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爱好网 道藏 藏外道藏 道藏精华 正统道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四注

2015-4-12 13:51| 发布者: 道藏在线阅读| 查看: 1895| 评论: 0

摘要: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四注   经名: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四注。南齐严东、唐薛幽栖、李少微、成玄英四家注解;北宋道士陈景元集注。四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玉诀类。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四注
  经名: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四注。南齐严东、唐薛幽栖、李少微、成玄英四家注解;北宋道士陈景元集注。四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玉诀类。
  度人经集注序
  右街道录真靖大师陈景元撰
  夫空洞浮光,浑沦未判,大道之将化,故玄文发于中天;虚无之乍凝,乃妙黑结乎碧落。字方一丈之广,势垂八角之芒,粲粲煌煌,光华炜晔。是时,元始之降舍栢陵,五老之环侍云坐,遽命天真皇人,规模盘屈,仿像夺真,疏成诸天隐书,编作五方灵范。纪混元龙汉之载,藏郁罗紫微之宫,演为三十六部尊经,分为万二千图录。天章云篆,八会之书,莫不祖焉。昔在始青天中、宝珠之内,讲集灵宝之教,拯拔天人之伦。玉晨君□之,以序其首尾,秘于上馆,约四万劫一传,誓不轻泄于下世。於是龟台金母悯阳九、百六之灾,亲礼玉京,恳请流布。洎乎轩辕黄帝问道于峨媚之阴,稽首皇人,载传宝训。至吴有句曲葛玄,访道会稽郡,祈真上虞山,遇太极诰使之驾,降灵宝众经之帙,斯为上品,最先□焉。
  厥后修诵之士,浃于寰区,隐韵秘音,世莫能究。齐之严东首为注解,仰推梵炁之旋箕,俯测酆都之泉曲,布诸方册,表裹焕然。若非洞阐幽微,曷由条达宗旨?遂使向风之客,抉塞启窾,随性发明。及有唐道士薛幽栖,挥绂青城,毓真衡岳,真解序说,明白存修。继有太清供奉李少微、西华法师成玄英,各撰注疏,援引内音而拾遗补阙,事理悉备。景元总角慕道,少探玉经,不揆蔽蒙,辄敢编缀。今於四家之说,删去重复,精选密义,纂成四卷。庶免多惑云尔。治平四年、岁次丁未、仲秋望日序。
  夫道者,在於寂默虚无,心冥神契;经者,资於书写传授,诵咏弘畅。非寂默则莫能契道,非敷诵则无以弘经。虽宗辙有殊,而体贯齐一。张之则异域,混之则同归。因道所以立经,因经所以明道。道为经之本体,经即道之迹用,本迹相明,体用玄合,是以焕真文於空洞之上,开洪源於紫极之馆。则三品真目,析群方飞天之书;七部众经,播云篆光明之迹。於是元始天尊坐於玄都玉京紫微上宫,以三洞正经居前,三大副经居后;道德二篇为辅弼,玉清隐书为教主。且《洞玄灵宝》,则三洞中洞之一部,《无量度人》,则中洞一部之一卷。修习之法,则一部多门;讽诵之篇,则此卷为首。上消天灾,保镇帝王,下禳毒害,以度兆民,中拔祖宗,已身得道。斯则巍巍大范,独步三清者哉。此经义旨冥奥,音韵隐秘,皆申明大梵之理,非化诱常途之辞,故云上圣已成真人,通玄究微,能悉其章。所以诵读者多焉,精达者鲜矣。今不揆蠛蠓之力,强举千钧之重,直以凡下裁断圣意,傥亲承玄师,必冀蒙询诲。时甲午岁、庚午月也。衡岳道士薛幽栖序。
  元始元量度人上品妙经四注卷之一
  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
  幽栖曰:太者,至大之名;上者,尊崇之称。洞者,通达也;玄者,微妙也。灵即圣化也;宝即珍尚也。无量者,不可称数;度人者,从凡入圣。欲明此经,开度升仙,无限制约。且《洞玄灵宝》是品秩之名,《无量度人》 即一卷之目。既品位高尊,复言上品;功用微妙,故言妙经也。○ 少微曰:太上,极道之境。洞玄,能通之智。皇皇元始,万帝之尊,渺渺大罗,三天之上。既至,大而无外,亦穷高而不测。故曰太上洞通也,玄妙也。探幽索明,钩深致远,通天下之至理,穷万物之妙数,故曰洞玄。变化无方,曰灵,钦崇贵爱曰宝。真文郁秀,五帝朝轩,玉字垂芒,诸天宗范。於是刻书金简,注解流通。宝爱灵文,故曰灵宝。元始天尊随劫应化,进行三界,出法度人,得道成真,有如雨雾,考历不知其算,故曰无量度人。三洞天书、灵歌要颂,凡厥功行,开度为先,作真位之阶梯,为种人之根本,故曰上品妙经也。
  道言:
  幽栖曰:即太上玉晨高圣大道君之言也。道君,元始天尊之弟子,太微天帝君之师也。居上清上元玉晨官,即上清之境,太清尊崇之位也。既受此经,因篇其序,故首题之始,是即标焉。○玄英日:按《本行经》云:道君是西那玉国人。盖紫晨以流芳,皇上之冑裔,能尊承灵宝元始,封为郁悦那林昌玉台天帝。位登高圣,治玄都。《玉京大洞经》云:上清高圣大道君者,一号玉晨君,治药珠玉阙七瑛紫房,受事虚皇。虚皇,即元始天尊也。
  昔於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受元始度人无量上品。
  幽栖曰:昔,往也。始青天,即东方九炁青天也。在圆罗之上,出东极之表。始者,五方建首之名;青者,东方九炁之色。故真文日东方九炁始皇青天。既天苍、炁青,则碧霞廓落,故云碧落。灵凤琼树、空中鼓歌,故云空歌。大浮黎土,即浮黎大国名。受者,道君言我昔於此天之国,受元始度人之文。○少微曰:始青天者,东北玉隆天也。此天碧霞罗络,灵奏神风,紫字鸣林,自成歌咏。此国土帝讳浮黎天尊,降临十方,共会度人之际,受得是经。《灵书》云:东极大浮黎国,地皆碧玉,常生碧霞。又有青林之树,树叶并有自然紫书。风吹树,声音皆作洞章璨烂,朗彻太空,故曰碧落空歌也。○玄英曰:大浮黎土者,大是广远之名,浮黎是其帝讳,土是国中之地。
  元始天尊当说是经,周回十过,以召十方。始当诣坐,
  幽栖曰:元者,初也;始者,首也。言元始天尊建万化之初,为众道之首,居玉清上元之境,统大罗玄都之域。植天地之根,生万物之母。既欲传经说法,先召十方天真,方各一周,十方十过,非复同於十方周历十过。周召既毕,然后登坐。○少微曰:元始天尊是虚皇应号,从真起应,则曰:证修。妙思幽源,乃自性独有。故《洞神经》云:妙象无形,应感有体。真精之炁,化成姿容,于时十遍转经,十方萃止,无远不应方诣坐,端也。诣者,就也。
  天真大神、上圣高尊、妙行真人、无鞅数众,乘空而来。
  少微曰:鞅,止也。夫真圣尊神、部从洋溢,千乘万骑,诸天尽来,、以此格量,其数何止。
  飞云丹霄,绿舆琼轮,羽盖垂荫,流精玉光,五色郁勃,洞焕太空。
  幽栖曰:鞅者,央也,古字少以鞅为央。央,尽也,已也。即无鞅数众,而复存思也。○少微曰:自元始洞玄以下曰经也。不可称量,皆荫羽盖而乘绿舆,飞云丹霄而捧琼毂,天真无不咸集,上圣一合齐至,流精曜於十方,玉光焕於空洞。流精者,即玉光之中有五色流精也。玉光者,即真人身光也。太空者,在太清之上。○少微曰:飞云丹霄,结成衣服;绿舆、琼轮,骖驾、龙凤。皆精光倏爚,彩色荧煌,天尊法服。科曰:自梵天以上,并飞云流霄自然妙炁结成衣服。○玄英曰:舆者,车中之厢也。既以流霄为衣,乘驾绿舆之辇,又以灵凤之羽为车舆之盖,参驾九色之龙凤,更相荫映,故云羽盖垂荫、光辉敻焕;故云流精玉光、车服赫奕;故云五色。五色充盛,谓之郁勃。亿乘万骑、浮空而来,遍满太虚之中,悉往浮黎听法,故云洞焕太空。
  七日七夜,诸天日月星宿、璇玑玉衡,一时停轮。神风静默,山海藏云,天无浮翳,四炁朗清。
  幽栖曰:凡言诸天者,皆三十二天也。诸天之中,各有日月,其精光本化,皆此境分根。璇玑、玉衡者,北斗七星也。四炁朗清者,天、地、日、月四象之炁也。夫真之传真,圣之授圣,故得三光息轮以驻照,山海纳炁而吞烟,风伯不敢鸣条,云将理无翳景。故得天地开朗,日月清明,七日七夜,法事将毕。既称停轮,那复有夜?即以常时准量,七日七夜之顷。○少微曰:此三者,天瑞也。《天文志》曰:北斗七星,所谓璇玑玉衡。魁四星,为琁玑。杓三星,为玉衡。夫日月星辰天官宫室,时来听法,所以停轮也。
  一国地土,山川林木,缅平一等,无复高下,土皆作碧玉,无有异色。
  幽栖曰:一国者,即浮黎之大国也。山有骞林琼木,川有神溪灵涧,且坦然泯平一等,理无高下相倾。既皆碧玉为地,宁有异色之杂。此即当时神变灵化,自然使日月停轮、山川自坦。○少微曰:此二者,地应也。山川土府,地只所居,感应虚无,化成碧玉也。
  众真侍坐,元始天尊玄坐空浮五色师子之上。
  幽栖曰:师子在空虚之中,玄坐置师子之上。师子是兽中之王,威伏众兽,一吼则邪魔皆伏。天尊神德,降伏众魔,复居师子之坐。天尊既登坐说经,众真则列侍而听○。少微曰:此一者,天尊道相也。
  说经一遍,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聋病,耳皆开聪。
  幽栖曰:初闻天尊之灵音,开阐至圣之妙理,故齐声称叹,善莫大焉。於是浮黎大国若男若女,闻之者聋病皆聪,此一遍之验也。○玄英曰:是时国中听法之男女,闻经一遍,耳闻心悟,名曰开聪。亦云国者,身也。闻法即悟,了入心宫,是开聪也。
  说经二遍,盲者目明。
  幽栖曰:初使耳闻妙义,次令目睹天尊,此二遍之验也。○玄英曰:二遍渐识文字,故云目明,若据注意而言,非形骸之病也。
  说经三遍,喑者能言。
  幽栖曰:既令目能睹圣容,即使口得言经,此三遍之验也。○玄英曰:三遍心识悟解,自能传说妙法,故曰能言也。
  说经四遍,跛痾积逮,皆能起行。
  幽栖曰:既令口能言经,即使足能行道,此四遍之验也。○玄英曰:三遍虽能言说,由未了达真理,乃至四遍,即解寻师问义,故曰能行。积逮者,世传之疾,流引相及也。
  说经五遍,久病痼疾,一时复形。
  幽栖曰:既令足能行道,即使举体俱修,此五遍之验也。○玄英曰:五遍即了悟在心,功滋福润,能令久病痼疾,尽得消除,一时复形,还如未病之时也。
  说经六遍,发白反黑,齿落更生。
  幽栖曰:既举体俱修,故体蒙真效,此六遍之验也。○玄英曰:六遍功多福深,能令白发更黑,落齿更生。
  说经七遍,老者反壮,少者皆强。
  幽栖曰:初则从首示以灵效,次则通体沐浴圣恩,此七遍之验也。○玄英曰:七遍转经,老者皆成少,壮少者更益康强。
  说经八遍,妇人怀妊,鸟兽含胎,已生未生,皆得生成。
  幽栖曰:既在生之者,则还童却老;未生之者,则得其生,此八遍之验也。○玄英曰:七遍功包七识,化被三才,八遍则通润四生,含灵有庆。胎生者不殰,卵生者不殈,俱蒙养育,故云皆得生成。
  说经九遍,地藏发泄,金玉露形。
  幽栖曰:人既得性命之生,复感地藏开见,国人皆获金玉之重宝,此九遍之验也。○ 玄英日:前明通化四生,此则幽只感庆。发其地藏,露出金玉之形;遍满山川,人得足用,故云金玉露形。
  说经十遍,枯骨更生,皆起成人。
  幽栖曰:既获秘藏之珍宝,次即变臭腐为神奇,此十遍之验也。○玄英曰:九遍既通於地理,十遍则上感诸天,故得太一回骸灵符,起死积年枯骨,更起成人。
  是时一国,是男是女,莫不倾心,皆受护度,咸得长生。
  幽栖曰:当此之时,浮黎之国若男若女,无老无少,皆受圣恩,普得济度。生者不死,死者更生,故咸得长生也。○玄英曰:倾,尽也。天尊说经之时,浮黎一国男女皆在坐侧,闻说妙法,各自尽心谛听,故云莫不倾心也。一国之人受此度人妙法,故云皆受护度;度得成真之道,故云咸得长生。凡诸天人,病有轻重,修道之法,随功深浅,病轻则遍少而瘥;病重则功多而愈,故知诵经十遍,上达诸天,起死回骸,长生久视。○少微曰:夫龙虎啸而风云生,圣人作而三才应,此自然之数,必至之符,是以十遍说经,百痾立愈。非元始之大圣,孰能与於此乎?而旧学之法,以为心智之病非形骸之病,谬亦甚矣。或曰:按种人四天,断诸结习,人皆灵洞,不受胎生。今天尊说经於碧落,则种人第三天也。何因一国疾病同於天下凡夫?今所不取,以威制所行则称一国,若诸侯以境内为国,天子以四海为国,三十二帝各以三十二天为国;然则天尊道无不周,化无不及,则可以八圆世界,总为一国。若以此为国,则谁非天尊之国哉!男女有病,亦何怪也。《空洞灵章》云:风动八圆,回浮更朗幽辽。旧说云:八方,诸天,谓之八圆。玄都为中宫,八方各有五亿五万五千五百五十亿重。如此众天,是元始一化之境域也。
  道言:是时元始天尊说经一遍,东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幽栖曰:是时者,即明初说经之时也。初说一遍,即东方之众倾城而至。既尊卑升降,品位殊多,故云无极无量品。又如隙中细尘,不可胜数,故云无鞅之众也。皆乘虚驾浮自空而至。鞅者,央也,义已明上。此即初说一遍,聋病耳皆开聪之时也。○玄英曰:此章复述天尊周回说经,以召十方之事。前文通召十方,未显指其方所。此文重出,使学者深知天尊召集诸天非无次叔,故说经一遍,感得东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数众浮空而至。鞅,犹止也。真圣心无止着,有感即应,故闻经一遍,浮空所召广远,故至於无极。真圣无限,故云数众俱来证法,传度天人。
  说经二遍,南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幽栖曰:诸义十方,并同此初说二遍,盲者目明之时也。
  说经三遍,西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幽栖曰:此初说三遍,喑者能言之时也。
  说经四遍,北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幽栖曰:此初说四遍,跛痾积逮,皆能起行之时也。
  说经五遍,东北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幽栖曰:此初说五遍,久病痼疾一时复形之时也。
  说经六遍,东南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幽栖曰:此初说六遍,发白反黑,齿落更生之时也。
  说经七遍,西南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幽栖曰:此初说经七遍,老者反壮,少者皆强之时也。
  说经八遍,西北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幽栖曰:此初说经八遍,妇人怀妊,鸟兽含胎,已生未生,皆得生成之时也。
  说经九遍,上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幽栖曰:此初说经九遍,地藏发泄,金玉露形之时也。
  说经十遍,下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幽栖曰:此初说经十遍,枯骨更生,皆起成人之时也。
  幽栖曰:说经一遍,召集一方,十遍既周,十方俱至,即三十二天与四维上下,谓之十方。○少微曰:此复序周回说经,以召十方之事也。且天尊至神,延保自在,说经十遍不顿召十方者,何哉?将以郑重殷勤,使人晓悟也。
  一国男女,倾心归仰,来者有如细雨密雾,无鞅之众,连国一半,土皆偏陷,非可禁止。
  幽栖曰:迮者,充塞也。重说国人归仰灵范,回心真化,来如细雨之飞空,集若密雾之四合。充塞既遍,致令伦陷,此是明其甚多之时耳。推理不应偏陷也,靡靡而顺风,复安可逆止,故圣人无心,方圆任物也。○少微曰:此国是浮黎大国也。迮国一半者,言聚会之处,占国半境。迮,占也。
  於是元始悬一宝珠,大如黍米,在空玄之中,去地五丈。元始登引天真大神、上圣高尊、妙行真人、十方无极至真大神、无鞅数众,俱入宝珠之中。
  幽栖曰:宝珠者,喻道也。故悬於空玄之中,亦同玄珠之义。大如黍米者,即五谷之首米,即生人之本。言人得经,如命之资米。又欲得宝珠之内,传授灵宝之文,则宝中更宝,玄中又玄;真中之真,道中之道,於是引十方之众,纳一珠之中。更示以神化无方,非物理所测。去地五丈者,欲令人出五浊之世,脱五行之用。五浊既出,自无众患之□;五行不用,永离相刻之息。是故五行不相刻,万物悉可全,自然长生久视,得道成真也。
  天人仰看,唯见勃勃从珠口中入。
  玄英曰:勃勃者,无量众多,同於雨雾之状,入於珠口之中,亦明真智无穷也。
  既入珠口,不知所在。国人廓散,地还平正,无复欹陷。
  幽栖曰:天人,即始青天中人也。国人,即浮黎大国之人也。既非天真大神、上圣高尊,故不随入珠口之内。引例,复不与监度之盛事。所以於下仰观,唯见勃勃而入,入而不阂。珠之小,殊不防人之多。多少自容,小大相纳,故不知所在也。前云偏陷,此云欹陷者,偏倾。高者偏低,初塞半国,似如偏陷,及乎廓散,还似复平也。○少微曰:旧说以珠表清虚圆极之体,黍表馨香百谷之长。纳人入珠,明妙道包容也;处在空中,不累诸有也;去地五丈,离於五欲也。地还平正,示大道平夷;元复欹陷,明正性得复也。皆背文生义,妄作异端,骇其常情,谓无此事。尝试论之曰:夫元始开图,法教非一,或无为端寂,示物归根;或变化威灵,使人慑伏。而神通自在,真应无穷。珠纳天人,何容不可!且谪仙小术,犹隐现壶中,岂虚皇大圣碍行藏於珠内也。
  元始即於宝珠之内,说经都竟。
  玄英曰:竟,犹毕也,了也。悟道之者,已得升珠入妙,天尊说经既毕,乃於宝珠之内,传此真经於太上道君,谓下文也。
  众真监度,以授於我。
  玄英曰:此明道君得经之事也。众真者,监领度人真官之职也。元始说经已毕,勑此监度众真,令将此经传授道君,道君受得此经,故云以授於我。
  当此之时,喜庆难言,法事粗悉,诸天复位。
  玄英曰:道君自称,受得真经,略已悟解。其中法事既得悟解,故诸天众圣各归本位,复其常处。
  倏欻之间,寂无遗响。
  幽栖曰:我,即道君自称也。既於珠中传宝后,是以圣授真,千真共监,万圣齐度,众庆斯会,何可胜言1 .法事既毕,天会将复,悦尔之顷,冥寂无闻。○少微曰:圣人无心,真应随机,遇感则兴,缘离便息。
  是时天人遇值经法,普得济度,全其本年。
  玄英曰:既得闻此妙经,大众俱蒙济度,保其全福,故得终其本命之年也。
  无有中伤,倾土归仰,咸行善心。
  幽栖曰:当此之时,天人国人,若男若女,因兹闻经见法,莫不罄竭丹心,度灾难之流,无夭阏之患。三业既静,六根不生,众恶俱消,万善齐起。
  不杀不害,不嫉不妒,不淫不盗,不贪不欲,不憎不,言无华绮,口无恶声。
  幽栖曰:不杀不害者,谓除身业罪;不嫉不妒者,谓除心业罪;不淫不盗者,谓除身业罪;不贪不欲者,谓除心业罪;不憎不者,谓复除心业罪也。华绮者,饰妄浮辞也。恶声,秽骂毒语也。此都遣十二之恶行,然后乃至大顺。
  齐同慈爱,异骨成亲。
  玄英曰:人皆十恶不生,动合真常之理,故得齐同慈爱,异骨成亲。古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尧舜授禅,能令天下归心;况天尊说经,一国归仰,自然异骨成亲也。
  国安民丰,欣乐太平。
  幽栖曰:齐同慈爱之如,一等万物之若,己保国民之丰盛,乐太平之永日也。○少微曰:断命曰杀,残伤为害。恶他胜己曰嫉;憎同俦曰妒;男女不以礼交为淫;窃人之物曰盗;无厌曰贪,嗜好曰欲,嫌人曰憎,猜疑曰。十恶既灭,则异骨成亲;万行玄同,则声无悖戾。自然疾疫不作,人无夭伤,年谷丰登而国太平也。○ 玄英曰:齐同慈爱,其国必安。无有中伤,人自饶足。五谷成熟, 灾害不生。有此众善之功,故云忻乐太平也。
  经始出教,一国以道,预有至心,宗奉礼敬,皆得度世。
  幽栖曰:於是元始天尊睹国人之信善,出真范以导之,若精诚修奉,必升仙度世也。○少微曰:言一方化而群方得,迩人顺而远人服也。
  道言:元始天尊说经中所言,
  玄英曰:谓说混洞赤文,及以元洞玉历,此谓《灵宝本章》也。
  并是诸天上帝,内名隐韵之音,
  幽栖曰:经中所言者,即后二章所说三十二天隐名,三十二天帝之内讳。皆大梵之言,言非造次致诘,故云隐韵也。
  亦是魔王内讳,百灵之隐名也,非世之常辞。
  幽栖曰:魔王内讳,即五帝大魔之讳字也。百灵之隐名者,即无英、白元之名号。既皆隐名内讳,故非世之常辞也。
  上圣已成真人,通玄究微,能悉其章。
  少微曰:《字林》云:悉,详尽也。○幽栖曰:既内名隐韵,非世常辞,故真人之中,有通玄之才、究微之鉴者,乃能悟其旨耳。
  诵之十过,诸天遥唱,万帝设礼,河海静默,山岳藏云,日月停景,琁玑不行。
  幽栖曰:言上圣已成真人,通玄究微者,诵之十过,则道契诸天。故同声而远唱;德齐万帝,故设礼而来宾。河海息飙浪之飞腾,山岳摄云烟而不起,三光驻景,七曜凝辉,天地贞明,昼夜烛也。
  群魔束形,鬼精灭爽,回尸起死,白骨成人。
  幽栖曰:既正道坦行,即邪魔消匿,故使朽骸归再超之魄,白骨复重形之魂。既能使死者更生,固宜令生者不死,此真人之格者也。
  至学之士,诵之十过,则五帝侍卫,三界稽首,魔精丧眼。鬼祆灭爽,济度垂死,绝而得生。
  幽栖曰:至学之士者,则心坚於铁石,操烈於水火,天地不能逾,鬼神不能惑,行人之所不能行,已有若无。以此,太极已上有真名者,诵之十过,则五帝翼侍於左右,三界稽首而致敬,邪魔丧其睛目,垂死自然而得生。五帝,则五方之天帝。三界,则三界之魔王也。○少微曰:上圣大道,威能制天,至学力微,唯能御地。制天能使三景停轮,白骨复命,御地能令三界稽首,垂死却生。大小之涯,不可相越也。
  所以尔者,学士秽气未消,体未洞真,召制十方,威未制天政。
  少微曰:天政,谓日月五星,天文七政也。
  德可伏御地只,束缚魔灵,但却死而已,不能更生。
  幽栖曰:尔者,然也。夫至学之士,名行既登於真格,功用则蔑於世人。
  所以然者,为骨体未真,秽气仍在,则十方未可召制,诸天未得振威。止可摄御邪魔,却垂死之死,不能令朽骸枯骨复形更生,此至士之格也。○少微曰:学士即上至学之士也。神力不弘,功未圆备,不能威制天象,只可伏御地祇。力能临死却死,未能回骸起朽也。
  轻诵此章,身则被殃。
  少微曰:五帝威神侍卫《灵宝》,司察轻慢,良为险巇。
  供奉尊礼,门户兴隆,世世昌炽,与善因缘,万灾不干,神明护门。
  幽栖曰:轻诵者,谓不整洁形服,不依按科仪;或行立坐卧,聊耳妄诵。岂但己身受考,抑亦上累祖宗。若唯敬礼尊崇,则致门户兴盛,一身受福,昌系子孙,恶根不生,常与善会。
  既千神来护,何万灾能干?以此而言,诵而不味者,未若不诵而敬。诸持经之士,宜审详焉。
  斯经尊妙,独步玉京。
  少微曰:言独用此妙道,可以飞步玉京。《本相经》云:大罗天上,有玉京之山,无根而生,据空而停,其中有紫微上宫,辟方三十万里。金楼玉台,七宝光饰。玉室上有三十六所,方圆八千里,真文大字,满在其中。
  度人无量,为万道之宗,巍巍大范,德难可胜。
  少微曰:《尔雅》云:范,法也。○幽栖曰:既诸天所崇,不传下世,处紫微之秘藏,在玄都之特用;为度人之最,标众道之首。巍巍圣范,殆昆仑之冠霄;德量难胜,以溟海之莫测。斯之妙道也。
  道言:凡诵是经十过,诸天齐到。亿曾万祖,幽魂苦爽,皆即受度,上升朱宫。
  幽栖曰:此言凡诵者,则不限高下之格,是能依法精心诵持十过者。则诸天众圣,降集於房庙,播祖祢之幽魂,及昆宗之苦爽。下离北府,上入南宫。朱宫者,即南宫也。
  格皆九年,受化更生,得为贵人。而好学至经,功满德就,皆得神仙,飞升金阙,游宴玉京也。
  幽栖曰:格皆九年者,即九年之格也。谓法三火之数,即三三如九。朱宫是南方,属火。以火炼形,故云三火。九年受其炼化,然后更生贵族。生即便修此经,昔熏习之仍在,万遍之功既满,三千之德复圆,遂超然升度,径得神仙;登金阙而朝圣君,游玉京而谒元始,此十遍之格也。○少微曰:此明能度先祖也。按《三元品戒》,朱陵度人之格,凡有三等。九年者,中福之格,大福则乃三年,小福则二十四年。皆更生下界,得为贵人。藉其先缘而能好学,不经生死,便得神仙。
  上学之士,修诵是经,皆即受度,飞升南宫。
  幽栖曰:上学之士者,则闻道勤行,见法必学,始终不替。寒暑无亏,此太清九宫已下有仙名者。既修诵此经,使身得道,飞升仙域,受炼南宫。夫魂魄升仙,则火炼鬼质;生身得道,则火炼垢秽。初故皆入南宫,然后登其本位,此上士之格也。
  世人受诵,则延寿长年,后皆得作尸解之道。魂神暂灭,不经地狱,即得反形,游行太空。
  幽栖曰:世人者,即常途之人也,非出群之士。既以祖因福浅,身业功微,故生前则享寿遐龄,没后则解形暂灭。然不拘三官之制,不受九府之艰,期限数登,则神归形复。既改形容於三官之馆,易童颜於九炼之尸,故不入南上之宫,便历太空之境。太空在太清已上三域,此世人之格也。从真至此凡有五等,则阶级差殊也。○少微曰:又明世人诵之,亦能自度也。世人德薄,功行未圆,虽不能骨肉同飞,亦能尸解而度。《本相经》云:前功不立,后则骨肉不仙,是故尸解而得道也。按上经,尸解有四种:一者兵解,若嵇康寄戮於市,淮南托形於狱;二者文解,若次卿易质於履,长房解形於竹;三者水火炼,若冯夷溺於大川,封子焚於火树;四者大阴炼质,视其已死,足不青、皮不皱、目光不毁,屈伸从人,亦尸解也。肉皆百年不朽,更起成人。《真语》:裴君曰:尸解仙者,不得御华盖、乘飞龙、登太极、游九宫,但不死而已。以弓剑曰兵解,竹杖曰文解,兼水火、太阴,为四种解也。
  此经微妙,普度无穷,一切天人,莫不受庆。无量之福,生死蒙惠。
  幽栖曰:此经功力致用,眇邈难思,十转则万炁齐仙,五级则度人无量。天人沐解脱之庆,生死,赖拔度之恩也。
  上天所宝,不传下世。
  少微曰:天尊说经之时,不传下世;王母所请许保甲申之灾,因此流通,人间始有也。宋君曰:此经度人,凡有四种。一者白日升天,即身而度;二者尸解变易而度;三者死而不朽,后更起生;四者魂神暂灭,即升南宫受化。业有轻重,故报有差殊,兼度曾祖,故曰生死蒙惠。
  至士赍金宝效心,盟天而传。轻泄漏慢,殃及九祖,长役鬼官。
  幽栖曰:既称秘於玄都,固宜不传下世。今因太上流布,方复降授人间。故令至士赍金宝以效心约轻,宣之重誓,违盟则九祖获考,宝秘则亿曾齐功。○少微曰:夫灵文秘重,授受良难,岂得率尔轻传,殃延九祖。
  侍经五帝,玉童玉女,各二十四人,营卫神文,保护受经者身。
  幽栖曰:此言五帝玉童玉女者,是五帝之玉童玉女来侍,非五帝与玉童、玉女俱侍此。五帝即五老帝君,非五方之帝也。童之与女,都四十八人,既常营卫神经之文,亦兼保护诵经之者。则叉荐举精诚之功,司察泄慢之过,受诵之子,宜慎之焉。若出入游行,必宜携执,则使持文而护身,免灾而无虑矣。
  道言:正月长斋,诵咏是经,为上世亡魂断地逮役,度上南宫。
  幽栖曰:正月,上元大庆之月也。故能福及上世祖曾,幽魂苦爽,断鬼神连逮之役,受仙官拔度之庆。夫言斋者,谓身无杂务,心不外想,内外清虚,抱元守一,终乎此月。故言长斋。
  七月长斋,诵咏是经,身得神仙,诸天书名,黄蔍白简,削死上生。
  幽栖曰:七月即中元大庆之月也。故中及己身,诸天上生;名於白简,酆岱落死;籍於黑簿,身得神仙,位登天府。黄箓、白简者,以黄金为书,以白玉为简也。此独不言十月下元者,为上元上延祖考,中元中及己身,下元下逮子息。今既皆明至学为首,则至学上有祖考而下无子息,故十月下元,略而不言。经中亦不说下元功过。至学之士,详而审之。○少微曰:天官考时,宜度先祖;地官校月,可度己身。此先后之差,尊卑之序。黄箓、白简,记仙之籍也。《录字回年经》曰:名书帝箓,盖有宿缘,皆由勤慕,非自然也。○玄英曰:按《三元品械》,正月三阳炁生,位在上元诸天校定之时,宜度先祖。七月是中元校定之月,地官考校之辰,宜度己身。亦是先后之差、尊卑顺序之仪也。谓修道之法,普度无穷,通济死生,动植咸润;上为皇家宗庙,下为五苦幽魂,岂独先超七祖。此乃使人追孝之心,故云为上世亡魂。
  十月长斋,诵咏是经,为帝王国主、君臣父子,安镇国祚,保天长存。世世不绝,长为人君,安镇其方,人称太平。八节之日诵咏是经,得为九宫真人。
  幽栖曰:谓四立、二分、二至,为八节日也。皆诸天大庆吉会之日,检勾学者功过之辰。若於其日能斋而诵之,则得为九宫真人也。所以尔者,其九宫除中央之尊位,周回八宫,以应八节。既与其日相符,故诵之得登此境。○少微曰:一元有三宫,三元有九宫也。又解:夫八节之日,皆有八史神下伺人善恶,所以八节必须修诵。何故八节之日为九宫真人?明八节是八卦,左三右七等并,以中宫首足合於九宫,故曰九宫真人也。
  本命之日,诵咏是经,魂神澄正,万炁长存,不经苦恼,身有光明。
  幽栖曰:本命即年辰之日,唯检勾一身之功罪,故令其日斋诵之。且人以炁为根,以神为本。炁存则神正,本固则根深。内神炁以相符,外光明而自轸。如此则万忧不生,苦恼奚入?既以我本命之日修诵,故能存我之神炁。圣人作则,皆有由然,以此推之,则修真之理自明矣。○少微曰:夫神和而炁畅,故闻灵音而澄正,感虚白而光明也。○疏曰:本命日则有司命君下察人善恶,所以亦须修此经。人若为恶,则邪炁入身;若其为善,则正炁归己。而永保长存,不经苦恼也。
  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名书上天。功满德就,飞升上清。
  幽栖曰:三界侍卫者,即三界魔王左右侍卫也。五帝司迎者,即五方天帝出入迎送也。於是坐朝众灵,名书帝箓,万遍功备,千行德圆,即白日升天、飞登上清也。○少微曰:陆先生云:上清,中都也。按《龙蹻经》:四梵以上,次有三清。太清十二天,九仙所居;次上清十二天,九真所居;玉清十二天,九圣所居。今三十六天,并不坏之境。《洞神经》云:三清天,自然化也。凭空而立,七宝宫殿,不生不灭,百灵侍卫矣。
  道言:行道之日,皆当香汤洗浴,斋戒入室东向。
  幽栖曰:行道之日,即持诵此经之日也。恐人不得此长持,故云行道之日,亦是前所说吉日也。每皆以香汤洗浴,然后入别室斋心洁己,清净无为。若山居寡力者,亦可於所寝之室,常护令整洁,先被服盥漱,置经於桉,然后又於经堂焚香,礼请跪启。今修诵之旨,即取经於室中,东向正坐。焚香披读,注心历目,微声吟咏。若直尔念诵,文多错误,则却,上三十字读,勿使忽速,苟贪遍数,翻为失功,误人不小。调声诵咏,令神和魂畅,常令香炁绵绵不绝於室。至此章,则依法存叩之也。
  叩齿三十二通。上闻三十二天,心拜三十二过。
  少微曰:《真语》云:叩齿以集神,咽津以和真。《易》曰:帝出于震。震,长生之方,诸天之尊也,故东向也。先想皇曾天而拜之,以次天帝,每一想一拜,而取遍也。
  闭目静思,身坐青、黄、白三色云炁之中。
  少微曰:玄炁,青也。元炁,黄也。始炁,白也。想此三炁也。
  内外蓊冥,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师子、白鹤,罗列左右,日月照明。洞焕室内,项生圆象,光映十方,如此分明。密咒曰:
  幽栖曰:更焚香临目。临目者,半开也。接手者,两手杳於膝上,即叩齿三十二通。每叩一通,令响应一天。讫,存我起拜三十二天帝,从东方北首而始。以次周回四方,每一拜存一帝;而拜之讫,闭目存我。坐下自然有青、黄、白三色云炁,须臾满一室之中,郁郁蔼蔼,左有青龙,右有白虎,前有朱雀,后有玄武;师子左右各两行,行有其八,对坐相望。白鹤与师子同也。日在前,月在后,明照室内,项生光象,照彻十方。如此存讫,更重览所存者,分明如睹也。密咒者,即口动而无声也。
  无上玄元太上道君,召出臣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侍香玉童、传言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二人,关启所言:今日吉庆,长斋清堂,修行至经,无量度人。臣及甲乙转经受生,愿所启上彻,径御无上三十二天元始上帝至尊几前。
  少微曰:元始上帝,天尊之别号也。
  毕。引炁三十二过,
  少微曰:引炁者,以口吸引之也,非引出也。仍想三十二天本天中炁色,依次第而吸之,从皇曾天为始。
  东向诵经。
  幽栖曰:既发垆之祝,不假悉注;略言要用者耳。直日香官,即三十二天各一官也。下来监察,而复上奏。今日吉庆者,即三元八节之吉日也。每皆云:今某日吉庆,既屡言长斋,即不得不斋也。臣及甲乙者,后日月、天地、星辰、国主、兆民等之所称也。若平常之时,即言臣及祖考也。元始上帝者,即非元始天尊也。夫上帝高尊亦位齐元始,故得称焉。是知元始之号,非一尊之称。祝毕,即以鼻吸三色云炁,入口而咽之。三十二过毕,洞彻一形之内,良久诵经。上香诵经。初一遍,从序诵,因便存思;其后遍,直从元始洞玄题去,每令一存,周得十过为佳。若有急事,暂起亦得;若经时稍久,即须却依前,新从序续,而复存思也。○ 少微曰:自元始洞玄以下曰经也。
  元始元量度人上品妙经四注卷之一竟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四注卷之二
  齐严东、唐薛幽栖、李少微、成玄英注,宋陈景元集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
  幽栖曰:前题兼称太上洞玄灵宝,此题直云元始无量度人;序题太上,欲明太上所序经。前则都总部秩之名,后则单指一经之目。上品妙经,义同首注。○少微曰:前是道君序经,故以道言标首,此是天尊自说,故书元始为题。又自然已前,亦是道君小序;混沌已后,方是天尊本章也。
  元始洞玄,灵宝本章,
  东曰:元者,先也。先天而生,故曰先也;亦曰大也,大无不包,故曰大也。亦曰炁也,细无不入,故曰炁也。亦曰无也,无形无影,故曰无也。亦曰灵也,能变能化,故曰灵也。亦曰道也,经曰:道可道,非常道也。明常道无形,不可得而名,故略云其状。始结也,无炁始结,故言结也。亦初也,玉字初开,故曰初也。亦化也,化生天地,故曰化也。亦端也,为万物之首,故曰端也。亦终也,终乎无终,故曰终也。经曰:无名天地始;又曰:天下有始,以为天下母;又曰:始制有名,故曰:始生一。一,天也。天从始而生,明始亦元也。会归於元。元生之时,无天无地,无神无鬼,溟涬蒙鸿,无所分别,元炁始结,而成玉字。
  玉者,自然之精。精出而发光以成天地、日月、星辰,所以化成元始尊神者,明其有灵也,所以化生天地、日月、星辰者,欲以生养万物也。所以天地万物生后,而有号者,明元始造化也。所以号元始者,示人知始终之归趣也。洞,明也。洞照无极,故曰明也。亦通也,通达无穷,故曰通也。玄,空也。杳然空洞,故曰空也。无炁始结而成玉字,在空玄之中,通达照乎四方,显乎龙汉,隐乎延康,先乎赤明,耀乎开皇,逮至上皇也。灵者,众圣之通称也。宝者,众圣之所珍也;章者,文章也。玉字始出,本形如印,八角垂芒,文彩焕耀,洞应无穷。在天曰灵,在地曰宝;空玄为灵,入藏为宝,故曰灵宝。太上道君说其所由也。○少微曰:元始微言,通同玄妙,灵文宝贵,音韵成章。
  上品妙首,十回度人。
  东曰:上品者,元炁始凝结青、黄、白三炁,置上元三宫。其第一宫名玄都元阳七宝紫微宫,始阳之炁,总主上真自然,玉虚高皇上帝、诸天帝王、上圣大神,其官皆五亿五万五千五百五十五万重。青阳之炁,其中官寮亦有五亿五万五千五百五十五万众,皆结自然青阳之炁而为人也,衣则青羽飞衣。宫中有延生符,八方之炁,欻然而到,便成人也。毁符焚身,即随烟而化还为炁也。太玄上府紫微宫有左、右、中三府,左府主生宫,太阳火官考;右府主死宫,太阴水官考;中府主生死罪录,风刀之考。三府各领官寮九千万众,总统生死罪福一十二曹。其左宫,名太玄都元黄太极左宫。则元黄之炁总主上真,已得道及未得道修真男女,生命录籍。其宫有招灵之符。右宫名太玄都洞白太极右宫,则天元洞白之炁,总主上真已得道、及未得道修真男女灭度仙录,及罪簿死籍。宫中有明真之府,其中官寮品格,具如紫微宫之仪也。上元品天官凡有三宫,宫有三府,宫统十二曹,三宫合三十六曹,并治元阳之上、太空之中,自然之号,普统上真已得道。三元日,集校阴阳、水、火、风刀三府,考官三十六曹、青黑二簿,列奏紫微、太微左、右、中三宫。其事自具出《三元品戒》中。今略举一隅。昔龙汉之年,玉字始出,日月始明,天地亦分,众真列位,元始出法度人。说经十遍,周回十方,度人无量之数。元始因撰作十部妙经,以紫笔书着空青之林,众圣所崇,为经之祖宗,故曰上品妙首也。○幽栖曰:此演经之时,故亦都叙题目之旨趣也。明诵之十过,即能度人,故元始说之十过,以召十方。每以十过为法。所以前序言:凡诵是经十过,亿曾万祖皆即受度,亦是回法轮十转之义也。○少微曰:即此章句,言约事弘,是谓上品真经,妙道之首;十回轮转,广度天人也。○玄英曰:上品者,群经品秩之中,此品最为第一也。妙首者,此经有度人之法,为众妙之宗,故称妙首也。十回度人者,天尊诵经度人,皆有遍数,十遍为一过,百遍为十过也。
  百魔隐韵,离合自然。
  东曰:百魔,神霄王等。隐,玉字也;韵,调也。魔王与诸炁俱生,参於洞章,隐其韵调,合於自然之书,以为经也。○幽栖曰:即诸魔王隐名及三界秘章,隐显离合,同符自然也。○少微曰:于时天人鬼神莫不服化,故三界大魔率其群魔,隐括声韵,来朝元始。离飞玄之炁,合自然之音,鼓以灵风,皆成歌咏;太上贵重,列於经文也。○玄英曰:此明天尊诵经,感得三界群魔飞行空中,歌隐韵之音,俱来朝会。隐韵者,明此灵章皆是诸天上圣自然隐秘之音。非世所知,谓之隐韵。属对成文曰韵,五声相和为音,合而言之,谓之隐韵。自然者,言此灵文皆诸天妙炁,灵风鼓奏,自成歌咏之音,非关造作而成,故云自然也。离合者,谓三界魔王各自歌其天中自然妙炁,以为歌咏之曲,谓之为离。其音与洞章相参,理合自然之妙,故云合。参,犹杂也。音辞虽杂,理合自然,故云离合自然也。又解云:离者,天尊所说,魔王亦说,各各自说,谓之为离;说音不同,理合真妙,谓之离合自然也。
  混洞赤文,无无上真。
  东曰:混,大也;洞,通也。赤文赤书,大洞之经,通明龙汉,沦於延康。元始开运於洞阳之宫,火炼玉字,洞阳炁赤,故号赤文。出法度人,玉清治炼真中之真,故曰无无上真也。○幽栖曰:混者,混沌之名;洞者,洞阳之炁。赤文者,赤书真文也。言赤书真文,齐混沌之初,在天地之先,凝化空洞之上,郁结太无之中。太无之无,亦无其无,既无其无,是谓无无。故云无无上真也。元始炼之以洞阳之炁,治之於流火之庭,洞阳炁赤,故曰赤书也。○少微曰:混洞是高上玉皇九亿万炁也。言玉皇之炁,混沌通同,成其赤书真文,乃於无无未有之时,分布五方。元始用之度人,皆登上真之位也。
  元始祖劫,化生诸天。
  东曰:祖,先也。元始,未受号之先,已化生天地,但龙汉久远,劫运始开,天地亦分,自此已前不可记识,是故观古可以知今,则古今无异。○幽栖曰:言赤书真文,开运祖始之劫,化生三十二天。祖劫者,赤明之劫也。○少微曰;祖,始也。玄元始炁於始劫之初,欻然而造化,能生五亿诸天,按天地一成一败,谓之一劫,言始劫者是世界初生,未经成败也。
  开明三景,是为天根。
  东曰:三景,三光也。三光既明,天地乃分,万物乃生,神灵得治,长为天根也。又能光明日月,朗耀众星。○少微曰:二仪分形,三光垂耀,皆禀始炁,故为天根。○玄英曰:景,光也。此明诸天位成,即有三光列耀,通照宇宙,谓之开明。俱禀妙炁而成,故为天之根本也。
  上无复祖,唯道为身。
  东曰:祖,宗也。上无所宗,唯道炁结精而后成其身也。○幽栖曰:既齐混沌之物,复在天地之先,故云上无复祖也。真文之质即道真之体为文,故云唯道为身也。○玄英曰:此举真文之体,为诸天之根本,禀元始妙炁之自然,而化成大道之法身。妙炁自成,不复更有先祖也。《西升经》云:虚无生自然,自然生道。今云上无复祖者,道以虚无为宗,以自然为本,以道为身。然此三者,悉无形相,寻考其理,乃是真空。真中有精,本无名称,圣人将立,教迹不可无宗,故举虚无为道之祖,其实三体俱会一真,形相都无,能通众妙,故云:上无复祖。复犹别也。别无先祖也。
  五文开廓,普植神灵。
  幽栖曰:五文者,即真文五篇也。以应五方五老之所偿录者。既开朗三光,亦开廓五篇玉字真文,各植神灵者也。○少微曰:妙本自成,无复先祖,括囊无外,尽是道身,五篇真文开廓形状,普生天地,安置神灵也。
  无文不光,无文不明。
  东曰:光,三光也。明,分明也。玉字不出,则日月无光,天地不分明也。
  无文不立,无文不成,
  东曰:立,形也。成,生也。玉文不出,天地无以形,万物无以生也。
  无文不度,无文不生,
  东曰:度,升也。生,化也。真文不出,魂神无以升,万物无以化也。○少微曰:若无真文开廓,则日月不得光,星辰不得明,乾坤不得立,世界不得成,幽魂不得度,枯骨不得生。○玄英曰:谓三涂、八难、五苦幽魂若不得此真文,则不得超度三界;亦明修学之人无此真文,则不得成真入道。
  是为大梵,天中之天,
  东曰:大梵者,则风泽大梵之炁结而成天,在空虚之中,抗举澄清,高而洞浮,悬而不落,在众天之上,故谓天中之天也。○幽栖曰:既生成之功浩汗,造化之用弥纶,故云是为大梵。梵者,道中之道也。道即玄文,故云道中之道、玄中之玄。天者,玄也。○少微曰:范,法也。所能开明三景,安置五文,皆元始天尊运行大法,在诸天之上,故曰天中之天也。
  郁罗萧台,玉山上京。
  东曰:郁,盛也。罗,大罗也。大罗之天上有玉京之山,山有七宝玄台,台在七宝城,城中有玉清之殿,高上玉皇治乎其中也。○幽栖曰:言玉清之上有九层之台,穷於高际,参於太无,故映郁大罗之上,萧然九层之台。太无,即大罗也。以玉为山,故云玉山。山上有京,故云上京;亦有名玉京,亦名玉清,皆因玉以得名也。此即通谓玄都玉京也。○少微曰:自此十句,皆说玄都境中宫殿壮丽。玉京山在诸境之上,故曰上京。山有玉城,城中有台号曰萧台。城阙山林郁然罗布,皆高上玉皇所理之处也。○玄英曰:郁罗者,谓萧台四面城阙山林,郁茂光华,罗落其处,故云郁罗。
  上极无上,大罗玉清。
  东曰:大罗之天,在众天之上;紫微之宫,处乎玉清之上,焕乎紫虚之中。明道既彰,大罗之天则郁然澄清,七宝之树各生一方,弥覆一天;八树弥覆八天,包罗众天,故曰大罗也。○幽栖曰:言玉京之上极乎无极,穷乎无穷,唯大罗之玉清耳。大罗,即虚景;玉清,即宫阙者也。○少微曰:大罗玉清境穷高极远,更无一物在其上、能包罗众天,故曰:大罗其上,无尘豁然,太空无为之道场也。○玄英曰:《本相经》曰:大罗之上,无色无尘,是无上也。
  眇眇劫刃,若亡若存。
  东曰:眇眇者,高远也。一劫者,如有巨石,方圆四百里;又如空城,方圆四百里。上下齐等,满中芥子,天人每百年一度,取一芥子。又罗衣拂巨石,石消芥子尽,名为一劫。七尺日刃,存有亡无也。七宝玄台,台高芥子无数之仞,步虚云、仰观劫仞台,此之谓也。七宝之台,非地仙所见,而况凡人乎!睹之则言有,不见则言无,故言若亡若存也。○幽栖曰:刃者,仞也。古之字少以刃为仞。天真以劫计仞,世人以尺计仞,即玉清九层之台,复谓之劫仞台也。既高远眇邈,隐化无方,故云若亡若存,非定相也。亦虽有形而无其体,真精造化,自然而然也。○少微曰:按《真一自然经》云:玉山一名劫仞台,言以仞量之,如彼劫数,故曰劫仞。形而不碍,若存若亡也。
  三华离便,大有妙庭。
  东曰:三华者,即太极宫青华门名也。离布三便之殿,则三界门名也。三华在三界之上,上有梵天神人飞游太极之上,玄歌无量洞章,曲爽灵风之炁,拂扬洞章之曲,太和玉女於华都之门而和神人之歌,庆大有於元始,欣众真於妙庭,不离三界,故曰离便也。○幽栖曰:夫入宴三清之宫,则必远离三便之门,即三界门也。三华宫即玉清三元宫也。上元玉华、中元金华、下元九华,皆三元上皇道君居之。大有者,大道也,义同大块,理齐有物。言三华之宫既天尊大道君居之,故云大有妙庭耳。
  金阙玉房,森罗净霐。
  东曰:天中有金阙玉房,以界三便之门。森,长也;罗,大罗也。上有骞林之树,覆荫东华之宫,骞林之叶,有大洞之章,紫书玉字,焕乎上清。净霐者,都监之神内名也,治紫微宫。曲房之内,下有扶桑之树,上有骞林之丛,碧鸡呜其盖,青霞翠其峰,神风流反香之草,以鼓桑林百籁之音。神风一鼓,空生洞章之音也。○幽栖曰:言玉清之境,以黄金为城阙,以白玉为宫室。黄金之阙则森然焕邈,以周罗白玉之房,则精洁严凝,以霐莹也。○少微曰:言绕三便之殿,循大有之宫,皆金阙、玉房、骞林、紫树、森耸罗列,净洁霐澄也。○玄英曰:阙者,门也。此明玉京城内华饰妙丽,积金为阙,累玉为房,周绕大有之宫、三便之殿。又植骞林、紫树罗列森耸,清净霐澄,安居其上,胜妙殊绝,故云净霐也。
  大行梵炁,周回十方。
  东曰:大行者,天元纲纪也。维罗八极,总大梵之炁,通明龙汉之阙。龙汉推数而自开,赤明待运而敷辰。赤明既开,三十二天并有神灵,置中元二品地官。元洞混灵之炁,凝黄之精,置中元三官,其第一宫名洞灵清虚宫,总主五帝、五岳、诸真人及地上神仙已得道。一号明晨武成宫,置左、右、中三府,左府号耐犯明晨府,主生官、太阳火官考;右府号纣绝阴天府,主死官,太阴水官考;中府号七非恬照府,主生死罪录、风刀之考。三府各领官寮五千万人,统生死罪福一十四曹,并治山洞空虚之中,系大梵之炁也。○幽栖曰:玉清真道梵炁,大行於十方之域,周流於诸天之境也。○少微曰:总五亿之诸天,混八圆之经纬,下穷九垒,上际大罗,皆是梵炁流行,周回不息,故得亿千世界高而洞浮,悬而不落,其状似风非风,似水非水,维而持之,若有情信。
  中有度人不死之神,
  东曰:度人更生之神也。名飞生学士,能诵洞章。诸天称庆,飞生即为开不死之门,流长生之炁,下炼三魂。三魂之神被炼,八景存焉。八景备守,共举人身,上飞九层之台,游於骞林之中,上升玄都之宫也。○幽栖曰:谓诸天十方有此之神,主司度世不死之事,非言神不死者也。
  中有南极长生之君,
  东曰:南极者,南极真人也。中元二品,左宫名洞阳宫,一号宗天宫,总主地上九土土皇,四维八极诸灵官。混黄之炁,其中土府、地上官察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众,皆是死者有功之魂,受度而补其局。其宫置左、右、中三府,其左府号谅事府,右府号宗灵府,中府号灵如神府。三府考官如上法,主生死一十四曹。中元二品,右宫名北酆宫,一号阴天宫,总主地上诸灵官,置左、右、中三府。左府号连宛泉曲府,右府号泰杀九幽府,中府号罪气咸池府。主生死,中元二品。地上三官左、右、中各三府,统一十四曹,并治山洞空玄之中,皆自然之号。地上五岳、四维、八极、神仙、真人以八节日下诣清灵洞阳北酆三宫,集校诸地,上生死功过罪福。众官齐到,三宫九府四十二曹,考召官属,各操生死;青黑二簿,列言三宫。南极真人治洞阳宫中,下有流火之庭。学人得道者,皆诣流火之庭,受炼而成真,然后进入洞阳宫中长生者。宫中有度命之君,字吁员,得入南宫吁员即为炼度朽骸也。○幽栖曰:南方主生,故复有南极主司长生之名简者也。○少微曰:流火之庭广八十万里。
  中有度世司马大神,
  东曰:南宫中有度世司马大神者,十方飞天神王并治宫中也。○幽栖曰:司马大神主司度世之录籍。司马,官位也。○少微曰:南宫又有度世司马,亦有度世大神,并治宫中,长生不死也。
  中有好生韩君丈人,
  东曰:好生君讳猷,治南上宫中也。韩君司命、司录也。治九幽酆都。人有善功者,大圣开玄夜之户,酆都度八难之场,七祖於是而还幽魂於是,而光上帝育养始生之神,司录则度算於南宫也。○幽栖曰:复有韩君丈人监长生籍,与南极事同。神中之尊,谓之丈人。韩君,官司之号也。○少微曰:韩君是上帝阙下司录仙籍度人南宫也。○玄英曰:丈人,长老之称也。好,乐也。明其南宫之中复有乐人长生不死之君,录人善功,出三界之苦。
  中有南上司命司录,
  东曰:南上宫,名也。九华真人治在其中,主九幽之中宿对死魂。司命主寿算之神,司录主簿录之神,并南上帝君司官也,常校学仙之名。上言玄都之官,有知八字之音应得度者,至灾劫交之时则司命使鸟母迎以凤车,上登昆仑之墟也。○玄英曰:南上者,洞阳宫之别名也。
  延寿益算,
  东曰:延,申也。算,纪也。九灵之母治东海扶桑汤谷之渊,常总地机转轮,元炁上应天关。天关转地机动周天一度,水则涌三千三百度,九海溟合,坤母出东海之上,以召鸟母,使申劫会於帝君,延寿益其算纪,度学仙之人也。
  度厄尊神,
  东曰:南上宫中有益寿延年,度厄尊神,上帝君也。讳育常,乘象轮之车,游行九玄之门,转九机之度以应劫会之期,天运之终而日童停光,拔度学仙之人,灌以水母之精,导以太和之炁,度其灾厄,炼长夜之尸。○幽栖曰:复有南方司命、司录二尊神,司命尊神主延寿益算,司录尊神主过灾度厄也。
  回骸起死,无量度人。
  东曰:无量则大众之始神也,总统飞天之众,既乐天中有无量品众大圣,众皆受其品量而得升度死骸,受炁而更生为人也。○幽栖曰:夫延寿益算、过度灾厄及回死骸之形、已死之尸者,皆由乎司命、司录之二君也,故云无量度人也。○少微曰:总彼真官各司其职,并能回骸复命、起死成生,劫运频交,度人无量也。○玄英曰:此二句通结上文,从中有度人至此诸司真官皆能回骸起死,度脱生灵回骸者。骨为骸;骸,形也。能令死骸白骨更起成人也。起死者,谓新死之人,更令得活也。无量度人者,凡於劫劫之中度人成道,非可算数,故云无量度人。此明元始垂慈,死生通济,置立金官玉殿,总彼真官照临三界之中,弘度九天之内,人则存亡获庆,万物则动植衔恩,劫劫之中,长生久视。
  今日校录,诸天临轩。
  东曰:校录,校生死之录也。临轩,宴会也。玉帝在南昌之宫中,校度生死录籍,普得开赦。○幽栖曰:今日校录,谓校量持诵之人建功立行之名简,应合升度之录籍,故诸天十方无量神真乘舆御笔,上诣帝前。○少微曰:今日者,赤明开图日也。校录者,校死生录籍也。凡校录之日,皆可借言今日耳。是时元始天尊校死生录籍,诸天圣众。并临轩字而朝也。
  东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东曰:太上说玄都玉京山八方诸天,有三千大千世界,东方无极诸天安太堂乡大千纳善之世界也。○幽栖曰:即前序云:说经一遍,东方大神浮空而至也。
  南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东曰:南方无极诸天,宛梨城境大千弃贤世界也。○幽栖曰:此说经二遍,南方大神浮空而至也。
  西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东曰:西方无极诸天,福堂洲大千咸行世界也。○幽栖曰:此说经三遍,西方大神浮空而至也。
  北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东曰:北方无极诸天,郁檀野大千清冷世界也。○幽栖曰:此说经四遍,北方大神浮空而至也。
  东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东日:东北方无极诸天,福集都大千长安世界也。○幽栖曰:此说经五遍,东北大神浮空而至也。
  东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东曰:东南方无极诸天,元福田大千用贤世界也。○幽栖曰:此说经六遍,东南大神浮空而至也。
  西
  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东曰:西南方无极诸天,延福乡大千仁静世界也。○幽栖曰:此说经七遍,西南大神浮空而至也。
  西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东曰:西北方无极诸天,福德野大千延贤世界也。○幽栖曰:此说经八遍,西北大神浮空而至也。
  上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东曰:上方无极无巅玄都玉府紫微之中,无鞅之众飞天神王也。○幽栖曰:此说经九遍,上方大神浮空而至也。
  下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东曰:下方无极五岳五帝,洞阳清灵北酆都诸官府之中也。○幽栖曰:此说经十遍,下方大神浮空而至也。
  十方至真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大神,
  东曰:十方大罗之天,有玉京山,山有八方,上下合为十方,各有无极无穷飞天神王、长生度世君、无量大神、无鞅之众、并到帝前也。○幽栖曰:此十方真神,并主司监得道成真、长生度世之事,故云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并乘飞云,丹舆绿辇、羽盖琼沦,
  东曰:飞云者三,素云也,丹赤也,绿碧也。羽,旄也;盖,覆也;琼,玉也。十方大圣、飞天神王各乘丹霞之舆,碧霞之辇,朱雀、凤凰,以为舆辇之盖,七宝轮毂也。○玄英曰:丹是赤色之霞,绿是碧霄之炁,此明十方大圣来朝元始之时,皆结太上三素飞云、丹霞碧霄为其车乘,故云丹舆绿辇。
  参驾朱凤,五色玄龙,
  东曰:参,杂也。杂驾朱雀、凤凰、五色之龙、白虎、玄武也。○幽栖曰:羽盖荫舆辇之上,飞云骋轮毂之下,朱凤则参辇,玄龙则驾舆,於是凤辇、云舆、云炁双迈。羽盖者,仙禽灵鸟之羽为盖也。琼轮者,以珪璧琬琰之宝为轮。○玄英曰:龙有五色而言玄者,玄犹天也,谓天龙也。又云玄是众色之主,故特举以明之。
  建九色之节,十绝灵旛。
  东曰:节,盖也。旛,华旛也。九色者,青、赤、白、黄、黑、绿、红、紫、绀也。上真执九色之旄节,玉女把十绝之灵旛。○幽栖曰:夫上真皆建三七九色节,紫旄节、灵旛节,以十色间错,色各一绝,故云十绝。节在旛前,皆左右持,执以导前。○少微曰:十方大圣并乘三素飞云丹霄之辇,凤凰羽盖、琼玉之轮。参,杂也。又杂驾以朱凤、玄龙,文耀五色,玉女建九光之节,真人持十绝之旛,文物威仪,异方同轨。○玄英曰:十绝灵旛者,以十色之素横幅剪断谓之为绝,又分间其色,接而缝之;其幅通者,十接谓之十绝。击於竿首,谓之为旛。旛者以转为名,令人转祸为福也。执节使刑罚有度,罪无滥刑,持旛使悔过修真,化恶为善。大圣所建,晓示愚迷,使真人执旛,玉女持节,其旌节贵贱随法,高低如上清真人建紫毛之节,其余等级具列科仪,此不兼哉。
  前啸九凤齐唱,后吹八鸾同鸣,
  东曰:雄曰凤,雌曰凰,赤色五彩曰鸾。前导九部之凤,后从八部之鸾,侍晨一啸,九凤齐唱,西灵真人吹九凤之箫,则八鸾同鸣也。○幽栖曰:前有啸歌,凤与之齐唱,后吹管钥,则八鸾与之同呜。○玄英曰:八九者,前部属阳,阳数奇,故九也。后部属阴,阴数偶,故八也。
  师子白鹤,啸歌邕邕,
  东曰:邕邕,和鸣也。凤唱鸾呜,众音并作也。○幽栖曰:师子作虎啸,白鹤为凤歌,和呜谐合,二音邕穆也。○少微曰:此天钧乐也。前部啸歌则九凤齐唱,后部流吹则八鸾同鸣。《洞神经》曰:天一左宫有天钧乐器,子日玉女能吹笙竽,丑日玉女能啸歌,寅日玉女能鼓瑟,卯日玉女能击筑,辰日玉女能鼓琴,巳日玉女能撞钟击磬,午日玉女能吹箫,未日玉女能吹笳,申日玉女能为九音之歌,酉日玉女能为六变之歌,戌日玉女能作百兽呜,亥日玉女能为天下新声之曲。天钧,乐器名也。名与世同,音与俗异,俗音凄思以促命,天音和畅以延生。○玄英曰:此明师子、白鹤从驾而行,天乐一张则百兽率舞,故得齐声唱和,啸歌邕邕。
  五老启涂,群仙翼辕,
  东曰:五老,五帝也。启,开也。涂,道也。翼,侍也。辕舆,辇辕也。
  十方飞天无极大神临轩於始青天中,五帝开道,群仙侍引也。○幽栖曰:五老启涂以前引,群仙则侍辕之左右。五老即五老帝君,掌领五篇真文也。○少微曰:五老,五帝也。十方大圣道位尊高,乃感五帝,前驱群仙,骖胜乘五符。《本行经》云:东方安宝华林青灵始老号曰青帝,姓合,讳开,字灵威仰,服色尚青,驾苍龙,建翠旗,从群神九十万人,和春气、生万物。南方梵宝昌阳丹灵真老号曰赤帝,姓洞浮,讳极炎,字赤熛弩,服色尚赤,驾赤龙,建朱旗,从群神三十万人,和夏气、长万物。中央玉宝元灵元老号曰黄帝,姓通班,讳元氏,字含枢纽。服色尚黄,驾黄龙,建黄旗,从群神十二万人,和土气、上载九天。西方七宝金门皓灵皇老号曰白帝,姓上金,讳昌开,字耀魄宝,服色尚白,驾白龙,建素旗,从群神七十万人,和秋气 ,成万物。北方洞阴朔单郁绝五灵玄老,号曰黑帝,姓黑节,讳灵会,字隐侯局,服色尚黑,驾黑龙,建玄旗,从群神五十万人,和冬气,藏万物。五老帝君皆天真自然之神,故曰元始。五老非后学而成,真者自受符命,各治一方,大劫交周,其位仍易也。
  亿乘万骑,浮空而来。
  东曰:万万曰亿也。乘凤车也,骑龙麟也,飞仙并乘龙驾无鞅之众,凤车羽盖浮空而到也。○幽栖曰:亿乘万骑,明其多也。浮空而来,非履地也。
  倾光回驾,监真度生。
  东曰:倾,盖也。光,日也。度生,真人也,字扶羲,常主教九幽之录,善恶之因。善者则受其开度,恶者则极其对根。尔时十方大圣,盖天而来,下障翳日光,回驾於诸天之境,倾光於上帝之前,监诸修诵成真之至士,度祖考应生之魂魄者也。○玄英曰:倾,动也。光者,车舆章服辉耀也。回驾者,众圣临轩,既受天尊符命讫,遂乃倾动光仪,回其车驾,各归本国,监领群真,度脱得仙之人,故云监真度生也。
  诸天丞相,南昌上宫。
  东日:丞相,大罗天之神公也。上宫,朱陵宫也。丞相为受度更生之宾,定命籍於朱宫,削罪根於三官也。○幽栖曰:九宫有上相二真之位,辅弼诸天之事,故居於南昌上宫,即九宫之南,赤明和阳天中者也。
  韩司主录,
  东曰:韩司,司命也。应得度者,司命即执主录算度於南宫,而得受炼度者也。
  监生大神。
  东曰:监生大神主领长夜之宫,校学道簿录,度九幽之魂。大神者,十方飞天神王也。常在飞玄之上,而诵洞玄之经,以自然之炁,拔度学道之人也。○幽栖曰:韩司,即前韩君之司也。主录,即主监长生之录,故云监生大神也。
  执录把籍,齐到帝前。
  东曰:十方大神,各领司录执持录籍以到玉帝之前。玉帝讳廓奕,治玉京玄台之中,与元始同生,为玄元之范,开灭度之门,教学仙之人也。○幽栖曰:十方至真,与诸天丞相及监生大神并抱执算度之录籍,俱会帝前以迁举也。○少微曰:韩司主录门下司录也,主人录籍,故曰主录。监生大神,更生真人也。字扶羲,领长夜之府,度九幽之魂。是时诸天帝主各领丞相,齐到陛下校度死生。帝者,天尊自谓也。天尊一号玉帝。按《龙蹻经》元始有十号:一曰自然,二曰无极,三曰大道,四曰至真,五曰太上,六曰老君,七曰高皇,八曰天尊,九曰玉帝,十曰陛下。
  随所应度,严校诸天。
  东曰:学士若能明八字之音,则神公开长明之户,十方幽魂并得度入更生之门,上登玉京之台,欢乐紫极之宫。中有神婴之童,一歌无量之章,立得反形於三炼之房,身受自然之炁,欢乐无极之龄。  ○幽栖曰:随所在修诵之人应合得度者,校勘诸天之名簿籍,句会功满之录也。○少微曰:皆随功轻重,应事开度,严校诸天,罔有遗失。
  普告三界,无极神乡。
  东曰:三界者,欲界、色界、无色界也。无极者,十方无极世界也。普告十方,无极无穷之神,普令知闻也。○幽栖曰:告勑三界、五帝之魔王,逮及无极无穷之神域,有司必告无幽不闻也。○少微曰:玉帝告也;三界者,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无色界四天,诸神之乡无有限极,故曰无极神乡。
  泉曲之府,北都罗酆。
  东曰:北都,玉都也。罗酆,山名也。罗酆之山在天地之北,北海之外,山高二千六百里,内外皆七宝宫室,天地鬼神之所处,三界六天、北帝大魔王治乎其中。凡六宫皆六天鬼神之治,洞中有六宫,亦相像如一。下元三品水官结风泽之炁,凝晨浩之精,置下元三官。第一名汤谷洞泉宫,一号清华方诸宫;总主水帝汤谷神王、九江水府、河伯、神仙、诸真人、水中诸大神已得道、过去及未得道有功之魂,受度而升。其宫置左、右、中三府,左号青元灵渊府,右号九冰寒夜府,中号朔单青灵府。簿录并封九河洞室。其下元左宫名清泠宫,一号南水会宫,总主水中万精、蛟龙、鲸鲵,入会水母龙门各五亿,万重风泽金刚之炁。其宫置左、右、中三府,中号灵宝劫刃府,左号龄劫府,右号长夜寒庭府,主水中万灵。下元右宫名北酆都宫,一名罗酆宫,总主水中积夜死魂谪役之劫;其左府号开度劫量府,右府号泉曲鬼神府,中府号通灵大劫府。下元三品,水官三宫,宫统一十四曹,三宫合四十二曹,并治九江洞室,皆自然之号,并统三河四海九江水府一切神灵、已得道及未得道并地上五岳真仙、玉女。常以太岁甲子庚申之日,下诣汤谷、清泠、北酆都三官,校集九府生死簿录。昔天地改运,沦於延康,冥冥无开,飞天启光,於是散晖诸天,受炁洒灵,玄都故云玉都,亦大圣之号。北帝上真治乎玄灵之宫,下有寒冰夜庭,又有八难之场,故曰泉曲府也。○幽栖曰:泉曲府即九幽长夜之鬼府,北都罗酆即酆都,北帝之鬼都。罗酆是北海九幽之山,名鬼都,即在罗酆幽山之上者也。○少微曰:此下元右宫也。按《真诰》云北酆在天地之北外癸地,一名酆都泉曲府,酆都右府也。罗酆是北都上山名也,高二千六百里,周回三万里,下有洞天,周回万五千里。内外皆有七宝宫室,有上、中、下三官,各八狱,合二十四狱,皆天地鬼神所处也。
  三官九署,十二河源。
  东曰:三官者,天、地、水三官也。上元天官,有三官。官统一十二曹,合三十六曹。中元地官,亦有三官,·官统一十四曹,合四十二曹。下元水官,亦有三宫,官统一十四曹,合四十二曹。三官都合一百二十曹,主领鬼、神、人。天、地、水三官,合为九署。及九海、三河、十二川源之中生死图籍,无渊无底,无极神仙、一切神灵,普皆宣告也。○幽栖曰:三官即酆都三官。酆都有六宫,二宫立一官,六宫故立三官也。一官有三署,三官有九署。左为火官,右为水官,中为女官,并随事源,主司考掠,如世上之六曹。十二河源即水府也。事与三官九署相符。三官九署亦十二也,且属北方,与北俱是阴位,故取二六之数,以置十二官也。此亦举主宰耳,其余小位,不复言也。○少微曰:三官者,上元天官,中元地官,下元水官。主九署,九府署司也。十二河源者,月为太阴之精,诸水之母。井,是天河之源,众水之泉。一月一周天,一年十二月,每月皆过於东井,沃黄水之华,濯天人之容。若先祖未生,皆蒙炼度,以成仙真。事见《三五顺行经》。按《三元品戒经》说上元天官隶玉清境,结青、黄、白三炁,置上元三官。玄炁为中宫,始炁为左宫,元炁为右宫,其中宫名元阳七宝紫微宫,结青元始阳之炁,总主上真自然玉虚高皇上帝、诸天帝王、上圣大神。其官皆五亿五万五千五百五十五亿万重,其中神仙官寮亦有五亿五万五千五百五十五亿万众,皆结自然青元之炁而为人也。衣则青羽飞衣。紫微宫中有延生之符,出符以置八方,则八方之炁效然响应,皆即成人,藏符则复化为炁。宫置左右中三府,左府主生官,太阳火官考;右府主死官,太阴水官考;中府主生死,罪福风刀之考。考者,核实其事,大福三年考,中福九年考,小福二十四年考。三府各领官寮九千万众,总统生死罪福一十二曹。其左宫名太玄都元黄太极左宫,即玉清左相宫也。结元黄之炁而成,总主千真已得道及男女生命箓籍,宫数、官寮不异中宫,亦结自然元黄之炁而为人,衣则黄羽飞衣。太极左宫有招灵之符,用之亦如延生符也。左宫亦置三府,主考罪福,一同中宫也。右宫亦名太玄都洞白太极,右宫是清微宫也。结天元洞白之炁而成,总主上真已得道、未得道百姓男女仙录罪籍,宫数、官寮亦不异中宫。其人亦结自然洞白之炁而成,衣则白羽飞衣。宫中有明真之符,用之亦同延生招灵也。左右中三府主考罪福,一同中宫。上元三宫,宫统三府,府统四曹,九府共三十六曹,并治元阳之上,太空之中有功德满足、应合仙者,言名紫微宫;有敬信宗奉大法者,言名太极左宫;应死者,言名右宫。中元二品地官者,隶上清境,结元洞混灵之炁,凝极黄之精而成。其中宫名洞灵清虚宫,总主五帝五岳诸真人、及诸地神仙已得道者。其宫皆五亿五万五千五百五十五亿万重,其中神仙官寮有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众,此皆死者有功德之魂,非自然之炁也。受度得神仙地官之任,各有年限,功满德进,升为天府仙官;功未满者,还生人中。中宫置左、右、中三府,左号耐犯明晨府,右号纣绝阴天府,中号七非恬照府。主考罪福、阴阳、年数,不异上元也。左宫名南极洞阳宫,主地上九土土皇、八极诸灵官及生命录籍,宫数官寮不异清虚宫也。宫置三府,左号连宛曲泉府,右号大煞九幽府,中号罪气咸池府,主考罪福,年数不异左宫。中元三宫三府,共统一十四曹,九府合四十二曹,并治山洞空中,言奏善恶,不异上元也。下元三品水官,隶太清境,结风泽之炁,凝晨浩之精而成。其中宫号汤谷洞泉宫,一曰青华方诸宫,总主水帝汤谷神王、九江水府、河伯神仙、水中诸大神及仙箓簿籍,宫数官寮与中元同也。官寮亦是有功德之魂补之。宫置三府,左府号青元灵泉府,右号九泉寒夜府,中号朔单青灵府,主考年限罪福,不异中元。左宫名清灵宫,生水中万精、鲛龙鲸鲵,又会水母龙门,度数之期,及人命箓籍生死功过,炁是风泽金刚之炁,官寮宫数不异中宫。右宫置三府,左号灵劫府,右号长夜府,中号灵宝劫刃府,主考罪福,亦如中宫也。总主水中精魂百鬼万灵,无是风泽梵行之炁,宫数官寮亦同中元也。右名酆都宫,置三府,左号开度劫量府,中号通灵大劫府,右号泉曲鬼神府,主考罪福,亦同中元也。下元三宫,宫统三府;九府合四十二曹,三府共一十四曹,并治九室,总统八海四渎水帝神王、水中一切灵祇。三元总九官二十七府、百二十曹。左主生事,右主死事,有功书左府青簿,有罪书右府黑簿,若罪中涉福,福中涉罪,则不专一曹也。得道奉中宫,有功奏左宫,有罪奏右宫,每到三元八节日,绝灭恶根也。○玄英曰:此明黄水月华炼度死魂之事。十二者,年中十二月也。河源者,河即天河也。天有二十八宿,东井星是天河之源,众水之泉,月为太阴之精,诸水之母。月行则每月一周天,皆经东井,吐水灌注,故云十二河源。若死魂受生,皆蒙黄水炼度,以成真仙,此文开度死魂,故举十二河源以明其事,且三元八节、劝在修行,学者若得轻升,亦能超度先祖,谓下文。
  上解祖考,亿劫种亲。
  幽栖曰:解脱累代祖考之幽魂,原宥亿劫之宗亲也。○少微曰:每三官校录,因子孙有大功,玉帝即为上解,亿劫祖考、一切种亲,度生诸天也。
  疾除罪簿,落灭恶根。
  东曰:疾,速也。簿,录也。速除罪录,绝灭恶根也。○幽栖曰:速除其罪谪之黑簿,急落其恶对之深根者也。
  不得拘留,逼合鬼群。
  东曰:拘,闭也。逼,强也。不得闭系魂爽,强聚鬼庭之中,遏塞正教也。○幽栖曰:既赖经功以技度,复沐道恩以解脱,岂更有拘系留滞之艰,混合群鬼之中。○少微曰:约勑三官有功德者,不得拘留魂爽,逼合鬼群也。
  元始符命,时克升迁,北都寒池,部卫形魂。
  东曰:元始天尊说经之时,命召十方无极世界地狱之中、一刻之时幽夜之中、寒冰夜庭三官九府,一时各部领鬼神侍卫,将从得出,长夜之府,并皆开度,得见光明也。○幽栖曰:元始降符,勑命昼时,克以升超。北帝告寒池受形之魂,部领出泉曲之府。寒池者,刑罚之池也。○少微曰:酆都下有寒池,诸鬼神有舒慢者,玉帝即用符命,一时一刻,寒冰夜庭,三官九府各部领幽魂移出长夜之府,并承开度,得见光明。 
  制魔保举,度品南宫。
  东曰:三界魔王常作谣歌以乱学者之心。心固者,魔王保举径升黄笳天中,诣金华山,受太一之信,以制大魔之试;然后得度。当尔之时?符制魔王,使保度南宫也。○幽栖曰:既勑北帝出鬼魂於北府,即制魔王度仙品於南宫。
  死魂受炼,仙化成人。
  东曰:南宫者,长生之宫也。度命君治在其中,讳吁员,得入南宫之中。吁员即炼度朽骸,生童即灌其生津,着生契於四极,给自然之羽童。生童者,日中灵童也。○幽栖曰:死魂举度於南宫,则以流火之 膏炼其鬼质,从兹改化,便得仙也。
  生身受度,劫劫长存。
  东曰:生身者,魂受炼度而还得迁人,值元始开化,身升长生之宫,亿劫长存者也。
  随劫轮转,与天齐年。
  东曰:轮转不灭,与天地等年也。○幽栖曰:若即此生,身便受升度,则与天齐久,与道同存;劫始劫终,从劫至劫,劫自成败而我独存者。天地世界一期运终,是名为一劫也。○玄英曰:随劫轮转者,劫有大小,若大劫交周,即是天地败壤、劫火起时是也。小劫是人之生死一期之尽,谓之为劫。随劫者谓度死魂受炼成人,不能无死,死后托化,更生为人,是随劫也。劫劫得生人道,故云与天齐年。
  永度三徒、五苦八难。
  东曰:永,长也。三徒者,三恶门名也。第一、名色欲门,一名上尸道,一名天徒界。第二、名爱欲门,一名中尸道一名人徒界。第三、名贪欲门,一名下尸道,一名地徒界。此为三恶门,一名三尸道,一名三徒界,常居人身中,塞人三关之口,断人三命之根,遏人学仙之路,抑人飞腾之魂。五苦者,一名五道门。第一名色累苦心门,一曰太山地狱苦道;第二名爱累苦神门,一曰风刀苦道;第三名贪累苦形门,一曰提石负山苦道;第四名华竞苦精门,一名填海作河苦道。第五名身累苦魂门,一名吞火食炭镬汤苦道。故经曰: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此五苦、五道常居人身,系人命根,遏人招真之路,断人修仙之门。三徒、五苦合为八难,为罪之本。而不解形於五道之上,灭迹於五苦之下,众累不断,沈沦罪田。夫学诸上道,当先断诸累,绝灭苦道,真炁自降,神仙自成,克得变形,游行三清,身入长生之府,无复八难之患也。
  超凌三界,逍遥上清。
  东曰:超,升也。凌,高也。飞升南宫,神王即勑羽林监简上生簿,受符而升仙,游行云宫之中,身着结云之衣,径入朱陵之宫,受福於天堂,与飞天合景,飞行云中。神王,妙成天王也,字育生,总统十方飞天之神。羽林监,字邈学,知天中之音,三界所称地只,奉迎洞明神鬼,坐知自然,飞行三界,游乎上清也。○幽栖曰:既与天齐年,复与道合形,永出三徒之役,长离五苦之谪;超八难於鬼都,登九天之真域。三徒者,一曰长夜徒,二曰寒池徒,三曰摙石徒。五苦者,一曰刀山苦,二曰剑树苦,三日镬汤苦,四日炉炭苦,五日考谪苦。八难者,三徒、五苦,共为八难也。○少微曰:三徒者,三官徒役也。一曰天官徒役,奔雷走电;二曰地官徒役,担山负石;三曰水官徒役,摙汲溟波。五苦者,登刀山、履剑树、入镬汤、抱铜柱、吞火食炭也。八难者,八门幽旷之难,道君所问,飞天对之也。
  上清之天,天帝玉真,无色之景梵行。
  东曰:上清之天,有天帝玉真,字陁与。五篇真文,结炁俱明,在云阿之岭,号曰妙成之天者是也。玉真在上清之天,不参色界,乘大梵之炁,游行入太黄皇曾之天也。○幽栖曰:上清之天,天帝即三十六天帝最尊极之位,道齐元始,位列玉清,故云玉真,此即上清。已下四境,境有九天,四九合三十六天,此不同三十二天也。无色天景则有景无色,故云梵行。此后即明后四方之天,方有八天,四八合三十二天,谓之四梵天也。景者,身也。色者,质也。言三十二天,上帝高尊形相,宛然有景无质,虽有真相,犹如虚空出入无间,不阂於物,故云梵行。梵者,道中之道也。此三清五境三十六天,谓之大罗四方。四梵三十二天内,种民四天,谓之中罗。其欲、色、无色三界,二十八天谓之小罗也。○少微曰:上清天帝名玉真,字陁与,号曰紫晨天帝君。不参色界,无有三景,故曰无色之景。唯有大梵之炁,流行混成,图云诸天,各有一日一月。上清至大罗,自生九色光明,不假日月,故谓无色之景梵行也。
  太黄皇曾天,帝郁褴玉明。
  东曰:东第一,属清微天,帝位元阳之黑。○少微曰:此天色黄,炁系西北方梵炁,帝讳观觉,主张生箓。天中人寿九百万岁,六根俱染,是名欲界。○玄英曰:凡言梵炁者,皆是四维之天。维是角也。其四方正面之天,名系二十八宿之炁;其四维之天,不属正宿,但得两边宿炁相假而成,故云梵炁。梵是泛杂之名,无系着之貌也。如皇曾一天,承奎壁二宿之炁,故云梵炁。已下三天仿此其三十二天之中,天人寿命从此天向上,每天皆一倍因之,数可知矣。又从皇曾已下三十二天经文之中,从天字向上皆是其天之称号,从帝字向下,即是天帝之号也。
  太明玉完天,帝须阿那田。
  东曰:东第二,属禹余天,帝位上阳之炁。○少微曰:此天色绿,炁系北方壁宿,帝讳揽觉,主度魂更生。天中人寿一千八百万岁,一欲根粗净,五欲根粗染。
  清明何童天,帝元育齐京。
  东曰:东第三,属大赤天,帝位太阳之炁。○少微曰:此天色黑,炁系北方室宿,帝讳大觉,主敷布政教,度脱天人。天中人寿三千六百万岁,二欲根粗净,四欲根粗染。
  玄胎平育天,帝刘度内鲜。
  东曰:东第四,属元景天,帝位九天第一清阳无。○少微曰:此天色赤,炁系北方危宿,帝讳育王,主召魔举仙。天中人寿七千二百万岁,三欲根粗净,三欲根粗染。
  元明文举天,帝丑法轮。
  东曰:东第五,属无量寿天,帝位九天第二洞阳炁。○少微曰:此天色苍,炁系北方虚宿,帝讳梵云,主通行元炁。天中人寿一万四千四百万岁,四欲根粗净,二欲根粗染。
  上明七曜摩夷天,帝恬懀延。
  东曰:东第六,属上监天,帝位通阳之炁。○少微曰:此天色黑,炁系北方须女宿,帝讳玉真,主开度幽难。天中人寿二万八千八百万岁,五欲根粗净,一欲根粗染。以上六天,谓之欲界。《太真科》曰:初下二天,果报尚粗,犹以身交为欲;次二天以执手为欲,第五天以口说为欲;第六天以眼视为欲。今缘六欲感此六天,一根粗净,上进一天,六欲总净,超出欲界,上登色界。宗君曰:言有色欲,交接阴阳,人民胎生,故为欲界也。
  虚无越衡天,帝正定光。
  东曰:东第七,属兜术天,帝位建阳之炁。○少微曰:此天色碧,炁系北方牵牛宿。帝讳无上,主明无上之道。天中人寿五万七千六百万岁,六色尘俱染,初出欲界,犹染色尘。
  太极蒙翳天,帝曲育九昌。
  东曰:东第八,属不骄乐天,帝属东方极阳之炁。○少微曰:此天色紫,炁系北方斗宿,帝讳吁员,主炼度朽骸。天中人寿十一万五千二百万岁,一色尘粗净,五色尘粗染。
  赤明和阳天,帝理禁上真。
  东曰:南第一,属化应声天,帝位始阳之炁。○少微曰:此天色白,炁系东北方梵炁,在箕斗之间。帝讳焕明,主炼仙成真。天中人寿二十三万四百万岁,二色尘粗净,四色尘粗染。
  玄明恭华天,帝空谣丑音。
  东曰:南第二,属梵宝天帝,位阳晖之炁。○少微曰:此天色黄,炁系东方箕宿,帝讳世元主,应化一切。天中人寿四十六万八百万岁,三色尘粗净,三色尘粗染。
  耀明宗飘天,帝重光明。
  东曰:南第三,属摩夷迦天,帝位洞阳之炁。○少微曰:此天色绿,炁系东方尾宿,帝讳落觉王,劫终纳学仙之人。天中人寿九十二万一千六百万岁,四色尘粗净,二色尘粗染。
  竺落皇笳天,帝摩夷妙辩。
  东曰:南第四,属答和悲皇天,帝位阳明之炁。少微曰:此天色青,炁系东方心宿,帝讳韶,主魔试学仙之人。天中人寿一百八十四万三千二百万岁,五色尘粗净,一色尘粗染也。○玄英曰:此前六天是色尘之天,学者若修极此天,即色尘俱尽,超入细尘天中,谓下文也。细尘有六天。
  虚明堂曜天,帝阿娄生。
  东曰:南第五,属梵明天,帝位阳演之炁。○少微曰:此天色赤,炁系东方房宿,帝讳云上,主开度天地。天中人寿三百六十八万六千四百万岁,六色尘粗净,六细粗染。
  观明端静天,帝郁密罗千。
  东曰:南第六,属摩杂和天,帝位阳明之炁。○少微曰:此天色苍,炁系东方氐宿,帝讳净生,主度学者之身。天中人寿七百三十七万二千八百万岁,一细尘净,五细尘染。
  玄明恭庆天,帝龙罗菩提。
  东曰:南第七,属亿罗天,帝位阳浩之炁。○少微曰:此天色黑,炁系东方亢宿,帝讳镜主,度得道之人。天中人寿一千四百七十四万五千六百万岁,二细尘净,四细尘染。
  太焕极瑶天,帝宛梨无延。
  东曰:南第八,属那首明天,帝位阳极之炁。○少微曰:此天色碧,炁系东方角宿,帝讳廓奕,主教学仙之人。天中人寿二千九百四十九万一千二百万岁,三细尘净,三细尘染。
  元载孔升天,帝开真定光。
  东曰:西第一,属染梨恭首天,帝位少阳之炁。○少微曰:此天色紫,炁系东南方梵炁,在轸角之间,帝讳猷,主炼度死魂更生。天中人寿五千八百九十八万二千四百万岁,四细尘净,二细尘染。
  太安皇崖天,帝婆娄阿贪。
  东曰:西第二,属首来天,帝位太阳之炁。○少微曰:此天色白,炁系南方轸宿,帝讳宛,主开度善人。天中人寿一万一千七百九十六万四千八百万岁,五细尘净,一细尘染。○玄英曰:此前六天是细尘之天,学者修极此天,即细尘都尽,升入轻尘天中,谓下文也。轻尘有六天。
  显定极风天,帝招真童。
  东曰:西第三,属首为稽那天,帝位浩阳之炁。○少微曰:此天色黄,无系南方翼宿,帝讳流,主度有善功之魂。天中人寿二万三千五百九十二万九千六百万岁,六细尘净,六轻尘染。
  始黄孝芒天,帝萨罗娄王。
  东曰:西第四,属阿那波逻迦天,帝位洞阴之炁。○少微曰:此天色绿,炁系南方张宿,帝讳易邈,主披夜开幽。天中人寿四万七千一百八十五万九千二百万岁,一轻尘净,五轻尘染。
  太黄翕重浮容天,帝闵巴狂。
  东曰:西第五,属波罗离和天,帝位开阴之炁。○少微曰:此天色青,无系南方星宿,帝讳阿滥,主召魔集真。天中人寿九万四千三百七十一万八千四百万岁,二轻尘净,四轻尘染。
  无思江由天,帝明梵光。
  东曰:西第六,属梵明元黄天,帝位玄阴之炁。○少微曰:此天色赤,炁系南方柳宿,帝讳阿丘,主开度善魂。天中人寿一十八万八千七百四十三万六千八百万岁,三轻尘净,三轻尘染。
  上揲阮乐天,帝勃勃监。
  东曰:西第七,属蔡泞元天,帝位昊阴之炁。○少微曰:此天色苍,炁系南方鬼宿,帝讳无量,主品类天人等级。天中人寿三十七万七千四百八十七万三千六百万岁,四轻尘净,二轻尘染。○玄英曰:等级者,贵贱贫富寿命也。
  无极昙誓天,帝飘弩穹隆。
  东曰:西第八,属天阿梨和天,帝位极阴之炁。○少微曰:此天色黑,炁系南方井宿,帝讳昙,主度一切仙人。天中人寿七十五万四千九百七十四万七千二百万岁,五轻尘净,一轻尘染。以上十八天谓之色界。《太真科》曰:无色界之中,至真无情,不交阴阳,人民化生,但啖香炁,无复形质之患也。○玄英曰:然此前一十八天,通名色界。若从此天升上,即至无色界天,形色都无,亦得同彼天人寿命。前明色界天中,犹有轻尘为累,此明无色之界,形相都无,学者修至此天,唯存心识,以入炁观。
  皓庭霄度天,帝慧觉昏。
  东曰:北第一,属阿答和天,帝位阴生之炁。○少微曰:此天色碧,炁系西南方梵炁,在参井之问,帝讳育,主拔度学人。天中人寿一百五十万九千九百四十九万四千四百万岁,色尘俱净,形相都如虚空也。唯存心识,以入炁观。炁观道成,即升入元洞天也。
  渊通元洞天,帝梵行观生。
  东曰:北第二,属扇明民天,帝位阴化之炁。○少微曰:此天色紫,炁系西方参宿,帝讳上,主度学仙之人。天中人寿三百一万九千八百九十八万八千八百万岁,尚有心识劳动,便作舍识意修,得生妙成天也。○玄英曰:又以心识为息,若能舍除心识,以至无为,即得升入妙成天中也。
  太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道藏网 道藏在线阅读 ( 粤ICP备14076637号 )

GMT+8, 2021-6-23 16:01 , Processed in 1.03764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