结罪冥中。兼使犯宪之子,知怀愧恻之心,改涂革弊,自新有阶。又香油乃不为多,然卒难交办。且道士一日斋会,多非旧众。法座既毕,各各离散,不得输送,更违经旨,增其咎考。夫逆恶之身,犯莫大之罪,犹使斋戒请赎,消散衅负。且斋之所修,尊乎礼拜,而况戒尚之士。但仪式之失,若以礼拜罚之,亦在可通,其拜数多少,当随目轻重,执事之官,临时详判,敬白斋主。
  夫斋法至精,威禁甚严。所以尔者,天真大神,十方众圣,及三界群灵,皆亲降斋所,观听行道。魔王叉手作礼,所在神祇,皆来侍卫门户。斋主当洒扫宅舍,必令净洁。丁勅大小,使内外静寂,标门断客,不得使异人常俗之徒,往来干冒。
  若善男善女,信乐道法,束带清静,听来观化,然当别席坐起,不得参杂。斋主大小,皆束带蹑履,不得散诞跟履。若宜处分,每和声下气,不得更相呼唤。音声高厉,则触作天真,犯干灵禁。客及斋主,若有哀惨,虽未相见,皆当夷常,不得慰吊,哀声相对。若宾贱主贵,有瓦玉之殊,世情拘系,多未通达。虽复凭向道法,不能恭敬道士。夫道尊德贵,天下莫二。虽道士卑微,其标心高大。斋主既希怀幽微,期诚恩佑,法应逊意,屈节指情,虚己则善德归流,福喜交集。不得凝抗倨傲。轻忽道士,则幽津挹绝,玄泽不至。夫上天降雨而均注无偏,川流常盈而峰岭无润,为其形高崄峭,无有容纳之处。东海所以独为百川王者,非能恃威任势,强制苟抑,但由其体。夫极旷而处卑居下,含垢莫逆,致为众流所凑,若有小儿未堪执斋,不得令触近治堂,干预斋次。
  夫斋者,正以清虚为体,恬静为业,廉卑为本,恭敬为事。战战兢兢,如履冰谷,肃肃栗栗,如对严君。至经句辄起礼拜,当一心称善,随意愿念,唯令丹苦,必有感应。太上道眼,恒洞观诸天下之善恶,无有毫遗也。
  洞玄灵宝齐说光烛戒罚灯祝愿仪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道藏网 道藏在线阅读 ( 粤ICP备14076637号-1 )

GMT+8, 2022-6-26 06:10 , Processed in 1.07829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