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爱好网 道藏 藏外道藏 道藏精华 正统道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

2015-4-12 21:00| 发布者: 道藏在线阅读| 查看: 4370| 评论: 0

摘要: 修真十书   经名:修真十书。六十卷,不着编者,应出于元代。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方法类。
修真十书
  经名:修真十书。六十卷,不着编者,应出于元代。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方法类。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一
  白先生金丹火候图
  金丹火候诀
  钻簇乾坤造化来,手搏日月炼成灰。金公无言姹女死,黄婆不老犹怀胎。
  铅炉慢养真金液,土釜先乾活水银。汞心炼神赤龙性,铅身凝气白虎命。
  内外浑无一点阴,万象光中玉清境。
  金丹大药诀
  离府龙飞,坎宫虎跃。金木混融,水火击搏。
  刑德主宾,浮沆清浊。三百日胎,二八两药。
  金得土则生 木得土则旺
  水得土则止 火得土则息
  白雪虚无,黄芽圆觉。乌兔夫妻,龟蛇根萼。朱砂不动,水银无着。铅鼎纯乾,紫霄云鹤。
  金鼎图
  心有九窍谓之金鼎
  黄帝铸九鼎者此也
  金丹图
  形同弹丸 色同朱橘
  神室图
  · 离种种边 壶中有天 玄之又玄 入众妙门
  婴儿图
  两个一般无二样 始知功满出尘埃
  刀圭图
  玄牝图
  攒簇五行图
  偃月炉图
  三点如星势 横钩似月斜
  和合四象图
  丹法参同三十对偶
  清浊 盈亏 衰旺 存亡 有无 吉凶
  悔吝 生克 刑德 动静 进退 消长
  宾主 沉浮 升降 文武 老嫩 刚柔
  离合 聚散 往来 上下 雌雄 黑白
  守战 生杀 剎复 深浅 抽添 寒暑
  丹法参同七鉴
  华池 心源性海,谓之华池。
  神水 性犹水也,谓之神水。
  黄芽 心地开叶,谓之黄芽。
  白雪 虚室生白,谓之白雪。
  河车 一气周流,谓之河车。
  巽风 巽者顺也,谓之巽风。
  金丹清净光明,圆通广大。
  丹法参同十九诀
  一掺药收拾身心,敛藏神气。
  二结丹凝气聚,念不动。
  三烹炼玉符保神,金液炼形。
  四固济忘形绝念,谓之固济。
  五武火奋迅精神,驱除杂念。
  六文火专气致柔,含光默默,温温不绝,绵绵若存。
  七沐浴洗心涤虑,谓之沐浴。
  八丹砂有无交入,隐显相符。
  九过关果生枝上终期熟,子在胞中岂有殊。
  十分胎鸡能抱卵心常听,蝉到成形壳自分。
  十一温养知白守黑,神明自来。
  十二防危一念外驰,火候差失。
  十三工夫朝收暮采,日炼时煎。
  十四交媾念念相续,同成一片。
  十五大还对景无心,昼夜如一。
  十六圣胎存其神於中,藏其气於内。
  十七九转火候足时,婴儿自现。
  十八换鼎子又生孙,千百亿化。
  十九太极形神俱妙,与道合真。
  金丹捷径指玄图
  三关图
  性命图
  产药川源图
  药物火候真土图
  四象图
  龙虎图
  金液还丹
  金丹捷径
  夫金丹者,以内铅外汞而炼之,非金石草木也。七返九还而成,变化飞升之药也?红中而见黄,知白而守炁,此金丹之铅汞也。华岳山头之风,扶桑海底之浪,此金丹之龙虎也。神室之鸾凤,丹房之云雨,此金丹之夫妇也。日魂漏天髓,月魄运地脂,此金丹之乌兔也。二气之循环,一元之斡运,此金丹之龟蛇也。文火以温养,武火以缎炼,此金丹之火候也。若夫丹道之沐浴也,坤水坎水。丹道之吹嘘也,巽风离风。噫,金丹之妙不传也。抽添按日月,盈亏象天地,刑德法卯酉,交会并金木。至如水源之清浊,火候之迟速,药材之老嫩,交媾之终始,胎仙之变化,又不可不知也。知此,则读《群仙珠玉》廓然一悟,恍然释然,如蕙兰之正春风,似梧桐之乍秋雨。似松林之夜雪,似竹径之夕阳,此金丹之味也。澹然.如春空之白云,皎然如秋潭之素月,冥然如婴儿之未孩,晦然如耆叟之欲耄,此金丹之得处也。金丹如此修炼,药物如此采取,水火如此运用,丹道如是而交结,如是而成就也。群仙珠玉》一帐,古今所未有也,胡胎仙何如人?弃儒拔俗之夫,未委其仙与否也。其命意如此,亦古人也。
  金丹论
  盖闻太极未判之先,混然虚寂,清浊未分,形如鸡子。一气既判,二仪生焉。故清灵之气浮之为天,浊重之气降而为地,冲和之气结而为人。故三才定位,万物乃生。古之圣人仰以观於天文,俯以察於地理,中叔其人伦。故伏牺始画八卦,以推穷天地之物象,以明其造化之源流。以乾坤合天地之动静,以坎离同日月之循环。以五藏分为五行,上应五星之连珠,内明五气之相制。乃知肝藏其魂,位居其东,而有青龙之号;肺藏其魄,位居其西,而有白虎之称;心藏其神,位居其南,而有朱雀之名;肾藏其精,位居其北,而有玄武之喻;脾藏其志,位居其中,而有土德之尊。故水得其土则潜其形,火得其土则隐其明,金得其土以增其色,木得其土以溢其润。於是龙虎交媾於玉炉,水火既济於金鼎。飞真精於肘后,运河车於玉京,玄珠降於华池,黄芽长於灵谷,三尸奔逸,六贼逃亡,阳神聚而成仙,金汞结而为宝,始可超凡入圣,与天齐年。仆兹见白先生纂集丹书,以内象造化,分别五行,推排八卦,指陈丹鳌,明其火候,阴阳升降,龙虎交驰,物象敷陈,画为图像,以示好道之流。庶几一见而昭着无疑,得以坦途而入。若按图而行,何惑之有?
  修真论
  尝谓大道眇冥,人不易知,是故圣人将奥旨藏於经典,隐於万物,寓言立像,无非欲度其迷。昔《抱朴子》言:水之有源,其流必远;木之有根,其弃必茂;屋之有基,其柱必正;人之有精,其命必长。《九子丹经》日:人之可保者,命。可惜者,身。可存者,气。可重者,精。《太上玄镜》日:纯阳上升者谕之气,纯阴下降者谓之液。气液相交於骨髓之间者,谓之髓。气髓相交於膀胱之外者,谓之精。心气在肝,肝精不固,目眩无光。心气在肺,肺精不实,肌肉瘦弱。心气在肾,肾精不固,神气臧少。心气在脾,脾精不坚,齿发浮落。五脏之中,肾为精枢,心为气馆?真精在肾,余精自还下田,真气在心,余气自归元府,故人之气有八百一十丈,九九八十一纯阳之数。过此已往,走失其精,耗散元气,疾病随生,死亡随至。又广成子授道於黄帝,指其长生之术曰:出入不离玄牝,往来只在谷神,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恍恍惚惚,其中有物,知白守黑,可以长生矣。又观虚静先生日:大道不远在身中,物即皆空性不空。性若不空和气住,气归元海寿无穷。欲得身中神不出,莫向灵台留一物。物在心中神不清,耗散其精损筋骨。夫道,人则易知而难遇,易遇而难成。余昨访师友,参问金丹大药、火候抽添之法,皆不言下手工夫,人不得其蹊径而入。睹海南白先生所着修真养命之图,伏设象以明大道之奥,庶几同志之士依图而行之,则诚为捷径,幸毋忽诸。岁在淳佑甲辰暑月,廖正敬书。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一竟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二
  还源篇序
  杏林真人石泰得之撰
  泰素慕真宗,遍游胜境,参传正法,愿以济世为心,专一.存三,尤以养生为重。盖· 谓学仙甚易而人自难,脱尘不难而人未易。深可哀哉。古云:迷云锁慧月,业风吹定海。昔年以驿中遇先师张紫阳先生,所简易之语不过半句,其证验之效,只在片时。知仙之可学,私自生欢喜。及其金液交结,圣胎圆成,泰故作《 还源篇》 八十一章五言四句,以授晚学。早悟真荃,莫待老来铅虚汞少,急须猛省,寻师访道修炼金丹。同成仙果,变化飞升,乃所愿望。
  还源篇八十一章以按纯阳之数
  一
  铅汞成真体,阴阳给太元。但知行二八,便可炼金丹。
  二
  汞是青龙髓,铅为白虎脂。归鼎内,采取要知时。
  三
  姥女骑铅虎,金公跨汞龙。明正令,炼取一炉红。
  四
  蛇魄擒龙髓,龟魂制虎精。神水内,一朵玉芝生。
  五
  白雪飞琼苑,黄芽发玉园。知偃月,何处炼红铅。
  六
  药材开混沌,火候炼鸿蒙。胎仙化,方知九转功。
  七
  龙正藏珠处,鸡方抱卵时。铅汞合,正可饮刀圭。
  八
  沐浴资坤水,吹嘘赖巽风。无一事,独处太微宫。
  九
  紫府寻离女,朱陵配坎男。黄婆一媒娉处,太极自函三。
  十
  乾马驰金户,坤牛入木宫。阿谁一将诧女,嫁去与金翁。
  十一
  诧女方二八,金翁正九三。洞房生瑞气,欢合产初男。
  十二
  昨夜西川岸,蟾光照碧涛。采来归玉室,鼎内自煎熬。
  十三
  离坎非交媾,乾坤自化生。人能明此理,点落黄庭。
  十四
  丹谷生神水,黄庭有大仓。更无饥渴想,直入仙乡。
  十五
  意马归神室,心猿守洞房。精神魂魄意,化作紫金霜。、
  十六
  一孔玄关窍,三关要路头。忽然轻运动,神水自然流。
  十七
  制魄非心制,拘魂岂意拘。惟留神与气,片饷结玄珠。
  十八
  口诀无多子,修丹在片时。温温行火候,十月产婴儿。
  十九
  夫妇初欢合,年深意转浓。洞房交会处,无日不春风。
  二十
  骤雨纸蝴蝶,洪炉玉牡丹。三更红日赫,六月素霜寒。
  二十一
  交媾就,玉鼎起青烟。
  二十二
  凿破玄元窍,冲开混沌关。但知烹水火,任虎龙蟠。
  二十三
  娑竭水中火,昆仑山上波。谁能知运用,大意要黄婆。 
  二十四
  药取先天气,火寻太易精。能知药取火,定裹见丹成。
  二十五
  元气如何服,真精不用移。真精与元气,此是大丹基。
  二十六
  儒家明幻理,释氏打顽空。不识神仙术,金丹顷刻功。
  二十七
  偃月炉中汞,朱砂鼎裹铅。龟蛇真一气,所产在先天。
  二十八
  朔望寻弦晦,抽添象缺圆。不知真造化,何物是真铅。
  二十九
  气是形中命,心为性内神。能知神气穴,即是得仙人。
  三十
  木髓烹金鼎,泉流注玉炉。谁将三百日,慢慢着工夫。
  三十一
  玉液滋神室,金胎结气枢。只寻身内药,不用揣丹书。
  三十二
  玉鼎烹铅液,金炉养汞精。九还为九转,温养象周星。
  三十二
  火枣元无核,交梨岂有查。终朝元火候,神水灌金花。
  三十三
  欲炼先天气,先乾活水银。圣胎如结见,破顶见雷呜。
  三十五
  炼气徒施力,存神枉用工。岂知丹诀妙,镇日饭真空。
  三十六
  气产非干肾,神居不在心。气神难捉摸,化作一团金
  三十七
  一窍名玄牝,中藏气与神有谁知此窍,更莫外-寻真。
  三十八
  脾胃非神室,膀胱乃肾余。休执泥,此不是丹枢。
  三十九
  内景诗千首,中黄酒一樽。逍遥无物累,身外有乾坤。
  四十
  乌兔相煎煮,氟蛇自绕缠。化成丹一粒,温养作胎仙。
  四十一
  万物皆生死,元神死复生。以胎归气内,丹道自然成。
  四十二
  神气归根处,身心复命时。这般真孔窍,料得少人知。
  四十三
  身裹有玄牝,心中无垢尘。不知谁解识,一窍内涵真。
  四十四
  离坎真龙虎,乾坤正马牛。人人皆具足,因甚不知修。
  四十五
  魂魄为心主,精神以意包,如如行火候,默默运初爻。
  四十六
  心下肾上处,肝西肺左中。非肠非胃腑,一气自流通。
  四十七
  妙用非关意,真机不用时。谁能知此窍,且莫任无为。
  四十八
  有物非无物,无为合有为。化权归手内,乌兔结金脂。
  四十九
  虎啸西山上,龙吟北海束。捉来须野战,寄在艮坤宫。
  五十
  复娠司明晦,屯蒙直晓昏。丹炉凝白雪,无处觅心猿。
  五十一
  黑汞生黄叶,红铅绽紫花。更须行火候,鼎裹结丹砂。
  五十二
  木掖须防兔,金精更忌鸡。抽添须沐浴,正是月圆时。
  五十三
  万籁风初起,千山月乍圆。急须行正令,便可运周天。
  五十四
  药材分老嫩,火候用抽添。丹光起,寒蟾射玉帘。
  五十五
  蚌腹珠曾剖,鸡窠卵易寻。生有物,神气自相侵。
  五十六
  神气非子母,身心岂夫妇。合天机,谁识结丹处。
  五十七
  丹头初结处,药物已凝时。交相战,束君总不知。
  五十八
  旁门并小法,异术及闲言。还丹诀,浑无第二门。
  五十九
  贵贱并高下,夫妻与弟兄。如有分,皆可看丹经。
  六十
  屋破修容易,药枯生不难。归复法,金宝积如山。
  六十一
  魂魄成三性,精神会五行。就中分四象,攒簇结胎精。
  六十二
  定志求铅汞,灰心觅土金。方知真一窍,谁测此幽深。
  六十三
  造化无根蒂,阴阳有本原。这些真妙处,父子不堪传。
  六十四
  留汞居金鼎,将铅入玉池。主宾无左右,只要识婴儿。
  六十五
  黄婆双乳美,丁老片心慈。温养无他卫,无中养就儿。
  六十六
  绛阙翔青凤,丹田养王蟾。壶中天不夜,白雪落纤纤。
  六十七
  琴瑟和谐后,箕裘了当时。不须行火候,又恐损婴儿。
  六十八
  长男才入兑,少女便归乾。巽宫并土位,关锁自周天。
  六十九
  弦后弦前处,月圆月缺时。抽添象刑德,沐浴按盈亏。
  七十
  老汞三斤白,真铅一点红。夺他天地髓,交媾片时中。
  七十一
  火候通玄处,古今谁肯传。未曾知采药,且莫问周天。
  七十二
  云散海棠月,春深杨柳风。阿谁知此意,举目问虚空。
  七十三
  人问无物累,天上有仙阶。已解乘云了,相将白鹤来。
  七十四
  心田无草秽,性地绝尘飞。夜静月明处,一声春乌啼。
  七十五
  白金烹六卦,黑锡过三关。半夜三更裹,金乌入广寒。
  七十六
  丹熟无龙虎,火终休汞铅。脱胎已神化,更作玉清仙。
  七十七·
  塞断黄泉路,冲开紫府门。海蟾子,化鹤出泥丸。
  七十八
  江海归何处,山岩属甚人。成熟后,总是屋中珍。
  七十九
  吕承锺口诀,葛授郑心传。闲言语,都来只汞铅。
  八十
  汞铅归一鼎,日月要同炉。须防忌,教君结玉酥。
  八十一
  采药并交结,进火与沐浴。脱胎时,九九阳数足。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三
  紫#1庭经
  翠虚真人述
  绛宫天子统乾乾,乾龙飞上九华天。天中妙有无极官,宫中万卷指玄篇。
  篇篇皆露金丹旨,千句万句会一言。教人只去寻汞铅,二物采入鼎中煎。
  夜来火发昆仑山,山头火玲月光寒。曲江之上金乌飞,嫦娥既与斗牛欢。
  采之炼之未片饷,一气渺渺通三关。三关来往气无穷,一道白脉朝泥丸。
  泥丸之上紫金鼎,鼎中一块紫金团,化作玉浆流入口,香甜清爽遍舌端。
  吞之服之入腹内,藏府畅甚身康安。赤蛇苍龟交合时,风恬浪静虎龙蟠。
  神水湛湛华池静,白雪纷纷飞四边。七宝楼台十二层,楼前黄花深可观。
  即此可谓铅汞精,化作精髓盈关源。但去身中寻周天,前弦以后后弦前。
  药物平平气象足,天地日月交会问。虚空自然百杂碎,嚼破混沌轻如绵。
  研来覆去成一钱,遍体玉润而金坚。赤血换兮白血流,金光满室森森然。
  一池秋水浸明月,一朵金花如红莲。此时身中神气全,不须求道复参禅。
  我今知君如此贤,知君有分为神仙。分明指示无多语,默默运用而抽添。
  年中采月不用年,月中取日月徒然。日中取时时易日,时中有刻而玄玄。
  玄之又玄不可言,元来朔望明晦弦。金翁姥女夺造化,神鬼哭泣惊相喧。
  云收雨散万籁静,一粒玄珠种玉田。十月火候圣胎圆,九转七返相回旋。
  初时夹脊关脉开,其次膀胱如火燃。内中两肾如汤煎,时乎挑动冲心原。
  心肾水火自交感,金木问隔谁使然。黄庭一气居中宫,宰制万象心掌权。
  水源清清如玉镜,孰使河车如行船。一霎火焰飞烧天,乌魂兔魄如微尘。
  如斯默默觅真荃,一条径路入灵真。分明精裹以气存,渐渐气积以生神。
  此神乃是天地精,纯阳不死为真人。君知如此宜修仙,修仙惟有金丹门。
  金丹亦无第二诀,身中一亩为家园。唾涕精津气血液,七件阴物何取焉。
  坎中非肾乃灵根,潭底日红牝马奔。七返九还在片饷,一切万物皆生成。
  惟此乾坤真运用,不必兀兀徒无言。无心无念神已昏,安得凝聚成胎仙。
  胎仙只是交结成,交结惟在顷刻问。君还知有大肠回,正在冬至几日前。
  又言金精既降时,复以何物复金精。金精只是坤宫药,坤主西南为川源。
  蟾光终日照西川,只此便是药之根。以时易日刻易时,一滴甘露名灵泉。
  吞入心经冲肺腧,落在膀胱而成丹。丹头不在膀胱结,元在膀胱却在肝。
  肝为木液遇金精,逢土交结成大还。莫言此是有为功,又恐斯为着相言。
  始於着相至无相,炼精化气气归根。气之根本凝成神,方日无为而通灵。
  譬如夫妇交媾时,一点精血结成婴。彼之以情而感精,尚且婴儿十月成。
  何况宇宙在乎手,身中虎啸龙昤声。虽然不见龙之昤,波浪高涌千万寻。
  虽然不见虎之啸,夜深风声吼万林。自乎丹道凝结后,以至火候烹炼足。
  及於十月霜飞时,神鬼奔走安敢争。一年都计十二月,卯酉沐浴谁敢行。
  所以十月入神室,金鼎满满龙精盈。缚云捉月之机关,得诀修炼夫何难。
  果然缚得云在山,又解捉住月之魂。点对此语知古人,何虑不把身飞升。
  身之毂兮心之肉,心中自有无价珍。可以生我亦死我,既能饥人亦饱人。
  寻真揣路求其原,逍遥快乐无饥寒。似此境象与证验,总在一日工夫问。
  工夫如此譬似闲,药之不远采不难。谁知火焰万丈红,接杀三尸玉炉寒。
  丹田亦能生紫芝,黄庭又以生红精。红精一餐永不饥,紫芝一服常童颜。
  满身浑是白乳花,金筋玉骨永不死。不死自此得功成,功成行满鹤来至,
  一举便要登云端。
  阴符髓
  夫神仙,抱一之道者,上天所佑也。世不可得之,乃太乙含真之元。太乙者,太极,太渊之源,是虚无炼神之道。一者,气也。人能将太乙真气与我真气相济,包含太和,久而炼之,乃为大丹。丹者,纯阳也。阳者,天道也。故神合道聚则成形,散则成风,故与道相通。通者,道养气。养气者,神保。神,天道也。故日精气相济,久而用火,乃真气形。是谓纯阳炼以身为国,以心为君,以精为民。战退阴魔,形者,炉也。首者鼎也。精满於脑,故用火炼。火者,阳也。息者,风也。以风吹火炼形神,形神俱妙,故日炼形。炼形者,先须存心於内,真气冲和。火乃丹阳之气,纯粹之精,运行不绝,升沉往还,周而复始,包含万类,故乃丹阳也。天地者,阴阳之精也。天气降而复升,地气升而复降。天之阳晶为日,地之阴晶为月。若得斗柄之机,自然斡动日月运行而无休息,乃纯阳炼神之道。天枢之上,天元一气注之,天枢之下,地元一气注之。天枢之中,阴之与阳,人能混之,上下无穷,与天齐年。今之人而不能知者,贪欲忘精,用心失神,劳形散气,以故冥然而死,故谓五贼之败也。所谓见之者昌,不见则亡。五贼者,五行之正气也。天真者,道之元也。长养万物,生杀机权,造化之本。久而满於体内,精与天真相济。天气降於地,地气接之而不相离。若能识之,故不死矣。广成子日:吾一万二千岁,皆因五行正理也。五行者,五藏也。水得一气,人肾属於水,人未生之前,以道为本。但人命门,上应北方太乙之源,造化之根。次生左肾此中,生日脉脉,涌腾朝元,下至巽坤,中有元基。聚四时之气,入於中宫,并而朝於顶上,故施行於天。头圆象天,足方象地,中理五行之正气也。聚入绛宫,散而达於筋骨,上下而复,涌泉混合万神。故乃青阳至首,群阴皆散。更用天之五行,正气内降,五行共处,入鼎修炼成丹,故不死矣。天以斗为机,人以心为机,天机运於阴阳,人机则成大道。大道者,无为也。无为性不乱,性不乱则神不移,神不移则精不散,精不散则气不荡,气不荡则精火相随。精火不散,万神聚於神乡,在於昆仑之内,朝於顶上,始得一气之造化也。故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一者,天地之根,阴阳之本,万物赖此以生成,千灵资之以舒惨。至於高天厚地,洞府神仙,玄象灵宫,神真圣像,未有一物不同元气而生者也。夫未生之时,先受天气,故为人性。然后二气相合,故乃成形。人能澄心,如天不动,故同天地。人心者,机本也。人能存其心,守其神,以心为性,以气为命。而不能行者,气绝命亡,皆因乱性散神。天道者,清气也。人受一气,体养万神纯阳之理,故谓天之道。杀机者,造化也。龙者,气也。蛇者,火也。若运精气上下往来,夺天地造化,故日机也。若去五欲,动於机权,如天之作,人肾中青阳之真,为之龟蛇,上通天元之气,呼吸而上下相应,起而离陆地也。广成子曰:脐下一寸三分气海中有真精一合,内有二经,左曰丹阳经,右曰灵阳经。二经上通於脑。其中有府,名日灵阳府,府中有二穴,左日太极穴,右日冲虚穴,上通天气,下至海元,故日呼吸天气下降而养真精。上者为龙,青阳之本;下者为蛇,则元气始也。二气相交而成大药,久炼成丹,故不死矣。久炼神趋物外,故日起陆。人发杀机守於阳神,阴阳升降,天以冬夏二至,人以一呼一吸。呼则至於根,吸则至於蒂,一吸天气下降,一呼地气上腾。我以真气运下元地气上於天,故曰天地返覆。天性不可乱,神气不可移,能与精气交而生万神,若天地安和而长万物。圣人内默聪明,外屏嗜欲,静居太始之先,未始有巧拙之辨。三要者,玄牝、玉户、金关。上通於天,下通於地,切勿眼观心动,耳听神移,口谈气散,故三要动之神散也。但人心中有二窍,左曰玄,右曰牝,下入气海,上通泥丸,此真相通玉户金关夹脊相赓,过三关而朝北极,阳穴动而养真。广成子日:木去火则不灰,人去性则不死。火出神散,神散气离,气离身亡。国有奸久而破,身有邪久而死。去奸则宁,去邪则安。天地盗太虚,人蛊盗天地。蝶虹者,人腹之虫,烁我魂魄,亡我神气,散我精血,若能还阴阳造化之机,勿能害耳。圣人以机筹运,法造化之机,如是修炼天界。天以一气长养万物,人受一气而生万神。散一气以盗而死。古圣人食天气自有时,自调百脉,畅饮太和真气,注想身田,即得五脏清凉,六府调泰,关节元气精神安也。广成子曰:气之柔弱,穿筋骨,安精神,皆使关节通流,岂不理乎?神机内用,千变万化,天运机而养万物,人运机而化不穷。人知外象,有吉凶之兆,即寿而应,而不知自已有神,乃为神仙,所为神也。日月者,阴阳之至晶也。周游八极,寒暑相推,克天地之意,定於日月周游之道也。日出月入,在於数中。数者,一也。一者,气也。圣人得之,通天地阴阳地理,固气养神不失於道,万变始也。君子可以固穷,下士闻笑而轻命。三返在於三元,天元真气居首,灵元真气居中,本元真气居下。精者,师也。心者,王也。身者,形也。三阳循於内,久而神自朝元,故不死矣。以天道而化下方万物,受道所生,自然而然。乃大恩生不以色欲纵其心。安其心而保其气,造化自恩生也。剪其欲,正其心,定其气,守神抱一,至静而日新,必达於源,至於神,阴阳之本也。目不视色神不移,神不移其气内藏,至乐天真,终无所扰。广成子曰:禽者,南方之乌也。人能致伏真精力,久如禽飞腾太虚。不过以气而作飞仙,损有余而补不足。有余者,心。不足者,精。有余不能损,则其不足不能补。补不足者,是害也。节欲潜形物束无味,有恩存焉。害中恩也。天地之理,圣人之机,至道之苗,万物之本,阴阳之宗,故造化无穷。圣人於至道之精,我之有也。道之勃然,万物自物,我哲耳。阴阳非胜,我之用胜之者,我神我灵。而阴阳同胜天地者,二气结而万物皆同也。哲同神气,圣人也,而异於人,故作神仙矣。
  内三要出《黄帝阴符经》
  第一要者,头,太渊也。天,谷神所居之位是也。上应玄都,万神会集之乡。人能开此,谷神自居,真息自定,饥渴自除矣。
  第二要者,心,绛宫也。人能虚心凝神,得神气俱定,息不往来,谓之大定矣。夫神者,天地之元,性命之本,日月之祖,龙虎之首,阴阳之根。每一息动四至,太上言:二十四动为一刀,二百四十动为一圭,故圣人谓之刀圭。
  第三要者,在两肾之问,水火之。际,谓之地户。此关有神,谓之桃康,上通九天,下通涌泉,真气聚散,皆从此关。故圣人言:天门常开,地户永闭。人能会此三要,神气自然交结。《阴符经》曰:九窍之邪在此。三要正此意也。
  外三要
  外三要者,玄牝之门也。口通五脏,出者重浊之气,属阴。一切百谷诸味,皆地之精,从口而入,与地相接,谓之地根。
  鼻通六腑,出者轻清之气,属阳,接其天,此乃天根。太上言:玄牝之门,是为天根。
  鼻有两窍,口有一窍,共三窍。此是神气往来之门。阳神为玄,阴息为牝。此门中有天魂地魄,与我神气混而为一,故强名曰玄牝,二物也。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三
  #1原作『庭经』,当为『紫庭经』。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四
  修仙辨惑论
  海南白玉蟾,自幼事陈泥丸,忽已九年。偶一日在乎岩阿松阴之下,风清月朗,夜静烟寒,因思生死事大,无常迅速,遂稽首再拜而问日:玉蟾事师未久,自揣福薄绿浅,敢问今生有分可仙乎?陈泥丸云:人人皆可,况於汝乎。玉蟾日:不避尊严之责,辄伸僭易之问,修仙有几门,炼丹有几法?愚见如玉石之未分,愿得一言点化。陈泥丸云:尔来,吾语汝。修仙有三等,炼丹有三成。夫天仙之道,能变化飞升也,上士可以学之。以身为铅,以心为汞,以定为水,以慧为火,在片饷之问,可以凝结,十月成胎。此乃上品炼丹之法。本无卦爻,亦无斤两,其法简易,故以心传之,甚易成也。夫水仙之道,能出入隐显也,中士可以学之。以气为铅,以神为汞,以午为火,以子为水,在百日之问,可以混合,三年成象。此乃中品炼丹之法。虽有卦爻,却无斤两,其法要妙,故以口传之,必可成也。夫地仙之道,能留形住世,庶士可以学之。以精为铅,以血为汞,以肾为水,以心为火,在一年之问,可以融结,九年成功。此乃下品炼丹之法。既有卦爻,又有斤两,其法繁难,故以文字传之,恐难成也。上品丹法,以精神魂魄意为药材,以行住坐卧为火候,以清净自然为运用。中品丹法,以肝心脾肺肾为药材,以年月日时为火候,以抱元守一为运用。下品丹法,以精血髓气液为药材,以闭咽擂摩为火候,以存想升降为运用。大抵妙处不在乎按图索骏也。若泥象执文之士,空自傲慢,至老无成矣。玉蟾曰:读丹书许多年,如在荆棘中行,今日尘争鉴明,云开月皎,总万法而归一,包万幻以归真,以未知正在於何处下手用功也?陈泥丸云:善哉问也。夫炼丹之要,以身为坛炉鼎鳌,以心为神室,以端坐习定为采取,以操持照顾为行火,以作止为进退,以断续不专为防堤,以运用为抽添,以真气熏蒸为沐浴,以息念为养火,以制伏身心为野战,以凝神聚气为守城,以忘机绝虑为生杀,以念头起处为玄牝,以打成一块为交结,以归根复命为丹成,以移神为换鼎,以身外有身为脱胎,以返本还源为真空,以打破虚空为了当。故能聚而成形,散则成气,去来无碍,逍遥自然矣。玉蟾问曰:勤而不遇,必遇至人,遇而不勤,终为下鬼。若此修丹之法有何证验?陈泥丸云:初修丹时,神清气爽,身心和畅,宿疾普消,更无梦寐,百日不食,饮酒不醉。到此地则赤血换为白血,阴气炼成阳气,身如火热,行步如飞,口中可以乾水,吹气可以煮肉,对景无心,如如不动,役使鬼神,呼召雷雨,耳闻九天,目视万里,褊体纯阳,金筋玉骨,阳神现形,出入自然,此乃长生不死之道毕矣。但恐世人执着药物火候之说,以为有形有为而不能顿悟也。夫岂知混沌未分以前,乌有年月日时;父母未生以前,乌有精血气液。道本无形,喻之为龙虎;道本无名,比之为铅汞。若是学天仙之人,须是形神俱妙,与道之合真可也,岂可被阴阳东缚在五行之中,要当跳出天地之外,方可名为得道之士矣。或者疑曰,此法与禅法稍同,殊不知终日谈演问答,乃是乾慧;长年枯兀昏沉,乃是顽空。然天仙之学如水精盘中之珠,转洒洒地活泼泼地,自然圆陀陀光烁烁,所谓天仙者,此乃金仙也。夫此不可言传之妙也。人谁知之,人谁行之?人若晓得《 金刚》《 圆觉》二经,则金丹之义自明,何必分别老释之异同哉?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何况人人具足,个个圆成,政所谓处处绿杨堪系马,家家门闽透长安,但取其捷径云耳。玉蟾日:天下学仙者纷纷然,良由学而不遇,遇而不行,行而不勤,乃至老来甘心赴死於九泉之下,岂不悲哉。今将师传口诀,馒木以传于世,惟此漏露天机甚矣,得无谴乎?泥丸云:吾将点化天下神仙,苟获罪者,天其不天乎。经云,我命在我,不在於天,何谴之有?玉蟾日:祖师张平叔三传非人,三遭祸患,何也?泥丸云:彼一时自无眼力,又况运心不普乎。噫,师在天涯,弟子在海角,何况尘劳中识人为甚难,今但刊此散行天下,使修仙之士可以寻文揣义,妙理昭然,是乃天授矣乃何必乎笔舌以传之哉。但能凝然静定,念中无念,工夫纯粹,打成一片,终日默默如鸡抱卵,则神归气复,自然见玄关一窍。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则是采取先天一气,以为金丹之母,勤而行之,指日可与锺吕并驾矣此乃已试之效,念学仙者无所指南。谨集问答之要,名之曰《 修仙辨惑论》云。
  谷神不死论
  谷者,天谷也。神者,一身之元神也。天之谷舍造化,容虚空,地之谷容万物,载山川。人与天地同所禀也,亦有谷焉。其谷藏真一、宅元神,是以头有九宫,上应九天。中问一宫,谓之泥丸。又曰黄庭,又名昆仑,又名天谷,其名颇多。乃元神所住之宫,其空如谷,而神居之,故谓之谷神。神存则生,神去则死,日则接於物,夜则接於梦。神不能安其居也,黄粮未熟,南柯未寤,一生之荣辱富贵,百岁之悲忧悦乐备尝於一梦之问,使其去而不还,游而不返,则生死路隔,幽明之途绝矣。由是观之,人不能自生而神生之,人不能自死而神死之。若神居其谷而不死,人安得而死乎?然谷神所以不死者,由玄牝也。元者,阳也,天也。牝者,阴也,地也。然则玄牝二气各有深旨,非遇至人授以口诀,不可得而知也。《灵枢内经》日:天谷元神,守之自真。言人身中,上有天谷泥丸,藏神之府也;中有应谷绛宫,藏气之府也;下有灵谷关元,藏精之府也。天谷,元宫也,乃元神之室,灵性之所存,是神之要也。圣人则天地之要,知变化之源,神守於元宫,气腾於牝府,神气交感,自然成真,与道为一,而入於不死不生。故日:谷神不死,是谓玄牝也。圣人运用於玄牝之内,造化於惚恍之中,当其玄牝之气入乎其根,闲极则失於急,任之则失於荡,欲其绵绵续续,勿令问断耳。若存者,顺其自然而存之,神久自宁,息久自定,性入自然,无为妙用,未尝至於勤劳迫切。故曰用之不勤。即此而观,则玄牝为上下二源黑毋升降之正道明矣。世人不穷其根,不究其源,便以鼻为玄,以口为牝。若以鼻口为玄牝,则玄牝之门又将何以名之,此皆不能造其妙。非大圣人,安能穷究是理哉?
  阴阳升降论
  天以乾道轻清而在上,地以坤道重浊而在下,元气则运行乎中而不息。在上者以阳为用,故冬至后一阳之气自地而升,积一百八十日而至天。阳极而阴生。在下者以阴为用,积一百八十日而至地,阴极而阳生。一升一降,往来无穷。人受冲和之气,以生於天地之问,与天地初无二体,天地之气一年一周,人身之气一日一周,自子至巳阳升之时,故以子时为日中之冬至,在《易》为复;自午至亥阴降之时,故以午时为日中之夏至,在易为媾。阴极阳生,阳极阴生,昼夜往来,亦犹天地之升降。人能效天地蠹钥之用,冲虚湛寂一气周流於百骸,开则气出,闱则气入,气出则如地气之上升,气入则如天气之下降,自可与天地齐其长久。若也奔骤乎纷华之域,驰骋乎是非之场,则真气耗散,而不为吾之有矣。不若虚静守中以养也。中者,天地玄牝之气会聚之处也。人能一意守之而不散,则真精自朝,元黑自聚,谷神自接,三尸自去,九虫自灭,此乃长生久视之道也。以是知真息元气乃人身性命之根,深根固蒂,乃长生久视之道。人之有生,禀大道一元之气。在母胞系与母同呼吸,及乎降诞之后,剪去脐蒂,一点元阳栖於丹田之中,真息出入通於天门,与天相接,上入泥丸,会於元神,下入丹田,通於元气。庄子云:众人之气为喉,圣人之息为踵。踵也者,探根固蒂之道,人能屏去诸念,真息自定,身入无形,与道为一,在世长年。由是观之,道之在身,岂不尊乎?岂不贵乎?
  丹房法语白先生与胡胎仙
  吕先生鹤颈龟腮,适有锺离之会,石居士鹿鼻鼠耳,偶逢平叔之来。叹夤绿时节之难,岂名利是非之比。金丹大药,古人以万劫一传;玉笋灵篇,学者之十迷九昧。月裹乌,日裹兔,颊倒坎离;水中虎,火中龙,运用复娠。采先天一气作铅中之髓,夺星象万化为汞裹之精。惟弦前弦后之时,乃望缺望圆之际。知之者癸生须急采,昧之者望远不堪尝。精半斤、气半斤,总在西南之位,砂一两,药一两,实居东北之乡。收金精木液归於黄庭,炼白雪黄芽结成紫粉。《 悟真篇》 所谓:华池神水知命论,又言:地魄天魂采之炼之,结矣成矣。如夫妇最初一点,十月成胎;似君臣共会万机,百官列职。遇日中冬至则野战,遇时中夏至则守城。都来片饷工夫,要在一日证验,九三二八算来,只在姥女金访;七六十三穷得,无过黄婆丁老,更不用看丹经万卷,也只消得口诀一言。子之来意甚勤,知汝积年求慕,非夙生有此丰骨,岂一旦用是身心。自采药以至结胎,从行火而及脱体,包括抽添之妙,形容沐浴之机,无金木问隔之忧,有水土同乡之庆,但须温养,都没艰辛。十二时中只一时,三百日内在半日,丹田有物,行住坐外以无愁;紫府书名,生死输回而不累。了然快乐,自此清闲,这工夫向闹裹也堪行。论玄妙,只顷中都交结,聚而不散,炼之尤坚。朱砂鼎、偃月炉,何难寻之有?守一坛中央釜,惟自己而求。宜识阴阳,要知玄牝,龙精满鼎,遣金童下十二层楼,凤髓盈壶,令玉女报三千世界。此时丹熟,更须慈母惜婴儿,不日云飞,方见真人朝上帝。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四竟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五
  金丹四百字并叙
  紫阳张真人撰
  七返九还金液大丹者,七乃火数,九乃金数,以火炼金,返本还源,谓之金丹也。以身心分上下两弦,以神气别冬夏二至,以形神契坎离二卦。以束魂之木、西魄之金、南神之火、北精之水、中意之土,是为钻簇五行。以含眼光凝耳韵,调鼻息缄舌气,是为和合四象。以眼不视而魂在肝,耳不闻而精在肾,舌不声而神在心,鼻不香而魄在肺,四肢不动而意在脾,故名日五气朝元。以精化为气,以气化为神,以神化为虚在脾不从四肢孔窍漏,故日无漏。精,故名日三花聚顶。以魂在肝而不从眼漏,魄在肺而不从鼻漏,神在心而不从口漏,精在肾而不从耳漏,意神、魂、魄、意,相与混融,化为一气,不可见闻亦无名状,故日虚无。炼精者,炼元精,非淫佚所感之精。炼气者,炼元气,非口鼻呼吸之气。炼神者,炼元神,非心意念虑之神。故此神气精者,与天地同其根,与万物同其体,得之则生,失之则死。以阳火炼之则化成阳气,以阴符养之则化成金精,故日见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见。身者,心之宅。心者,身之主心之猖狂如龙,身之狞恶如虎。身中有一点真阳之气,心中有一点真阴之精,故日二物。心属乾,身属坤,故曰乾坤鼎器。阳气属离,阴精属坎,故日乌兔药物。抱一守中,炼元养素,故曰采先天混元之气。朝屯暮蒙,昼午夜子,故日行周天之火候。木液旺在卯,金精旺在酉,故当沐浴。震男饮西酒,兑女攀北花,巽风吹起六阳,坤土藏蓄之数,故当抽添。夫采药之初也,动乾坤之弃钥,取离坎之刀圭。初时如云满千山,次则如月涵万水,自然如龟蛇之交合,马牛之步骤。殊不知,龙争魂,虎争魄,乌战精,兔战神,恍惚之中见真铅,杳冥之内有真汞。以黄婆媒合,守在中宫。铅见火则飞,汞见火则走,遂以无为油和之,复以无名璞镇之。铅归坤宫,汞归乾位。真土混合,含光默默。火数盛则燥,水铢多则滥,火之燥、水之滥,不可不调匀,故有斤两法度。修炼至此,泥丸风生,绛宫月明,丹田火炽,谷海波澄。夹脊如车轮,四肢如山石。毛窍如浴之方起,骨脉如睡之正酣,精神如夫妇欢合,魂魄如子母留恋。此乃真境界也,非譬喻也。以法度炼之,则聚而不散;以斤两炼之,则结而愈坚。魂藏魄灭,精结神凝,一意冲和,肌肤爽透,随日随时,渐凝渐聚,无质生质,结成圣胎。夫一年十有二月也,一月三十日也,一日百刻也。一月总计三千刻,十月总计三万刻。行住坐卧,绵绵若存,胎气既凝,婴儿显相,玄珠成象,太乙含真,故此三万刻之中,可以夺天上三万年之数。何也?一刻之工夫,自有一年之节候,所以三万刻可以夺三万年之数也。故一年十二月,总有三万六千之数,虽愚暗小人行之立跻圣地,奈何百姓日甩而不知也。元丧也,元气竭也,元神杂也,是以三万刻,刻刻要调和。如有一刻差违,则药材消耗,火候亏缺,故曰:毫发差殊,不作丹也。是宜刻刻用事,用之不劳,真气凝结,元神广大。内则一年炼三万刻之丹,外则一身夺三万年之数,大则一日结一万三千五百息之胎,小则十二时行八万四千里之气。故曰夺天地一点之阳,采日月二输之气,行真水於铅炉,运真火於汞鼎。以铅见汞,名曰华池,以汞入铅,名曰神水。不可执於无为,不可形於有作,不可泥於存想,不可着於持守,不可枯坐灰心,不可盲修瞎炼。惟恐不识药材出处,又恐不知火候法度,要须知夫身中一窍,名曰玄牝。此窍者,非心非肾,非口鼻也,非脾胃也,非谷道也,非膀胱也,非丹田也,非泥丸也。能知此之一窍,则冬至在此矣,药物在此矣,火候亦在此矣,沐浴在此矣,结胎在此矣,脱体亦在此矣。夫此一窍,亦无边傍,更无内外,乃神气之根,虚无之谷,在身中而求,不可求於他也。此精之一窍,不可以私意揣度,是必心传口授,苟或不耳,皆妄为矣。今作此金丹四百字,包含造化之根基,贯穿阴阳之骨髓,使炼丹之士寻流而知源,舍妄以从真,不至乎忘本逐末也。夫金丹於无中生有,养径。然金丹之生於无也,又不可为顽就婴儿,岂可泥象执文,而溺於旁蹊曲空,常知此空乃是真空,无中不无乃真虚无。今因马自然去讲此数语,汝其味之。
  真土擒真铅,真铅制真汞。铅汞归真土,身心寂不动。
  真土者,身中之土也。铅汞者,身中之水火也。以土克水,则铅可擒矣。以水克火,则汞可制矣。铅水汞火皆为真土之擒制者,何哉?盖绿身心俱合,寂然不动,而后土水木三者可以混融为一,此乃是探药物归炉鼎之内也。
  虚无生白雪,寂静发黄芽。玉炉火温温,鼎上飞紫霞。
  白雪须要虚空而生,以其无中生有。黄芽须待火养而生,以其火能生土,正如天地之间当子丑之月,阳气未萌,是物泯於无也,则白雪自天而下。及寅卯之月阳气渐盛,是静中有动也,则黄芽自地而出矣。白雪黄芽既见发生,则玉炉之火但要温养,自然鼎上紫霞腾空而飞,若火大武,则冲散矣。
  华池莲花开,神水金波静。夜深月正明,天地一轮镜。
  华者,花也,花犹火也。神者,心也,心属火也。金丹之要,在乎神水,华池即是水火既济之理。水中有波,莹然洁静,则火裹生莲,自然开花矣。若则夜半子时一阳初动。其月正明透体,金光照见天地之问,如一轮之明镜。
  朱砂炼阳气,水银烹金精。金精与阳气,朱砂而水银。
  阳气者,身中一点真阳之气。金精者,心中一点真阴之精。以阳火炼之则如朱砂,以阴符养之则如水银。朱砂水银乃外物也。以外药而比内丹,神仙不得已而语矣。日魂玉兔脂,月魄金乌髓。缀来归鼎中,化作一泓水。魂主木,木能生火,故神者魂藏之。魄主金,金能生水,故精者魄藏之。苟能吸风以养神,吸气以养精,精神混合,调和於鼎内,则化为一泓水。
  药物生玄窍,火候发阳炉。龙虎交会时,宝鼎产玄珠。
  药物者,乌肝兔髓红汞黑铅也。皆生於玄窍之中,若能奋三昧之火,发阳炉之内,则龙虎交会,炼金木生黄芽,而后产一粒之玄珠。
  此窍非凡物,乾坤共合成。名为神气穴,内有坎离精。
  玄牝之窍,非几间物。未有此身,先有此窍。不在上,不在下,不在中问,所谓先天一窍是也。方其生身之初,乾父之精,坤母之血,相共合成,乃神气之穴而藏水火之精。
  木汞一点红,金铅三斤黑。铅汞结丹砂,耿耿紫金色。
  红者,汞色,红为一点。黑者,铅也,色黑,重三斤。金中之铅,木中之汞,两者凝结便成丹头,更加九转火候,则其色如紫金。
  家园景物丽,风雨正春深。犁锄不废力,大地皆黄金。
  家园者,身中之真土也。景物者,身中之药物也。迨夫一阳来复之后,有风以吹之,有雨以润之。及至三· 阳交泰之时,虽犁锄不废其力,而大地皆黄芽自土中而迸出也。以黄金言之,取其黄芽之色如金也。
  真铅生於坎,其用在离宫。以黑而变红,一鼎云气浓。
  真汞产於离,其用却在坎。姥女过南园,手持玉橄榄。
  真铅者,北精之水,而上升於离官。真汞者,南神之火,而下降於坎户。铅之与汞,合而为一,近观则有红黑色,远看则如玉橄榄。姥女过南园而乘龙,婴儿往北地而骑虎,龙蟠金鼎,虎这丹田,云从龙,风从虎,其一鼎之内蔼然云气之熏蒸矣。
  震兑非东西,坎离不南北。斗柄运周天,要人会臜簇。
  震兑坎离,非凡问之东西南北,乃天地之卦气也。正如斗柄之指月建,一日一周天,身中之起火符,顷刻一周天。若不能钻簇五行,则何以同斗柄之运转。
  火候不用时,冬至不在子。及其沐浴法,卯酉时虚比。
  大几火侯,非子时冬至、午时夏至也。及其沐浴,非卯时春分、酉时秋分也。人之一身才起火,周天自有抽添沐浴,非可拘泥於四时也。
  乌肝与兔髓,擒来归一处。一粒复一粒,从微而至着。
  乌肝者,日魂也。兔髓者,月魄也。擒制为一处而以火炼之,日生一粒如黍米大,自微至着,积炼而成两,三十日重三十八铢四素,三百日重三百八十四铢,方圆一寸而重一斤矣。
  混沌包虚空,虚空括三界。及寻其根源,一粒如黍大。
  夫混沌者,阴阳交媾也。乃是横簇五行、合和四象,则量同虚空而虚空可包矣;神游三界,而三界可包矣;推究其根元之所在,则起於玄牝之门,大如一粒之黍。
  天地交真液,日月含真精。会得坎离基,三界归一身。
  心液下降,肾液上升,则天地交真液矣。魂是乌之精,魄是兔之髓,则日月含真精矣。若人晓得坎离交媾之基,则天门开,地户闭,日照昆仑,月生沧海,而三界在吾一身矣。
  龙从东海来,虎向西山起。两兽战一场,化作天地髓。
  震为青龙,来从东海。兑为白虎,起向西山。若使龙吟云起而下降,虎啸风生而上升,二兽相逢交战於黄屋之前,则风云庆会,自混合为一块髓矣。
  金花开汞叶,玉蒂长铅枝。坎离不曾闲,乾坤今几时。
  金花者,金精也。上有金花能开汞叶。玉蒂者,玉液也。下有玉蒂能长铅枝。人能使坎离之运用不至闲散,则一刻之工夫可夺天地一年之数,能要几多时候。
  沐浴防危险,抽添自谨持。都来三万刻,差失恐毫厘。
  沐浴乃超脱之法,七层宝塔、三级红楼,自下而升,要防危险。抽添乃朝元之法,阳起子初阴生午后,若不谨持,终须有失。夫一日百刻也,一月三千刻,刻刻用事,用之不劳,则十月三万刻可夺三万之数,若毫发差殊,不作丹矣。
  夫妇交会时,洞房云雨作。一载生个儿,个个会骑鹤。
  坎官婴儿离官妮女,若得黄婆媒合而结为夫妇,洞房交接,雨散云收,便成圣胎。及至一载生儿,便跨鹤自泥丸官出矣。夫十个月怀胎,两个月沐浴,共成一载矣。子注《金丹四百字》 后,口占律诗五首。按金木水火土四首言命基,末一首言性基。性是命之体,命是性之用,盖取其四象五行全藉土也。所谓鼎器、药物、符火、法度、抽添、沐浴、结胎、脱体,皆在其中矣。用陈瑕类句,尚赖琢磨工,是予有望於先达者也。再序。
  一
  人身何物是金丹,恍惚真阳向内观。天上风吹清浪沸,地中雷起紫云蟠。
  玉炉夜夜烹铅伏,金鼎时时制汞乾。息火不差七百二,泥丸霹雳觉生寒。
  二
  鹊桥有路透玄关,立鼎安炉自不艰。四象合和凭藉土,三花会聚返还山。
  子初运入昆仑去,午后周流沧海问。更待玉壶点化后,顶门进出换仙颜。
  三
  要识五行颠倒颠,龙居山下虎居田。巽宫吹起乾天火,离位开通坤地泉。
  复娠抽添宜谨慎,屯蒙沐浴要孜专。若能识得生身处,十月胎完出世仙。
  四
  得道来来未有年,玄关上面打秋千。金乌偏好山头宿,玉兔常居海底眠。
  一气熏蒸从北起,三军搬运向束边。吾非漏泄天机事,切恐迷人爱乱宣。
  五
  曹溪教外别流传,悟者何拘后与先。性地混融成一片,心珠圆朗照三田。
  释迦寂灭非真死,达么西归亦是仙。但愿世人明此理,同超彼岸不须船。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五竟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六
  谢张紫阳书
  白玉蟾
  某稽首百拜上覆:祖师天台悟真先生紫阳真人张君门下,即日伏以入春风雨,万象翠寒,恭惟水草谷神天丁左右,龙精溢体,火候冲寂,满室金花,归根复命。尝闻天下无二道,圣人无两心。道之大不可得而形容,若形容此道,则空寂虚无,妙湛渊默也。心之广不可得而比喻,若比喻此心,则清静灵明,冲和温粹也。会万化而归一道,则天下皆自化,而万物皆自如也。会百为而归一.心则圣人自无为而百为,自无着也。推,此心而与道合,此心即道也,体此道而与心会,此道即心也。道融於心,心融於道也。心外无别道,道外无别物也。所以天地本.未尝乾坤,而万物自乾坤耳。日月本未尝离坎,而万物自离坎耳。缅惟我道祖太上老君,晓天下以此道,明圣人以此心。此道之在天下,不容以物物,不容以化化。故凡物物化化之理,在天下而不在此道也。此道如如也,以此心而会此道可也。此心之在圣人,不容以知知,不容以识识之理,在圣人而不在此心也。此心如如也,以此道而会之此心可也。道此道以脉此心,心此心而髓此道。吾亦不知孰为道,孰为心也。但见恍恍惚惚,杳杳冥冥,似物非物,似象非象。以耳听之则眼闻,以眼视之则耳见,吾恐此而名之日阴阳之髓、混沌之精、虚空之根、太极之蒂也。前辈不知,强名日道。以今观之,虹唤虹,作惚炼也;玉指玉,作赋砍也。此而非金丹乎!今夫知金丹之妙也,夫何用泥象之安炉,着相而造鼎。谓如黄芽白雪,非可见之黄芽白雪;神水华池,非可用之神水华池。喻之为铅精汞髓,比之为金精木液,何处烹偃月之炉,何处炼朱砂之鼎,知此则日:日乌月兔也,天马地牛也。乾坤本无离坎之用,离坎亦无乾坤之体。红铅黑汞,非龙虎交媾之物乎?白金黑锡,非龟蛇交合之象乎?二八九三皆阴阳之异义,斤铢两数乃混沌之余事。要之配合而调和,抽添而运用,故此药物非金石草木之料,此火候非年月日时之数。父母未生以前,尽有无穷活路。身心不动以后,复有无极真机。昨以夙绿,针芥枯骨更生,久侍师傍,幸沾法乳,谓:夫修炼金丹之旨,采药物於不动之中,行火候於无为之内,以神气之所沐浴,以形神之所配匹,然后知心中自有无限药材,身中自有无限火符。如是而悟之,谓丹如是而修之,谓道凿石以求玉,陶沙以取金,炼形以养神,明心以合道,皆一意也。所谓铅中取水银砂中取汞之旨也。依而行之,夫欢妇合。以此理而质之儒书,则一也,以此理而质之佛典,则一也。所以天下无二道也。天之道既无二理,而圣人之心岂两用耶?形中以神为君,神乃形之命也;神中以性为极,性乃神之命也。自形中之神以合神中之性,此谓之归根复命也。斯道甚明矣,此心不惑矣。
  如七返九还之秘,世所不传,夫七返九还者,乃返本还源之义也。七数九数者,皆阳数也。人但能心中无心,念中无念,纯清绝点,谓之纯阳。当此之时,三尸消灭,六贼乞降,身外有身,犹未奇特,虚空粉碎,方露全身也。流俗浅识,末学凡夫,岂知元始天尊与天仙地仙,日日采药用而不停,药物愈采而无穷也?又岂知山河大地与蠢动含灵,时时行火候而无暂停,火候愈行而不歇也?只此火候与药物,顺之则凡,逆之则圣。古语有云:五行颠倒,大地七宝。五行顺行,法界火坑。此义也。
  先师泥丸先生、翠虚真人,出於祖师毗陵和尚薛君之门,而毗陵一线,实自祖师杏林先生石君所传也。石君承袭紫阳祖师之道,以今日单传而观,则曩者天台一夜西华之梦,无非后世蒙福,万灵幸甚耶?顷年泥丸师挈至霍童洞天,焚香端拜,杏林祖、毗陵祖,极荷呼唤,抚身持耳以还,愈增守雌抱一之意。昨到武夷见马自然,口述谆谕,出示宝翰,凡四百言。字字药石,仰认爱育,甘露洒心,毛骨豁然。比因妙道昭着,久居支提,兹来,渠以婴儿离母之故,欲到青城山省觐,偶绿道过石骛洞,遂发一念,附此尺书。但述金丹大药之体如此,至於蕉花春风之机,梧枝秋雨之秘,碧潭之夜月,青山之暮云,以此深妙,莫敢显露也。以有天机之故。祖师一点头否?杳林'毗陵、泥丸三师,想参鹤翼,自愧仙凡路隔,何日温养事毕,飞神御气,参陪飞舄之下,以备呼鸾唤鹤之役。临纸不胜依恋,涕落笔端,恍失所措。敢乞泛紫筏、驾丹梯,储积金砂,垂手群蠢,不备。
  谢仙师寄书词
  夫金丹者,采二八两之药,结三百日之胎。心上工夫,不在吞津咽气;先天造化,要须聚气凝神。若要行持须凭口诀,至简至易,非色非空。无中养就婴儿,阴内炼成阳气,使金公生擒活虎,令姹女独驾赤龙。乾夫坤妇而媒假黄婆,离女坎男而结成赤子。一炉火焰,炼虚空化作微尘;万顷冰壶,照世界大如黍米。神归四大,即龟蛇交合之时;气入四肢,是乌兔郁罗之处。玉葫芦进出黄金之液,金苗酋开成白玉之花。正当风玲月明时,谁会山青水绿意。圣师口口,历代心心,即工黄贯穿万卷仙经,但片饷工夫无穷逸乐。先明三五一,行九阳真火以炼之;后至万百千,到婴儿宝物则成矣。银山铁壁,一锥直下,打开金锁玉关,举步自然无碍。见万里是无尘之境,作千年永不死之人。海变桑田,我在逍遥游之境;衣磨劫石,同归无何有之乡。玉蟾素志未回,初诚宿恪,自嗟蒲柳之质,几近桑榆之年。老颊犹红,如有神仙之分;嫩须再黑,始归道德之源。叹古人六十四岁将谓休,得先圣八十一章来受用。村膺落涕,缄口扪心,从来作用功劳,捕风捉影,此日虚无,诀法点铁成金。恭惟圣师泥丸聂、翠虚真人,拓世英雄,补天手段,心传云雨深深旨,手握雷霆赫赫权。顾玉蟾三代感师恩,千年待真驭,说刀圭於癸酉秋月之夕,尽坎离於乙亥春雨。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六竟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七
  垂世八宝
  西山许真君述
  醉思仙歌
  玉皇有劝分仙职,龙吐露兮凤借力。须臾立下看华夷,仙花未遇人未识。
  吾上大罗观世界,世界如同手掌大。当时不是上升忙,一齐携向瀛洲迈。
  若将此药作丹田,乌兔交加一二年。神水才乾枝万丈,早知身已属神仙。
  醉思仙,醉思仙,无事闲来谒洞天。鸾凤别来经岁月,多时不跨赤龙耕。
  云思岛,鹤思天,万物通生本自然。华池会饮颜如玉,飞跃金精脸似莲。
  神思主,气思元,无为造化不可言。玄珠阁上收白玉,水精宫里采红莲。
  铅思汞,汞思铅,夺得乾坤造化权。性命都来两个字,隐在仙经万万篇。
  天思地,地思天,天地包含万象全。鸡抱卵时须日足,无中识有几人观。
  水思海,海思源,冲开牛斗要循环。游玑玉衡皆有绪,谁人搬运入泥丸。
  心思妙,意思玄,脐问元气结成丹。谷神不死因胎息,长生门户要绵绵。
  朝思道,暮思仙,暗行阴隐万神安。内交真气存呼吸,自然造化返童颜。
  常思善,莫思冤,善恶分明在眼前。积善之家升天去,积恶漂流苦海边。
  静思哲,动思贤,若无功行岂轻传。纯阳篇里分明说,一法传人索教难。
  感上帝,谢神仙,秘传玄妙离凡绿。三清殿裹添香火,日有清风扫古坛。
  桧因嫩细盘龙易,梧桐枯朽断琴难。藤萝引蔓成华盖,玉笑殊无半点斑。
  岭上烟云风浩浩,洞前流水响潺潺。一声长笑清云汉,步虚词彻玉京山。
  龙吟凤舞红霞这,虎啸猿啼紫雾盘。青龙到关徐甲放,白虎西升尹喜看。
  师吟道德教人悟,丹经须是口相传。贪名贪利何年尽,争似饮酒抱琴眠。
  清霄良夜月当午,又闻师训五三言。虚度一日无一日,过了一年少一年。
  浮呕浪打能长久,石中进火岂为坚。龙会骯珠方脱骨,蜕因饮露化为蝉。
  鹤因朱顶三千岁,龟饮理池不计年。露浆酝就逢人饮,仙药长供野客飧。
  万物归根皆复命,为人学道不修丹。芭蕉雨打惊仙梦,觉来海水变桑田。
  人生幻化如春梦,性命随风瞬息问。犬犹舐鼎随龙变,鸡抢大药化成鸾。
  择福地,拣名山,无为清争转心闲。符篆玉简搜神鬼,剑射牛光惨惨。
  寒炉悬,古镜看,新火玄霜满鼎化红莲。大药炼时须九转,灵砂养就待三年。
  纤铢分两神仙诀,抽添沐浴入寒泉。一粒抢了天地寿,死生生死不相干。
  丹成自有冲天志,惟留秘诀在人间。顿悟醉思仙岛去,洞门微掩小童看。
  鸾鹤来时升紫雾,玉皇有劫登仙路。九玄七祖尽升天,更兼骨肉全家举。
  身披六铢顶簪冠,足履升云待移步。千年丝竹彻云霄,霓曲遍仙鸾鹤舞。
  上朝三清谢圣母,久住人问度寒暑。较量功行可真如,姓名已录仙籍簿。
  丹诀歌锺离与吕公
  知君幸有英灵骨,所以教君心恍惚。含元殿上水晶宫,分明指与神仙窟。
  大丈夫,遇真诀,须要执持心猛烈。五行匹配自刀圭,执取龟蛇颠倒诀。
  三尸神,须打迭,进退天机凭六甲,知之三要万神归,来驾火龙离九阙,
  九九道至成真日,三清四御朝天节。气翱翔兮神垣赫,蓬莱便是吾家宅。
  群仙会饮乐喧喧,双童引入朝元客。道心不退故传君,立誓盟言亲洒血。
  逢人兮莫乱说,遇友兮不须诀。莫怪频发此言辞,轻慢必有阴功折。
  执手相别意如何,今日辞君遂作歌。说尽千般玄妙理,未必君心信也么。
  子后分明说与汝,保惜吾言上大罗。
  丹髓歌三十四章薛道
    一
  炼丹不用寻冬至,身中自有一阳生。
  龙飞赤水波涛涌,虎啸丹山风露清。
  二
  初时有如云出洞,次则有如月在潭。
  又似金蚕如玉笑,好将火候炼三三。
  三
  娇如西子离金阁,美似嫦娥下玉楼。
  日日与君花下醉,更嫌何处不风流。
  四
  井底泥蛇舞拓枝,窗问明月照梅梨。
  夜来混沌颠落地,万象森罗总不知。
  五
  昔日遇师亲口诀,只要凝神入气穴。
  以精化气气养神,炼作黄芽并白雪。
  六
  一年沐浴更防危,十月调和须谨节。服了丹砂朝玉帝,乘云跨鹤登天阙。
  七
  乌无影,兔无形。乌兔只是日月精,乌兔交时天地永。
  八          
  牛无角,马无蹄。马牛只是乾坤髓,乾坤运用坎和离。
  九
  龟无象,蛇无迹。龟蛇只是阴阳形,二气交会混为一。
  十
  龙无翼,虎无牙。龙虎本来同一体,束邻即便是西家。
  十一
  铅非铅,汞非汞。铅汞元在身中要求使身心寂不动。
  十二
  无白雪,无黄芽。白雪乃为神室水,黄芽便是气枢花。
  十三
  夫真夫,妇真妇。坎男离女交感时,虚空无尘天地露。
  十四
  真交梨,真火枣。交梨吃后四肢轻,火枣吞时万劫饱。
  十五
  夏至后,冬至前,阴阳不在此中取,自有神气分两弦。
  十六
  水真水,火真火。依前应候运周天,调和炼尽长生宝。
  十七
  日之魂,月之魄,身中自有真乾坤,缎炼丹一通透赤。
  十八
  天之尊,地之卑,便把天魂擒六贼,又将地魄制三尸。
  十九
  药非物,火非候,分明只是一点阳,炼作万劫无穷尽。
  二十
  金非兑,木非震,从来真土应五行,金木自然解交并。
  二十一
  黑中黑,白中白,但能守黑白自现。黑白本来无二色。
  二十二
  金真金,银真银。金银炼作紫金丹,自然无一斧凿痕。
  二十三
  偃月炉,朱砂鼎。须知抱.一守冲和,不必透关提玉井。
  二十四
  中央釜,守一坛。金鼎常令汤用暖,玉炉不要火教寒。
  二十五
  玄真玄,牝真牝。玄牝都来共一窍,不在口鼻并心肾。
  二十六
  真神水,真华池,元气虚无难捉摸,元气恢漠本无为。
  二十七
  炼朱砂,炼水银。真死朱砂匮水银,水银炼作明窗尘。
  二十八
  真黄誉,真紫粉,分明内鼎内炉中,变化瓦石成九转。
  二十九
  真关锁,真河车,铁锁金关牢固守,河车运用结丹砂。
  三十
  真金精,真玉液。金精满鼎气归根,玉液盈壶神入室。
  三十一
  真金翁,真姥女。金翁姥女结亲姻,洞房深处真云雨。
  三十二
  真丁翁,真黄婆。丁翁运火炼金花,黄婆瓶裹养金鹅。
  三十三
  真婴儿,真赤子,九转炼成十月胎,纯阳无阴命不死。
  三十四
  真阴阳,真阴阳,阴阳都只两个字,譬喻丹书几万章。
  后序
  夫炼金丹之士,须知冬至不在子时,沐浴亦非卯酉。铅汞二物,皆非唾娣精津气血液也。七返者,返本。九还者,还源。金精木液遇土则交,龙虎马牛总皆无相。先师《悟真篇》所谓:金丹之要,在乎神水华池者,即铅汞也。人能知铅之出处,则知汞之所产。既知铅与汞,则知神水华池。既知神水华池,则可以炼金丹。金丹之功成於片时,不可执九载三年之日程,不可泥年月日时而运用。锺离所谓:四大一身皆属阴也。如是则不可就身中而求,特可寻身中一点阳精可也。然此阳精在乎一窍,常人不可得而猜度也。只此一窍则是玄牝之门,正所谓神之华池也。知此则可以采取,然后交结,其次烹炼,至於沐浴以及分胎,更须温养成丹。成丹可不辨川源、知斤两、识时日者耶?泰自从得师诀以来,知此身不可死,知此丹必可成,今既大事入手,以此诏诸未来学仙者云。杳林石泰得之序。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七竟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八
  修真十戒
  一者不得阴贼潜谋,害物利己。当行阴德,普济群生。
  二者不得杀害含生,以充滋味。当行慈惠,以及昆虫。
  三者不得淫邪败真,秽慢灵黑。当守节操,毋使缺犯。
  四者不得败人成功,交离亲族。当以道助物,令众雍和。
  五者不得谗谀贤良,露才扬己。当称人之善,不自伐其功能。
  六者不得饮酒过差,食肉违禁。当调气性,专务清虚。
  七者不得贪婪无厌,积财不散。当行节俭,惠恤贫穷。
  八者不得交游非贤,居处秽杂。当务胜己,栖集幽闲。
  九者不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信,当尽节君师,推诚万物。
  十者不得轻忽言笑,举动非真。
  当常怀廉谨,以道德为务。凡能持此十戒,升为仙官。
  卫生歌并叔西山先生
  世方服灵丹、饵仙果,白日而轻举者,但闻而未见也。至如运气之术,甚近养生之道。人禀气血而生,《摄生论》云:摄生之要,在去其害生者,此明言也。予所编《去病歌》,盖采诸家养生之要而为言,能依而行之,则获安乐,若尽其要妙,亦长年之可觊。歌曰:
  万物惟人为最贵,百岁光阴如旅寄。自非留意修养中,未免病苦为心累。
  但於饮食嗜欲问,去其甚者将安乐。何必飧霞饵火药,妄意延龄等龟鹤。
  食后徐徐行百步,两手摩协并腹肚。须臾转手摩肾堂,谓之运动水与土。
  仰面仍呵三四呵,自然食毒气消磨。醉眠饱卧俱无益,渴饮饥飧犹戒多。
  食不欲粗并欲速,乍可少飧相接续。若教一饱顿充肠,损气伤脾非尔福。
  生飧枯腻筋韧物,自死牲牢皆勿食。馒头闭气不相宜,生脍偏招脾胃疾。
  鲜酱胎卵兼油腻,陈臭腌醴尽阴类。老衰莫欲更食之,是借寇兵无以异。
  炙缚之物须玲吃,不然损齿伤血脉。晚食常宜申酉前,向夜徒劳滞胃膈。
  注云:脾好音乐,夜食则脾气不磨,为音响断绝故也。《周礼》:乐以侑食。盖脾好音声丝竹耳。才闻,脾即磨矣。是以音声皆出於脾,而夏.月夜短,尤宜忌之,恐难消化故也。
  饮酒莫教令太醉,太醉伤神损心志。渴来饮水兼饮茶,腰脚自兹成重膇。
  注云:酒虽可以陶情性、通血脉,自然招风败肾,斓肠腐滕,莫过於此。饱食之后,尤宜戒之。饮酒不宜粗速,恐伤破肺。肺为五脏之华,盖尤不可伤。当酒未醒,大渴之际,不及可吃水及啜茶,多被酒引入肾脏,为停毒之水,遂令腰脚重坠,膀胱玲痛,兼水肿消渴挛蹙之疾。大抵茶之为物,四时皆不可吃,令人下焦虚玲。唯饱食后吃一两盏不妨,盖能消食故也。饥则尤宜忌之。
  常闻避风如避箭,坐卧须当预防患。况因饮后毛孔开,风才一入成瘫痪。
  注云:几坐外处,始觉有风,宜速避之,不可强忍。且年老之人体竭内疏,风邪易入,始初不觉,久乃损人。故虽暑中,不可当风取凉,醉后操扇。昔有人学得寿之道於彭祖,而苦息头痛。彭祖视其寝处,有穴当其脑户,遽令塞之,后遂无患。
  不问四时俱暖酒,太热又须难向口。五味偏多不益人,恐随脏腑成殃咎。
  注云:五味稍薄令人爽,稍多,随其脏腑各有损伤。故酸多伤脾,辛多伤肝。咸多伤心,苦多伤肺,甘多伤肾。此乃五行自然之理,初伤不觉,久乃成息。
  视听行坐不必久,五劳七伤从此有。
  注云:久视伤心损血,久坐伤脾损肉,久外伤肺损气,久行伤肝损筋,久立伤肾损骨。孔子所谓:居铃迁坐,以是故也。
  四肢亦欲得小劳,譬如户枢终不朽。
  注云:人之劳倦,有生於无,端不又持重执轻,化化终日。惟是闲人多生此病,盖闲乐之人不多运动气力,饱食坐外,经豚不通,血豚凝滞使然也。是以贵人貌乐而心劳,贱人心闲而貌苦。贵人嗜欲不时,或昧於忌犯,饮食珍羞便乃寝外,故常须用力,但不至疲极。所贵荣卫通流,血豚调畅,譬如流水不腐,户枢不朽
  也。
  外不厌跟觉贵舒,饱则入浴饥则梳。梳多浴少益心目,默寝暗眠神晏如。
  注云:外宜侧身屈膝,益人心气。觉宜舒展,则精神不散。盖舒外则招魔引魅,孔子寝不尸,盖谓是欤。发多梳则去风明目,故道家晨梳常以百二十为数。浴多则损人心腹,令人倦.怠。寝不言者,为五脏如锺磬然,不悬则不可发声。睡留灯烛,
  令人神不安。
  四时惟夏难将摄,伏阴在内腹玲滑。补肾肠药不可无,食物稍玲休哺啜。
  注云:夏一季是人脱精神之时,心旺肾衰,肾化为水,至秋乃凝,及冬始坚,尤宜保惜。故夏月不问老少,悉吃暖物,至秋即不息霍乱吐泻。腹中常暖者,诸疾自然不生,盖血气壮盛也。
  心旺肾衰何所忌,特忌疏通泄精气。寝处尤宜绵密问,宴居静虑和心意。
  注云:月令仲夏之月,君子齐戒,处铃掩身毋躁,止声色毋或进,薄滋味毋政和,禁嗜欲定心气。
  沬浴盥漱皆暖水,外玲枕冻俱勿喜。
  注云:虽盛暑冲热,若以玲水洗面手,即令人五脏乾枯,少津液,况沐浴乎?凡枕玲物,大损人目。
  瓜茹生菜不宜人,岂独秋来多疟痢。
  注云:茹性至玲,菜瓜虽治气,又能暗人耳目。驴马食之,即日眼烂。此等之物,大抵四时皆不可食,不独夏季,老人尤宜忌之。
  伏阳在内三冬月,切忌汗多阳气泄。
  注云:天地闭,血气藏,纵有病亦不宜出汗。
  阴雾之中无远行,暴雨震雷宜速避。
  注云:昔有三人冒雾早行,一人空腹,一人食粥,一人饮酒。空腹者死,食粥者病,饮酒者健。盖酒能御霜露、辟邪气故也。路中忽遇飘风震雷晦螟,宜入室避之,不尔损人。当时未觉,久则成患。
  道家更有颐生旨,第一令人少慎志。秋冬日出始求衣,春夏鸡呜宜早起。
  注云:春夏宜早起,秋冬任晏眠。晏忌日出后,早忌难呜前。
  子后寅前睡觉来,瞑目叩齿二七回。吸新吐故无令误,咽漱玉泉还养胎。
  注云:水之在口日华池,亦日玉泉。《黄庭经》日:玉泉清水灌灵根,子若修之命长存。达磨《胎息论》曰:凡服食,须半夜子后,状上暝目盘坐,面东呵出腹内旧气三两。,然后停息,便於鼻内微纳清气数口,舌下有二穴通肾窍,用舌柱上胯,存息少时,津液自出,灌漱满口,徐徐咽下,自然灌注五脏。此为气归丹田矣。如子后丑前不及,但寅前为之亦可,外中为之亦可。但枕不甚高可也。汉划京年百二十岁,日甚丁壮,言朝朝服食玉泉,扣齿二七,名曰炼精。后汉王真常漱舌下玉泉咽之,谓之胎息。孙真人日:发宜多栉,手宜在面,齿宜数叩,津宜常咽,气宜精炼。此五者,即《黄庭经》所谓:子欲不死修昆仑尔。
  热摩手心慰两眼,
  注云:每慰二七遍,使人眼目自然无障翳。明目去风,无出於此,亦能补肾气也。
  仍更揩擦额与面。
  注云:频拭额上,谓之修天庭,连发际二七遍,面上自然光泽。默点者,宜频拭之。
  中指时将摩鼻边,
  注云:鼻茎两边揩二三十数,令表裹俱热,所谓:灌溉中岳,以润於肺。
  左右耳眼荃数遍。
  注云:荃耳,即摩耳轮也。不拘遍数,所谓:修其城郭,以补肾气,以防聋啧也。
  更能乾浴遍身问,按腔时须纽两问。纵有风劳诸玲气,何忧腰背复拘孪。
  注云:大几人坐,常以两手按肿,左右纽肩数十。
  嘘呵呼嘻吹及咽,行气之人分六字。果能依用口诀中,新旧有病皆可治。
  声色虽云属少年,稍知撙节乃无愆。闭精息气宜闻早,莫使羽苞火中燃。
  注云:古人以色欲之事,譬之凌杯以盛阳,羽苞以畜火。
  有能操履长方正,於名无贪利无竞。
  纵向歌中未尽行,百行周身亦无病。
  注云:老子云,善摄生者,陆地不遇兕虎,此道德之助也。
  修真十书杂着指玄篇卷之八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道藏网 道藏在线阅读 ( 粤ICP备14076637号-1 )

GMT+8, 2021-9-18 20:54 , Processed in 1.050319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