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爱好网 道藏 藏外道藏 道藏精华 正统道藏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内义

2015-4-12 13:50| 发布者: 道藏在线阅读| 查看: 2107| 评论: 0

摘要: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内义   经名: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内义。南宋道士萧应叟撰。五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玉诀类。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内义
  经名: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内义。南宋道士萧应叟撰。五卷。底本出处:《正统道藏》洞真部玉诀类。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内义表
  臣应叟言:谨按《灵宝度人妙经》,撰着内义成书,锓木流传者。元始祖劫,是谓先天,灵宝本章,故曰上品。造化独还丹可拟,范围非大梵谁能?已遂刊行,敢忘昭告。臣诚惶诚恐,稽首顿首。窃惟湛湛一真,乾坤并体;纷纷万化,生死同根。虽云含灵有识之殊,皆本契虚合无之妙。夫何名利勃志,意气缪心?源一而流分,性近而习远。皆缘执幻,安有知常?五色乱目,谁肯回光?万变纷葩,谁能转物?谓壑舟藏之已固,奈曦驭驻之不留。与其哀夭而贪生,莫若修真而重命。故我虚皇圣主,演妙道於空劫之前;玉晨至尊,受真诠於黍珠之内。度人无量,介福奚穷。顾大道无非正中,自后世因仍踳驳,观妙至为之金锁,迷源有类於盆鱼。谈虚无清净,溺於苦空;论砂汞铅银,执於固有。非明祖炁之造化,曷证大梵之幽微。按真经以为之宗,畅玄机不泄其旨。在昔乌焉成马,未免纠纷;於今目无全牛,触知戒止。挽迷车而回指南之乡,障狂澜而顺从下之流,普令下民,咸跻仁寿。恭惟太上昊天至尊玉皇上帝玉陛下,巍巍莫量,荡荡难名,大公无私,至幽靡察,利物常善救物,度人故无弃人。遂令蕞尔之材,辄肆菲然之作。倘有裨於万一,愿鉴勤诚;若无补於毫厘,冀原狂妄。所有内义一部,分为二卷,镂版印集,申纳都省,乞赐敷奏外,谨具表上告以闻。冒犯天威。臣诚惶诚恐,稽首顿首。谨言。
  宝庆二年太岁丙戌七月甲寅朔初七日庚申,上清大洞玄都三景法师臣萧应叟上表。
  经旨
  太上者,无极至尊也,元始之始也。即父母未生以前,一点真阳之精,二炁相感而生两肾;两肾既生,便生两目。然后攒簇五脏,已圆其容,方有身也。始曰於洞。洞者,形骸具足,降生成人,即见其身耳。玄者,玄一之精也。身既存,即精守於关元;精既守於关元,则气周流;气周流则神全耳。神全则百窍开关,万物感矣。眼通光,则能视万物;鼻开孔,则能闻香气;耳开关,则能听音声;口通心,则能味百物。此四者备足,则灵矣。所谓万物之中,惟人最灵,此之谓也。然而人灵不悟。夫人所以长生不老者,能以一灵不泄於外。令眼不视於色,其魂守之於肝,固木气,不泄於外;令鼻不闻於香,则魄守於肺,固金气,不泄於外;令耳不听於声,则精守於肾,固水气,不泄於外;令口不言语,则神守於心,固火气,不泄於外;令一身端坐,四大不动,则意守於脾;固土气,不泄於外。五方固蒂,则神气精混合为一,返本还元,归根复命,则万神会聚,化为婴儿。弃离幻壳,出入与造物了不相干,与道合真,即宝矣。人得此宝於身,出入纵横,飘然自在,长春不老,与天齐休。布真炁而能化土石,土石为宝;布真炁而能起枯骨,枯骨成人;布真炁而能救万病,万病自痊;布真炁而能辟妖邪,妖邪自灭;布真炁而能动风雷,风雷自震。布真炁而能扶万物,万物自畅;布真炁而能拔幽魂,幽魂自拔,此即无量度人矣。上品者,大乘之法也。妙者,玄奥之捷也。经者,修真之径路也。若能口诵其经,心悟其奥,则随念有玄应耳。至於修真学道,济生度死,无不在此矣。密而行之,方得成道。
  《灵宝妙经》义宏理奥,非钩深索隐,通玄究微者,未易窥测。愚曰不然。故经有云:苟得一,万事毕。天尊岂作艰难事,以惑人乎?凡人日用常行,皆此经也。善究竟者,如富贵之观饮器,虽觥觞杯斝错落盈前,知其金也。为何难哉!不善观者,随器所转,得不惑欤!是经也,道而已;妙谈玄理,幽演洪名,无非梵炁分根,真空阐化。人作境会,散漫难入。欲明是经者,莫若以我与造化同揆,彼亦如是,我亦如是,熟观谛思,必有所契。非特此经为然;一大藏教皆如是也。老泉苏公有言:天之所以与我者,岂偶然哉。夫其所以与我者,必有以用我也。我知之不得行之,不以告人,天固用之,我实置之,其名曰弃天。自卑以求幸其言,自小以求用其道,天之所以,与我何如?而我如此也,其名曰亵天。弃天,我之罪也;亵天,亦我之罪也。愚每以此为戒,自惟天幸,师友琢磨,而於灵宝之宗,窃有所睹,是亦天其与我矣。既得之,力行之,不敢弃天也。详言之,谨藏之,不敢亵天也。不弃不亵,游於斯,息於斯,修於斯,藏於斯,此其愿矣。同志或知之,俾与众共,愚惧其亵天而辞焉。彼乃曰:子不闻李光玄之事乎?昔光玄精勤求道,积有年矣。一日,於少室山遇异人,告之:尔今求道,唯当提拔世人耶?唯当只了自己耶?若止为一身,神仙不取矣。又不闻宋之愚人乎?昔宋之愚人得燕石,藏之以为宝。周客闻而观焉,胡卢而笑曰:此特燕石也,其与瓦甓不殊。愚人大怒,守之愈固。若子之言是,即与李光玄同科;若子之说非,即蹈宋愚人之辙。傥与众共,大方之家,或能纠子缪戾,开子窾启,非特益人,天之果於子有得,亦岂浅哉。愚虽不敏,谨奉斯语,仍取严、薛、成、李四家注解,撮其明白者,并以师友之说,继于句下,正卷中小字是,以明经旨。若夫义因象明,象因义显,经旨丹道,一致无殊者,并附象说,书之于后。管窥天、蠡测海,虽未能以究涓埃,盖亦见量如是也。呜呼!孔子曰:知我者,其惟春秋乎。罪我者,其惟春秋乎。
  宝庆二年岁在丙戌,七月甲寅朔,观复道子萧应叟识。
  太极妙化神灵混洞赤文图
  混洞赤文,无无上真,此所谓无极而太极也。元始祖劫,化生诸天,开明三景,是为天根。上无复祖,唯道为身,此所谓太极动而生阳。动极而静,静而生阴,静极复动;一动一静,互为其根,分阴分阳,两仪立焉。
  五文开廓,此所谓阳变阴合而生水、火、木、金、土,五炁顺布,四时行焉。五行,一阴阳也;阴阳,一太极也。太极本无极也,五行之生,各一其性。普植神灵,无文不光,无文不明,无文不立,无文不成,无文不度,无文不生。此所谓无极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炁交感,化生万物。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学者当究其辞、索其意,则先天之道不谋而契,造化之妙可得而窥。故儒者知幽明之故,周乎万物,原始反终,穷理尽性,得不怵死生之妙。老氏则曰:深根固蒂,长生久视。盖各有所宗也。夫如是,何以致之?经曰:知其雄,守其雌,复归於婴儿。知其白,守其黑,复归於无极。此乃金液还丹之道,故能深根固蒂,长生久视矣。
  体象阴阳升降图
  譬喻
  此身为天地炉灶,中宫为鼎,身外
  乃太虚。乾官髓海,坤宫精房,神室丹鼎,名曰三宫。乾坤者,天地之纲纪也。阴阳运乎其中。天地为大冶,阴阳为化机,一炁为药物。凡炼丹凭乾坤、牝牡之炁,运养周星而为鼎器;金母居中,以妙化发生之炁,递互感激,名曰修炼。阳精日炽,真神化生,谓之圣胎。阴剥阳纯,谓之婴儿。所谓太一含真、契合虚无、复归无极者也。神室之所、运养之机,轻泄有愆,誓盟授受。为其师者,明指以告,毋误志士,堕迷津耳。
  第一环八卦者,地也。八卦成象,互用也。
  第二环二十八宿者,天也。明用周天行度大数,起天元也。
  第三环三十圆缺者,一月火数,应六十卦,互用也。
  第四环一百白点、黑点者,阴符阳火刻漏,应天符动静也。
  第五环十二卦者,爻象进退,龙虎起伏也。
  第六环十二辰者,火候升降,攒天符也。
  第七环者显周天之大数,感合四时五行,应内象也。
  第八环者,列阴阳五行万象入鼎中,辅助金火龙虎,离女坎男,阴阳夫妻,交媾生成真砂真汞,而为神丹也。
  右真一子彭晓所撰大还心镜火候之图,取以明大梵隐语之用。
  诵经诀
  有五戒、十无益之言。
  夫诵经之诀,不可不知,斋洁沐浴,捐去情虑,欲表里相映,则为善也。尝见太极葛仙公诵经之法,有五戒、十无益之言。高人求善,能遵斯语,则利益无涯。岂止一身升度,必福流后裔也。
  夫五戒者:第一不得口诵心违。第二不得轻慢辞理。第三不得自作生人我想。第四须谦退师问。第五慈惠接引,更相发明。
  十无益者:不忠於君,不孝於亲,不慈於物,执无明、较人我,嫉诸贤、妬胜己,讪良善、辱孤贫,恶口两舌,欺心害物,嗜酒肉、好邪淫,生贪嗔、起憎爱。傥能遵此,则何灾不灭,何罪不消?诸天录名,魔王保举。不然,则虽终身诵之,欲求福慧,不可得也。高人达士,宜鉴而慎焉。
  凡诵经之人,不拘道俗、男女。清斋内无杂想,外绝肥荤。入靖,谓净洁之室也。整其法服,衫 褙皆可,但须洁净。啄齿啄正中板齿,日鸣法鼓,集身神。焚香,丰香烈火,通达诚心。心拜东南西北四方,次拜东北方、东南方、西南方、西北方、上方、下方,方各一拜。拜讫,东向平座。拜十方者,经文关涉故也。身拜不如心拜。东向者,升天之序,自东西上。平座,正座也。或蟠膝,或垂足,初无拘限。 次啄齿,诵净心口咒,及净身咒,戒饰身神。次啄齿念净天地咒,开经玄蕴咒。
  诵此咒毕,然后开卷诵经。其余诀目,一一详注,备具于后。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内义卷之一
  观复子萧应叟学
  谨按《灵宝大法》,明《度人经》中七事,大略区贯云:元始祖炁,无形之先,作何比拟?降质成炁,化生万宝,今世作何体状?复采炼此炁为宝,饵之登真。窃观先真上圣,示此一条,实生死之上机,乃性命之大要。若非金液还丹之道,曷明元始祖炁之玄?罄索幽微,推寻奥妙,浚发神泽,灌溉芝田耳。
  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
  惟此经万圣尊崇,众真钦仰,无上可上,玄之又玄。且洞玄灵宝,是品秩之总名;无量度人,即此卷之篇目。诸经所宗,故曰上品;由兹明道,是谓妙经。
  我朝真宗御制序曰:大易垂教,先於至神;混元着书,本於妙道。契阴阳之不测,标冲默之难名。盖以阐无为之为,着无象之象,范围幽赞,藏用而显仁;怳惚窈冥,化民而育物。虽古今而异制,诚训导以同归。若乃藏室灵文,昭台秘籍,纷纶玉笈,充溢丹函。龟关墉城,自高真而降授;赤明龙汉,应劫运以流传。斯固超视听之先,在名言之表,弼成至治,渐渍群生。首出於九流,抗行於百代,干戈俶扰之际,用之而岂遑?虫鱼咸若之辰,拾之而孰可?《度人经》者,元始之妙言,玉晨之宝诰。浮黎真境,纪谈受之初,紫微上宫,显械藏之迹。实诸天之隐韵,为大梵之仙章。八角垂芒,本由於神翰;千祇列卫,普度於人灵。其或育质圆方,禀和霄壤,少私寡欲,背伪归真,端虑以洁斋,洗心而成诵。精专外积,纯粹内充,可以自晦而明,无幽不烛。类虚室之生白,同温泉之荡邪,熙熙而陟春台,济济而跻寿域。至诚所极,介福何穷。
  猗欤伟哉,夫灵宝者,或曰灵即圣化也,宝即珍尚也。或曰灵者,众圣之通称,宝者,众圣之所珍。或曰变化无方曰灵,钦崇贵爱曰宝。或曰在天曰灵,在地曰宝。或曰神降为灵,炁聚为宝。所谓仁者见之谓之神,知者见之谓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强为之容,以应化设教,御物利生也。炁而精至於无形,大至於不可围。若夫远取诸物,近取诸身,则大而为天地,微不离肖翘;明则为日月,隐则为阴阳;在儒为仁义,在释为知慧,在人为神炁,在丹为汞铅。寓万物为性情,统元炁为造化,其实皆道也。惟达者能一贯之,然其执幻迷真,任情逐物,遂使灵源决荡,妙本支离,不能返老还童,以至衰坏。故《生神章》云:夫人得还生於人道,濯形太阳,惊天骇地,贵亦难胜。天真地神,三界齐临,亦不轻也;当生之时,亦不为陋也。但人得生而自不能尊其炁,贵其形,宝其命,爱其神,自取死坏,离其本真耳。《西升经》云:生我於虚,置我於无;生我者神,杀我者心;积气聚血,成我身耳。身乃神之车,神之舍,神之主。安静,神则居之;躁动,神则去之。《黄庭经》云:长生至慎房中急,何为死作令神泣。寸田尺宅可治生,若当决海百渎倾。叶去树枯失青青,气亡液漏非已形。《庄子》曰: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又曰:夫人生炁之聚也。聚则为生,散则为死。形劳而不休则弊,精用而不已则劳,劳则竭矣。太史公曰:凡人所生者,神也。所托者,形也。神太用则竭,形太劳则弊。形神离则死,死者不可复生,离者不可复返,故圣人重之。谛观斯言,皆知返本还源者也。所以自然灵宝之道,金液大还之旨,达者向慕,代不乏人。太上启接引之方而诏人曰: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微。而释氏亦云:人被物转,若能转物,即同如来。故道、释二教,各有超越死生之理。释氏以性为宗,故修禅定;道家以神为主,故炼金丹。禅定之极,寂乎阴;金丹之极,归乎阳。此两者同出而异用,皆由所生之本而成正真,非假外物而造作者也。神之与性,可以意会,不可以理析。析之则纷扰是非,有物我之殊;会之则契合异同,无彼此之别。此乃无上正真之妙道,故万法千门,无非灵宝。《混元实录》云:昔老君龙汉以来,分身教化,出真文於中天大福堂国、南极赤明国、东极浮黎国、西极西那国、北极郁单国,此五之内皆禀灵宝之教。又在夏时以灵宝五符、灵宝真文授禹。又化胡王曰:吾在中华,常以道法开化世人。王曰:何谓道法?老君曰:道法者,乃太上灵宝,生於天地之先,大无不包,细无不纳。天不得此,无以耀明;地不得此,无以表形;神不得此,无以入冥;人不得此,无以生成,是以万物芸芸,以道为根。蛇得之为龙,禽得之为凤,兽得之为麟,凡得之为仙人。能修之,逍遥太空,改易五内,变化形容,役使鬼神,隐显无常,上仙之道也。王曰:所说灵宝,固为希有,由是观之,所谓得之修之,果何物?乃知灵宝、金丹,同出而异名也。又《灵宝经》者,乃是天真皇人於峨媚山授於轩辕黄帝。又天真皇人授帝喾牧德之台,夏禹咸降於锺山,阖闾窃窥於勾曲。其后有葛孝先之类,郑思远之徒,师资相承,蝉联不绝,此乃经旨出教也。
  道言:
  太上玉晨道君,灵宝天尊之言也。昔受经於虚皇元始天尊,纪录成编,藏於玄都紫微上宫,道君传付玄一真人而流传焉。
  昔於始青天中,
  东方九炁,青天也。始者,五方建始之名;青者,东方之色。
  碧落空歌大浮黎土,
  此天炁青碧,霞廓落,故云碧落。灵风琼树,空中鼓歌,故云空歌。大浮黎土者,即东极大浮黎之国也。
  受元始度人无量上品。
  道君谓我昔在此天此国,受虚皇天尊妙经,广度人天,功德不可称计,是为上品真诠矣。
  《内义》曰:夫天地之大,肖翘之微,凡囿形隶数者,无非体造化而生成。灵宝天尊叙经首云: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者,示人造化之端也。物生於土,终於土,故《阴符经》云:火生於木,祸发必克。知之修炼,谓之圣人。夫木中有火,发而不制,则灰飞烟灭,无复本性。能制之者,虽火刑木烬,则聚而为土;既为之土,本性存矣。始青之天,禾之方也;碧落空歌,火之象也。东极大浮黎地皆碧玉,常生碧霞。又有青林之树,风吹树声皆作洞章,灿烂朗彻太空。夫浮黎国者,属东北玉隆之天。东北寅位,火生之地也。青林之树风吹者,青即木之色,林字两木也。关尹曰:两木摩火生,树亦木也。木风,巽也。麻衣道者曰:地二生火者,离之炁孕於巽木也。灿烂朗彻太空者,即火光明之象。碧霞廓落,火性虚明,类乎空中之声。故曰碧落空歌也。大浮黎土,土之本也。土者,是为还丹之基。还丹者,返本还元之道也。经曰:致虚极,守静笃,万物并作,吾以观其复。夫物芸芸,各复归根。归根曰静,静曰复命,此乃返还之理。《易》之复卦是矣。复者,阴阳返还之道也。故曰:复其见天地之心乎。天地者,阴阳之体;心者,明其所用也。天动地静,阳动阴静,天动极而阴生,地静极而阳生,盖剥於上而复於下,动静消长,此所以见其心也。人亦然耳。复之为卦, 一阳在王阴之下,其体震下坤上。震木者,始青之天也。木生火,碧落空歌也。火生土,故坤土者,大浮黎土也。碧落空歌,以经而言,乃炁之与声,盖从无而入有。以丹而言,震木坤土,各有实体,於中虚而见火之象。以此推明,足知经旨,丹道自然,造化契合矣。土为造化之本,故土生金,名为空炁。金胎实先天之祖炁,故曰受元始度人无量上品。元始者,祖炁也。乃自已曩劫不坏元神,名日真铅,以是作丹之母。《龙虎经》曰:金火者,真铅也。丹术着明,莫大乎金火。张紫阳真人《悟真篇》云:火生於木、木藏锋,不解钻研莫强攻。祸发只因斯害己,要须制伏觅金公。
  又曰:离坎若还无戊己,虽含四象不成丹;皆缘彼此怀真土,遂使金丹有返还。由是推明丹道,可以果见也。赵州和尚云:金佛不度炉,木佛不度火,泥佛不度水,如何度得我。若要度得我,除非我度我。是以此道乃返我之神,复我之性,而度我之身。人自为度,无不度者。初无限数,是为上乘。故曰度人无量上品也。
  元始天尊
  此乃虚皇之应号,从真起应,则曰证修。妙思幽源,乃自性独有。《洞神经》云:妙象无形,应感有体者也。
  当说是经,
  经,径也。谓由是而行,可以造道。《内义》曰:元始天尊即法身之祖炁,所谓本来面目,不坏元神,名曰真铅者也。当说是经者,明祖炁为丹之体。老君谓尹真人曰:子能知一万事毕,闭塞情欲入奥室,炼金食炁为第一,子能知之守勿失。又曰:红铅黑锡大丹头,从红入黑是真修;黑中取精赤取髓,解取赤黑药无比。用赤入黑保长生,用黑入赤天仙矣。又曰:一者是铅铅为君,二者是汞汞为臣。若铅不真,其汞难亲;若铅是亲,不失家臣。青腰使者,赤血将军。和合两姓,异放同群。白汞作脑,黄芽为根。化铅为粉,炼汞成尘。阴居阳位,阳数阴匀。月盈日反,寒暑区分。开设法象,赫然有文。唯吾此道,天地长存。当说是经之理,此可见矣。或问经中唯言修持读诵,济生度死,曷尝有龙虎坎离、砂汞铅银之理?答曰:大道无方,寓物显理。有如易之为书,始於一炁,判为阴阳,刚柔交索,变化无穷。伏羲画之以明道,神农拟之而制器。尧用之南向为君,舜行之北面为臣。文王演之,而尽造化之妙;孔子廓之,而极天地之蕴。伯阳假之述丹旨,麻衣托之言化机。图南分象数,挺之言性命,康节究先天,濂汉造太极。或穷物理,或推卜筮,圆机万化,宁拘一端。此经之道,曷异是乎?传曰:知礼而不知神者,非长生之士也。超理入神,混合於炁,无为而无不为者,我真宗之道也。故尹真人曰:善吾道者,即一物中,知天尽神,造玄至命;失之殉异,名析同实,得之契同,实志异名矣。
  周回十过,以召十方。
  《内义》曰:说经十徧以周者,召天地真圣高尊也。修丹十月而成者,运阴阳精粹造化也。所以周回十过者,乃生数五,成数五也。天一水,地二火,天三木,地四金,天五土也。地六铅,天七汞,地八砂,天九银,地十丹也。以召十方者,乃一、三、五、七、九阳也;二、四、六、八、十,阴也。此乃还丹之妙用,若夫幽微造化,则详着于后。
  始当诣座,
  虚皇天尊登就于座。
  天真大神、上圣高尊、妙行真人、无鞅数众,
  乃五亿诸天,八圆世界,三元九圣,
  九真九仙,日月星宿,天真地祇也。
  乘空而来,飞云丹霄,
  三素之云,绛霞之炁。
  绿舆琼轮,羽盖垂荫。
  昔西王母授经汉武,凡服器文物,一从汉制;观今知古,故不详言。
  流精玉光,五色郁勃,洞焕太空,
  流精乃日月星晖,玉光即仙真圆象,五彩交错,通明太虚也。
  《内义》曰:始当诣座者,金母就室也。金母在室,则追二无於黄道,会三性於元宫。攒簇五行,合和四象,是谓天真大神、上圣高真、妙行真人、无鞅数众,乘空而来也。以神摄炁,以炁炼神,铅汞相投,阴阳奔奏,金母耀彩於神室,银精吐辉於丹房。虚室生白,神宇泰定,则飞云丹霄,绿舆琼轮,羽盖垂荫,流精玉光,五色郁勃,洞焕太空之谓也。
  七日七夜。诸天日月星宿,璇玑玉衡,一时停轮。神风静默,山海藏云。天无浮翳,四炁朗清,一国地土,山川林木,缅平一等,无复高下。
  凡言诸天者,皆三十二天也。诸天之中,各有日月。其精光本化,皆此境分根。璇玑玉衡者,北斗七星也。四炁朗清者,天地日月之炁也。夫真之传真,圣之授圣;故得三光息轮,山海纳炁,风伯不敢鸣条,云将埋无翳景;天地开朗,日月清明,山川坦然,泯平一等。既称停轮,那复有夜?即以常时准量,七日七夜之顷矣。玄师曰:此乃大定,神光湛然,见玉清境。
  《内义》曰:《易大传》曰:刚柔者,昼夜之象也。说者云昼则阳刚,夜则阴柔。伊川曰:刚柔一炁之往来也。人之一炁往来者,呼吸是也。夫一呼一吸,而为一息;一息之间,则分阴阳。呼而明为阳为昼,吸而晦为阴为夜。七窍之呼,七日也。七窍之吸,七夜也。金母功行,天机不动,神凝目定,脉住心停,故曰七日七夜,诸天日月星宿,璇玑玉衡,一时停轮。神风静默者,息不出入也。山海藏云者,炁无升降也。天无浮翳者,华念妄缘不生也。四炁朗清者,动静有无俱遣也。以至忘形绝虑,万有皆空,无我无人,湛然体性。故曰一国地土,山川林木,缅平一等,无复高下矣。
  土皆作碧玉,无有异色。 前则天瑞,此乃地应。
  《内义》曰:土者,性清也。性虚化而生神,存於室中曰戊土,炁感激而有情,摄於釜内。曰己土,神怡炁寂,性复情冥,如色之碧无瑕,如玉之真无杂,故曰土地皆作碧玉,无有异色也。
  众真侍座。
  《内义》曰:用志不分,乃凝於神矣。
  元始天尊玄座空浮五色师子之上,
  此一者,天尊道相也。
  《内义》曰:元始天尊者,元神也。玄座者,神室也。空浮者,法身也。五色者,妙化之炁也。师子者,心知也。元神在室,运心摄炁,法身虚寂,心知明妙神之御炁,心以象师,得非天尊道相乎?
  说经一徧,诸天大圣同时称善。是时一国男女聋病,耳皆开聪。
  《内义》曰:说经一徧者,天一生水也。乃坎之炁孕於乾金。诸天大圣同时称善者,万神一时俱畅也。一国男女者,法身阴阳二炁也。聋病者,坎为耳,故属之。夫人神炁相养,神昏则炁滞,炁乱则神浊,冥冥蒙蒙,有如聋聩。行功通畅,炁静神清,觉所未觉,故曰开聪。此乃初阶入道之渐,若夫身体之疾,遇值经法而痊愈,不待释注可知矣。
  说经二徧,盲者目明。
  《内义》曰:说经二徧者,地二生火也。乃离之炁孕於巽木,离为目,目应心,心昧於物。暗而若盲,依道而行,心开意悟,物莫能蔽,邪正可知,如目之明,由路而趋也。
  说经三徧,喑者能言。
  《内义》曰:说经三徧者,天三生木也。乃震之炁孕於艮水。艮为山,山高土厚,水泉出焉。此乃麻灰之说。夫言者,音声也,金性有焉。天三生木,而说经三徧,云喑者能言,何也?此明木中有金之象。夫木绝於申而胎於酉,虽金克木而木反寄胎於金乡。盖金生水,水生木,故金乃木之祖。天三生木,金之三传而见木,如甲子乙丑海中金是也。以金在海,而水生子丑是也。水生木,甲乙是也。阳生於子,三阳从地长。故《庄子》曰:赫赫发乎地也。由下而生,上象震变兑,明木中有金矣。
  说经四徧,跛痾积逮,皆能起行。
  积逮者,世传此疾,流引相及也。《内义》曰:说经四徧者,地四生金也。乃兑之炁孕於坤土。起行者,乃植立之状,木性有焉。地四生金,而说经四徧,云跛痾积逮,皆能起行者,何也?明金中有木之象。夫金绝於寅而胎於卯,金乃木之鬼,寄胎於木乡者,盖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故木乃金之元。地四生金木之四传而见金,如甲午乙未沙中金是也。甲乙,木也,生火;午未,火也,生土;沙石,土也,生金。阴生於午,三阴从天降。故《庄子》曰:肃肃出乎天也。由上降下,象兑变震,明金中有木。以此推明,可见金木间隔之理。然造化幽微,固非纸上工夫可得而尽。
  说经五徧,久病痼疾,一时复形。
  《内义》曰:说经五徧者,天五生土也。乃离寄戊,而土炁孕於离也。凡物生於土而终於土,如上乃五行之生数也。久病痼疾者,按《道藏》曰:人者,物之灵也。寿本四万三千二百余日,其神三万六千元阳真炁。本重三百八十四铢,内应乎乾 。不知保而政之散,是以中道夭阏。乾者,六阳具而未知动作施泄,知此修行即神仙也。自十五岁至二十五,施泄不止,则真炁亏四十八铢,存者其应乎姤 二。嗜欲之甚,加十岁则又亏四十八铢,存者其应乎遁 。又不知养,更加十岁,又亏四十八铢,存者其应乎否 。至此乃天地之中炁,又不知养,更加十岁,其亏七十二铢,存者其应乎观 。又不知养,更加五岁,其亏九十六铢,存者其应乎剥 。又不知养,八八六十四卦,元炁终矣。其应乎坤 。坤者,纯阴也。唯安谷气而生,故名苟寿。人至於此,去死不远,不复能修丹,其或戕败之甚者,又不逮此而尽也。元炁消减,岂非久病痼疾乎。一时复形者,既修此道,真神日壮,元炁日盛,复命返本,安乐长年,此之谓也。
  说经六徧,发白反黑,齿落更生。
  《内义》曰:说经六徧者,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居北积坎阴正炁为铅,乃乾坎合而水成於金。铅者,金之母,铅黑而金白,谓发白返本还元也。齿落更生者,已枯复荣也。
  说经七徧,老者返壮,少者皆强。
  《内义》曰:说经七徧者,地二生火,天七成之。返南往离宫为汞,乃巽离合而火成於木。盖汞从砂而抽也。夫南方,火也,汞亦火也。火而又火,炎炎不息之象。经曰: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若不知返还之道,则火炎烟飞,无复故存,岂得壮而不老乎?既达返还之理,斡旋穷极之用,还而复元,极而归本,是以老而壮,少而强也。
  说经八徧,妇人怀妊,鸟兽含胎,已生未生皆得生成。
  《内义》曰:说经八徧者,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归东处震为砂,乃艮震合而木成於水。砂者,汞感铅炁而结也。砂含汞质,象类怀胎。夫汞遇铅而凝结,炁遇神而混合。此炁非身中后天阴炁,乃妙化发生先天之炁。学者不可不察也。已结之炁日益壮盛,发生神炁又复混凝,不随物化,长养圣胎,故曰已生未生,皆得生成也。
  说经九徧,地藏发泄,金玉露形。
  《内义》曰:说经九徧者,地四生金,以天九成之。还西兑方为金,乃坤兑合而金成於土。盖汞归土釜而成宝也。《参同契》曰:金来归性初,乃得名还丹,所谓一炁还元者也。夫天一之水,始因空炁金胎而生,未见金质。地四生金,犹为化机,至此则还元复性,居於中宫,是为丹体而有玄象。中宫,土也。土为地,金母居其中,故曰地藏发泄,金玉露形也。
  说经十徧,枯骨更生,皆起成人。
  《内义》曰:说经十徧者,天五生土,地十成之。乃离於己而土成於火,居中作万物生成之本,而为丹体。道经曰:冲无以为和。夫炁之中和,所以能生万物。天五之土,乃阳土地十之土,乃阴土两土相迭,金居其中。故还丹有刀圭之号,夫还丹之妙,返老还童,超凡入圣,世人期於有死,举而目之,皆行尸也。既得此道,修之长生,不为泉壤之魂,岂非枯骨更生,皆起成人乎?此乃五行之成数也。汉天师序《金液神丹经》云:神仙之趣,要妙之言,无理之至理,不然之大然。已具载於渊宗,非一毫之所宣也。太上亦复畅此冲虚妙道者也。
  是时,一国是男是女,莫不倾心,皆受护度,咸得长生。
  明得其道,则长生不死。当此之时,其国若男若女,无老无少,皆受圣恩,普得济度。生者不死,死者更生也。
  《内义》曰:一国犹一身,男女犹阴阳也。倾心,类相投也。护度,得所养也。阴阳相投,神炁得养,身安道隆,长生之理也。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内义卷之一竟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内义卷之二
  观复子萧应叟学
  道言:是时元始天尊
  说经一徧,东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二徧,南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三徧,西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四徧,北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五徧,东北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六徧,东南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七徧,西南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八徧,西北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九徧,上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说经十徧,下方无极无量品至真大神无鞅之众,浮空而至。
  《内义》曰:以经而言,天尊说经十徧,十方大神至者,乃三元九圣、九真九仙,高真上圣,天神地祇,俱会始青天浮黎国听法也。以丹而言,元始说经,即真铅为药祖,玄精作丹基也。十徧者,天地生成之数。十方者,五行配合之数。一三五七九,天数二十有五,阳精也。二四六八十,地数三十,阴华也。一二三四五,应四正上方;六七八九十,应四维下方。阳之生数五,五行之本也。阴之成数十,万化之根也。一九、四六,各合为十,金水同宗;二八、三七,各合为十,木火同体。总而言之,五十有五,分隶五方。一六居北,二七居南,三八居东,四九居西,五十居中。以法除之,五方除一二三四五,乃水火木金土之元也。又除一二三四五,乃五行之本也。除外五方各剩五数,共而二十有五,为五行之根,是真阳戊土之体也。复将根数二十有五,除去五方之本,北一、南二、东三、西四、中五。即见北剩四数,象金,金本生水。金反自水而生,如铅自银炁而有,铅中生银,乃儿产母也。金,虎也。金在水中,乃虎向水中生也。南剩三数,象木,木本生火,木反自火而有,如汞感铅炁结砂,砂自汞成,乃儿产母也。木,龙也。乃龙从火裹出也。东剩二数,象火,火生於木,砂中抽汞,乃七返朱砂返本也。西剩一数,象水,水自金生,一炁还元,是九还金液还真也。中央虚无以四象相合而成十,乃见真阴己土自然妙用。故张紫阳曰:震龙汞自出离乡,兑虎铅生在坎方。二物总因儿产母,五行全要入中央。又曰:赤龙黑虎各西东,四象交加戊己中。复姤自兹能运用,金丹谁道不成功。太一真人曰:五行颠倒术,龙从火里出。五行不顺行,虎向水中生者,此也。无量大神至者,乃取乾坤真纯潜运之迹而为法象,分三百八十四爻,循环火内,运五星二十八宿,环列鼎中,蹙三千六百之正炁,回七十二候之要津,驱六十四卦之阴符,鼓二十四炁之阳火。幽微详密,见於隐语心镜。故天地不能匿造化之机,阴阳不能藏亭育之本,由是神变无方,化生纯粹,尽归把握之内,混合空洞之中矣。或问程伊川云:圣人不师仙,厥术异也。圣人能为此等事否?曰:此是天地间一贼,若非窃造化之机,安能延年。故《阴符经》曰:人,万物之盗。所谓窃造化盗万物,则天地间皆吾所有,取之无禁,用之不竭。
  十徧周竟,十方无极天真大神,一时同至。一国男女,倾心归仰,来者有如细雨密雾。无鞅之众,迮国一半,土皆偏陷,非可禁止。
  天尊开国,万圣咸集,威德崇重,厚载不胜,故至偏陷。盖有非常之事,则有非常之应。牛头法融禅师讲《大般若经》,至成静品,地且为之震动,况虚皇演化乎!
  《内义》曰:十徧周竟,十方天真大神,一时同至者,乃息住神凝,炁归室也。一国男女,倾心归仰者,一身阴阳之炁,混合融炼也。神炁之聚,熏蒸蓊郁。《参同契》曰:金砂入五内,雾散若风雨。金者,天地之至精,乃神也。砂者,阴阳之纯粹,乃炁也。故曰:来者有如细雨密雾,无鞅之众,至於金精肘后,真炁过阳关,乃性情相荡,天机默运,阴阳感激,真神化生。虽曰体自然而运用,尚在作为之境,不能无躁胜寒、静胜热之变。盖由持而盈之,性情未冥。性情属土,故曰迮国一半,土皆偏陷,非可禁止。
  元始悬一宝珠,大如黍米,在空玄之中,去地五丈。
  宝珠喻道,悬於空玄,亦同玄珠之义。於内传经则宝中更宝,玄中又玄,真中之真,道中之道。去地五丈者,令人去五浊之世,脱五行之用。五浊皆出,自无众患,五行不用,永离相克。是故五行不相克,万物悉可全,自然长生久视,得道成真。玄师曰:此乃玉清宝珠,神化胎仙之道。
  《内义》曰:元始悬珠者,神与道俱也。向来说经狮子之上者,是神凝室中,从无求有者也。今此悬珠空玄之中者,乃超神物外,出有入无也。天尊虑后世末学,不达此理,徒守顽空,故显示妙化,明其至无之中,有至真至精者存。经曰:杳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以理而言,乃神冥性复,卓尔圆明,豁然无覆,空然无基。熙熙怡怡,昏昏默默,固非五行之数可得而拘,五浊之境可得而溷。川老云:有相有求俱是妄,无形无见堕偏枯。堂堂密密何曾间,一道寒光烁太虚。
  元始登引天真大神、上圣高尊、妙行真人,十方无极至真大神,无鞅数众,俱入宝珠之中,天人仰看,唯见勃勃从珠口中入,既入珠口,不知所在。
  天尊施玄妙大化,悬珠在空玄之中,莫测所悬之系,登引三元九圣、九真九仙,俱入其中。其一切天人,非天真上圣真人,故难随无为化机,不能同入空玄之妙,祇仰看而已。见勃勃从珠口中而入,既入珠口,不知所在。且如下格小仙有芥纳须弥之妙,壶悬天地之境,何况大圣天尊敷宣大化,示现神变也。所言宝珠大如黍米,已是微妙;更去五丈,能见宝珠在空玄之中者,非天人,亦无此明慧。又况见其珠口者,实天尊登引圣真入妙有虚无之境;当时随天尊入於宝珠之时,天人仰看,即见入宝珠之中,不能见珠内玄妙之化。
  《内义》曰:真神既冥,炁亦随寂,契虚合无,升玄入妙。所谓敛万有於一息,散一息於万有。迎之不见其首,随之不见其后。其来无从,其去无在。
  国人廓散动,地还平正静;无复欹陷。
  《内义》曰:动静两忘,有无俱遣。
  元始即於宝珠之内,说经都竟。
  《内义》曰:元始者,神宝珠即性。说经者,指明祖炁为丹之体。都竟者,谓神性圆明,了无一物。
  众真监度,以授於我。
  《内义》曰:众真者,妙化发生之炁。我即道君也。
  当此之时,喜庆难言。法事粗悉,诸天复位。绦欻之间,寂无遗响。
  《内义》曰:行功之际,妙应难述。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工夫已竟,万神还元,恍惚之中,遗明息照。
  是时天人遇值经法,普得济度,全其本年,无有中伤。
  《内义》曰:考古鉴今,其则不远。经法丹道,一理无殊。六祖有言:我今说法犹如时雨,溥润大地。汝等佛性,譬诸种子,遇兹沾洽,悉得发生。此乃值遇经法,普得济度之理。内象之作体,此意矣。得之者,知其神而爱之,明其炁而宝之,可以全其本年,无有中伤。本年者,不遭横天之谓,若夫向上一着,当进步焉。
  倾土归仰,咸行善心。不杀不害,不嫉不妬,不淫不盗,不贪不欲,不憎不,言无华绮,口无恶声,齐同慈爱,异骨成亲。
  《断命》曰:杀残伤为害,恶他胜己曰嫉,憎同俦曰妬,男女不以礼交为淫,窃人之物曰盗,无厌曰贪,嗜好曰欲,嫌人曰憎,猜疑曰妒。十恶既灭,则异骨成亲,万行玄同,则声无勃戾。○淫之一节,谓男女不以礼交者,盖欲正人伦也。若修行之士,当屏绝之,故《太微灵书》以淫欲为十败之首,昔紫虚元君与茅君校勘天下真仙得失之事,顿落者四十七人,复上者才二人,盖为抱淫欲之心,行上真之道,非止顿落,又将被考於三官。求长生者,岂宜不绝此念乎?盗之一节,非止窃人之物,但得之不以道,皆是也。欲之一节,非止嗜好,盖谓私己也。太上曰:罪莫大於可欲,咎莫大於欲得。夫欲心一萌,我则有已如上诸恶。皆因此致以致黩乱国经,群生失宁,利用之心,可不戒乎!
  《内义》曰:人心皆善,无不善者,因物欲所蔽,昧其本初。一闻道要,诸恶冰消,人我一如,亲疏无间。如上诸事,《感应篇》言之持详,乃世人日用错处。蜀士李昌龄解释报应因缘十万余言,读之寒栗,毫发之私,不敢萌於心端,有益於世教也。谛观经旨,谓咸行善心,不杀不害云云者,乃绝无恶念也。若毫芒恶念,潜蕴於心,不得谓之善矣。何则?玉有微瑕,谓之良玉可乎?盖善恶不待见於行事,一念才兴,神明已录。昔卫仲达为馆职,被摄至冥司,冥官命吏呈其善恶二录。比至,则恶录盈庭,善录如筯。冥官变色,索秤称之,而小轴乃能压起恶录,地为之动。官乃喜曰:君可出。卫曰:某年未四十,安得过恶如是之多乎?官曰:不然。但念不正,此即书之,不待其犯也。卫曰:然则小轴所书何事?官曰:朝廷尝大兴工役,修三山石桥,君上疏諌止之,此谏稿也。卫曰:某虽言之,朝廷初不从,於事何益,而能有如是之力乎?官曰:朝廷虽不从,然念之在君者,已是。向使听从,则君善力何止如是?将见乘此立获度世,尚安得摄君乎!奈何恶念太多,力已减半,不可复望大拜矣。呜呼,空有其念,尚在损福,况真犯乎。夫善恶报应,难以尽录,但观范文正公述窦谏议《阴德录》,足以知其善可为也。或曰:我虽待之以善,彼为不善报我,岂能平乎?不然,若知南岳赤君之言,则炁自平矣。南岳赤君曰:人若遇我以祸,但以福往,自然福德之炁常生於我,害炁重殃自生於彼。此学道之大行矣。南岳赤君岂诳人者乎。
  国安民丰,欣乐太平。
  此乃咸行善心之所致也。
  《内义》曰:按老君授干吉真人太平之道,其要曰,夫人之生也,天付之神,地付之精,中和付之炁;人能保精爱神护炁,内则保身长生,外则致国太平。又曰:人臣之行,当上爱其君,欲其长生。为人子者,当念父母,畏其将死,风化其意,使之入道,常为求索奇方殊术,以奉君亲。为人弟子者,当念录师恩。夫人生於父母,成道德於师,得尊荣於君。每念君、父、师,将老无以复,或行学更事,贤明求奇方异法而资益之,此乃应太古上皇最善忠臣、孝子、顺弟子也。人皆为之,则天下太平矣。夫有其内,必有其外,故善行着而谓之福,神性明而谓之慧。福慧双修,内外兼济。则国犹身也,民犹炁也,国则有君,身则有心。君治则民安,心正则炁和。经曰: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治国修心,其政一也。
  经始出教一国,以道预有至心,宗奉礼敬,皆得度世。
  《内义》曰:经出教立,人依道行,预之为言,先也、前也。人禀道炁而生,是心宁无有乎?盖由耽着幻妄,迷昧昏蒙,一遇经法,此心复明,谓如今之指出丹体,乃人人本来之物,非昔无而今有。虽得之於闻经闻道之后,实先有於闻经闻道之前,故曰:预有至心也。所谓宗者,祖其道也。奉者,崇其文也。礼者,尊其法也。敬者,钦其德也。故《本起经》云:夫为道者,当知道德经行之法;道谓路,道德谓善功;经谓径路,行谓行步,法谓有成。道经可修而得道也,谓有成道路可随而行之也。人能依是而行,必皆得度世矣。
  道言:元始天尊说经中所言,并是诸天上帝内名隐韵之音,即天帝玉字内音是也。亦是魔王内讳、百灵之隐名也,非世之常辞。
  《内义》曰:所谓上帝内名隐韵、魔王内讳、百灵隐名者,亦如《丹经》云:日魂月魄,庚虎甲龙,水银朱砂,红铅黑锡,黄芽白雪,姹女婴儿,黄婆金公,炉灶鼎器之类。虽名殊号异,并是先天一炁,非别阴杂之物也。
  上圣已成真人,通玄究微。
  《内义》曰:上圣修行妙道,已得成功。真人洞明奥旨,识达玄微。盖有实用,非执虚文。如混洞赤文,元始祖劫开明三景,大行梵炁,皆知其底蕴,得其要机,则天地造化之妙、生死有无之理,都在睫前,不远身外也。
  能悉其章,诵之十过,
  《内义》曰:既能通玄究微,则能知其道,十过之效,功齐元始。以丹而言,十过者,功则十月入室,理则九转。
  诸天遥唱,赞其功。万帝设礼。尊其经。河海静默,
  周公居政,海不扬波。真人诵经,河清海晏。事殊理一,功异德同。
  山岳藏云。
  蓄云为雨,泽及万物。
  日月停景,璇玑不行。
  十过之效,功齐元始,此之谓也。
  群魔束形,鬼精灭爽。
  经谓束,送妖魔精,斩馘六鬼锋是也。
  回尸起死,白骨成人。
  老君起徐甲枯骨是也。
  《内义》曰:诸天遥唱,万帝设礼者,《庄子》所谓澹然无极,而众美从之,天地之德,圣人之道者也。河海静默者,爱河苦海也。皆人之心妄幻所有,爱从情生,苦由识致。既已德合天地,道同圣真,则爱河静息,苦海渊默。山岳藏云者,《黄庭经》曰:五岳之云炁,彭亨即五脏云炁也。真人者,其息深深,五脏炁盈,如山岳之蓄云也。日月,两目也。景,光也。光即神也。真人神不外驰,目虽视物而凝然之不动,故曰停景。璇玑,斗极也。人心象之极者,旋而不移,视而察之,似若不动。真人者,任其自然,心虽应物而湛然常寂,故曰不行也。群魔者,纷纭万绪,惑乱我心者也。既任其自然,则应之若无事,是谓束形也。鬼精者,三尸也。三尸不去,道无由而成。能体纯素,三尸自绝,故谓灭爽也。回尸起死,白骨成人者,丹成之士,非特独善其身,更宜推功及物,故净明法云:吾丹既成,变化自在。所不足者,上帝之诏未至,於是积功以期真命焉。凡群品有善,可与延年益算。不幸病死者,救以活之,如吴猛真君起于庆之死是也。
  至学之士,
  至学之士,心坚如铁石,操列於水火,天地不能逾,鬼神不能惑,行人之所不能行,太极之上,有真名者也。又至学者,不待念起事至而后学,故能於有念无念,有事无事之间力行也。此之真人,抑又次焉。
  诵之十过,则五帝侍卫,三界稽首。
  此经乃妙炁结成灵文,是为万炁之宗,在处有五行之炁,从之五炁之神,谓之帝。故曰五帝侍卫。季康子问五帝於孔子,孔子答:以五行佐成上帝,而称五帝。三界者,即三界大魔也。至学之笃行积功立,三界魔王保而敬之,故曰三界稽首也。
  魔精丧眼,鬼妖灭爽。
  大魔既已保敬,鬼神焉敢正视,亦束形灭爽之理也。
  济度垂死,绝而得生。
  《内义》曰:五帝,五脏之神也。肝魂、肺魄、心神、肾精、脾意;此五者,若人恬淡则神定魂清,意安魄宁,精不走失。若人躁竞,则神疲魂浊,意乱魄散,精逐溃耗。夫人非不欲安而寿,然而日日应酬,神稍疲倦,则三尸九虫作我蠡贼。所以绛宫之真,为其所扰;修炼之士,则尸虫消绝;五脏之神,各安其职,故曰侍卫也。三界,三尸也。乃人身三部阴浊昏邪之气,以属三徒之界。上尸彭踞居人头,中尸彭踬居人肠,下尸彭蹻居人足。人之嗜欲贪淫,种种不善之事,皆尸鬼所使,至於庚申之日,则诣天曹,言人罪过,毫发不遗。欲人速死,彼则欣跃。故葛稚川曰:子能绝三彭之仇乎?三彭者,三尸也。除绝之法极多,备载《道藏》庚申部。然不若金丹为妙。古诗曰:穷尽世间无限法,除非丹药杀三尸。张真人曰:由来庚甲申明令,杀尽三尸道可期。此乃铸恶成仁,化顽从善,被其制伏,故曰稽首也。魔精鬼妖者,乃九虫六贼之类。三尸是渠魁,虫贼是徒伴,剿其渠魁则徒伴自溃,故曰丧眼灭爽也。若然者,故能延垂死之年,续已绝之命,则神炁壮盛,学者勉而行之,其功不言可知矣。
  所以尔者,学士秽气未消,体未洞真,召制十方,威未制天政。德可伏御地祇,束缚魔灵,但却死而已,不能更生。
  《内义》曰:学者欲心未绝,性理未明,探炼虽勤,玄虚未达,只可保神啬炁,制伏阴魔,驻景延年,辟却疾病。长生之道,未可冀矣。
  轻诵此章,身则被殃。
  谓不整形服,不按科仪,行立眠卧,聊耳诵念。若夫诵而不敬,不若不诵而敬矣。
  《内义》曰:轻诵此章,谓轻行是道。夫金丹之要,全在燮调,首则动於采取,次则戒於持盈,以俟鼎器圆成,药物全备,则运符进火,添抽汞铅,时晷相符,节侯无爽。故得阴阳炁足,离坎珠圆,神化成真,长生久视。若乃情躁心怠,妄作谩为,纬候相差,符节不应,则隆冬大暑,盛夏严霜,姹女逃亡,赤龙奔逸。神精既失,金液难求,气索体赢,形衰身殁矣。
  供养尊礼,门户兴隆。世世昌炽,与善因缘。万灾不干,神明护门。
  《内义》曰:若修行笃敬,外则宅合昌盛,内则身心安宁。日新其德,动与吉会,祸患无侵,神明卫护。
  斯经尊妙,独步玉京。度人无量,为万道之宗。巍巍大范,德难可胜。
  《内义》曰:《七签经教部》云,夫三洞者,盖是一乘之妙旨,三境之玄言。了达则上圣可登,晓悟则高真斯陟。龙章凤篆,显至理之良诠,玉简金书,引还源之要术。所谓斯经尊妙,独步玉京者,又为三洞之冠矣。从古至今,仙真上圣未有不由是而修证者。录籍具载,莫知几何。万法千门,靡不出此。巍巍荡荡,非可以名言思议。
  道言:凡诵是经十过,诸天齐到,亿曾万祖,幽魂苦爽,皆即受度,上升朱宫。
  凡诵者不限高下之格,是能依法精心诵持十过者,则诸天齐到,众圣降集於房庙,拔祖襧之幽魂,及昆宗之苦爽,下离北府,上入南宫也。
  格皆九年,受化更生,得为贵人,而好学至经功满德就,皆得神仙。飞升金阙,游宴玉京也。
  格皆九年者,即九年之格,法三火之数,三三如九。朱宫是南方属火,以火炼形,故云三火。九年受其炼化,然后更生贵族。生则便修此经,昔需习之仍在,万徧之功既满,三千之德复圆,遂超然升度,径得神仙,登金阙而事圣君,游玉京而谒元始。按《三元品诫》朱陵度人之格有三等。大福三年,中福九年,小福二十四年。九年者,约中福之格也。
  《内义》曰:此言十过者,则月之理也。诸天齐到者,万神混归元一也。亿曾万祖,乃父母假合之物;幽魂苦爽,即有身之后,昏浊之炁,皆即受度。上升朱宫者,乃炼化假合昏浊之气,超入灵明炳焕之域。格皆九年受化更生。得为贵人者,谓融炼假合昏浊之气,俱化阳神,更生真炁,万神为一神,万炁为一炁,长养圣胎也。学士到此地位,已得神全炁足,延生长年,所谓仙者未可言也。故曰:而好学至经,功满德就,皆得神仙,更须进修,内功成就,德行庶可以冀。内功者,火候脱胎神化之道。修行之法详着于后。德行者,要在济物利人,如汉天师区别人鬼,葛仙翁普度幽魂,许真君诛剪蛟蛇是矣。经云:学者虽守道,不作功德,亦不能得道。昔汉天师丹成未服,谓王长真人曰:神丹成就,若服饵之,当必冲天,便为真人。然吾未有大德,宜须为国为民、除害兴利,后可服丹轻举上升。臣事三境则无愧矣。如是,方能飞升金阙,游宴玉京也。
  上学之士,修诵是经,皆即受度,飞升南宫。
  上学者闻道勤行,见法必学,始终不替,寒暑无亏,此太清九宫以下有仙名者。既修诵此经,使身得道而飞升仙域,受炼南宫朱陵之府。夫魂魄升仙,则火炼鬼质;生舟得道,则火炼垢秽,是故皆入南宫;然后登真本位矣。
  世人受诵,则延寿长年,后皆得作尸解之道,魂神暂灭,不经地狱,即得返形,游行太空。
  世人即常流之人,非出群之士。既以祖因福浅,身业功微,生前享寿遐龄,殁后解形暂灭。然不拘三官之制,不受九府之艰,期限数登,则神归形复;既改形容於三宫之馆,易童颜於九炼之房,故不入南上之宫,便历太空之境矣。○尸解有四种。一者兵解,若嵇康寄戮於市,淮南则托形於狱。二者文解,若次卿易质於履,长房假形於竹。三者水火炼质,若冯夷溺於大川,封子焚於火树。四者太阴炼质,视其已死,足不青、皮不皱、目光不毁,屈伸从人,亦尸解也。肉皆百年不朽,更起成人。《真诰》云:尸解仙不得御华盖,乘飞龙、登太极、游九宫,但不死而已。《内义》曰:修诵虽殊,成功则一。金丹之道,难遇易成。傥宿命合真,得之者努力而行,必契经旨,无疑矣。
  此经微妙,普度无穷。一切天人,莫不受庆。无量之福,生死蒙惠。
  《内义》曰:此经隐奥,是道玄微,广济有情,普度无量。经功满足,丹道圆成,先亡蒙解脱之恩,兆身被生成之泽。
  上天所宝,不传下世。至士斋金宝效心,盟天而传。轻泄漏慢,殃及九祖,长役鬼官。
  长役鬼官者,死魂被谪於天徒驱雷役电官,地徒担沙负石官,水徒挞汲溟波官。
  《内义》曰:三洞真经列于金格,玄都所秘,万劫一开,传授效盟,经有明旨。在昔劫数蹇屯,世运否塞,西台龟母有请玉京,由是降授,用济斯民。玉晨道君付于玄一真人,玄一真人付太极徐真人,徐真人付葛仙公,传行於世。法有内外,事仍两存。以丹而言,禁戒尤重。须严盟誓,不敢漏泄,内象之作,已露机缄,告天而行,广用提拔。凡得此者,切勿慢轻,威神护持,灵官司察。若违此祝,身必祸殃贻累九玄,冥责难逭。
  侍经五帝、五帝巳解在前。玉童玉女,各二十四人,营卫神文,保护受经者身。
  童女都四十八人,既常营卫神经,亦兼保护诵者。必荐举精诚,司察慢泄,受诵之士宜慎之焉。若出入游行,必宜携带,使持文而护身,免灾而无虑。
  《内义》曰:经者,祖炁也。五帝者,妙化五行之炁也。玉童玉女二十四人者,内外二景真神,真炁也。保养元神,是谓营卫神文,保护受经者。
  道言:正月长斋,诵咏是经,为上世亡魂断地逮役,度上南宫。
  正月,上元大庆之月,故能福及上世祖曾,幽魂苦爽,断鬼神连逮之役,受仙官技度之庆。斋者,谓身无杂务,心不外想,内外清虚,抱元守一,终乎此月,故言长斋。南官,已解在前。《内义》曰:正月者,寅也。修丹采药以寅申为起伏之候。寅乃阳起之候,欲於申时行功,则於寅时先守,以至申时施用。长斋者,清心也。诵经者,摄炁也。谓之采药。上世亡魂,乃阴炁也。阳炁虽曰子时发生,一阳尚在五阴之下。至於寅时,犹阴阳相半,阴上阳下,郁而未畅,故曰逮役。至於申时以法熏蒸,阳炁奋发上腾,入于离宫,得不谓之断地逮役,度上南宫乎?
  七月长斋,诵咏是经,身得神仙,诸天书名,黄录白简,削死上生。
  七月,中元大庆之月。中及己身,诸天上生名於白简,酆都落死籍於黑书。身得神仙,位登天府。黄箓白简者,以黄金为书,白玉为简也。凡修道之法,普度九穷,通济生死。
  《内义》曰:七月者,申也,乃阳伏之候。欲於寅时行功,则於申时先守。至寅时运汞投铅,入鼎成宝。亦名采药,亦铸鼎器,如此则阳炁日盛,阴炁日消,所谓纯阴鬼也,纯阳仙也。阳炁既壮,即修仙之渐,功满炁足,神化长生,故曰身得神仙。凡得道之士,皆酆岱落名,移注仙籍,膺图受录,乃获上升,故曰诸天书名,黄箓白简;削死上生也。
  十月长斋,诵咏是经,为国王帝主、君臣父子,安镇国祚,保天长存,世世不绝。常为人君,安镇其方,民称太平。
  正月寅为鬼道,故拔先亡:七月申为人门,故度己身;十月亥为天门,故上为帝王安镇国祚,永保太平。
  《内义》曰:探药足备,铸鼎圆成。预先十月入室,调和神炁,去冬至十五日为始,谨存神肾间,谓之筑固灵根,使根元本始神炁俱生。国者,身也。神为身之主,炁为神之臣。神满炁盈,百骸俱理,丹成质蜕,久视长生,骨肉同飞,形神俱妙,一如经之谓矣。
  八节之日,诵咏是经,得为九宫真人。
  八节日,元始分遣天尊天君天帝神仙兵马教化人间,开度群品。北斗南辰四司五帝亦复下降,条录罪福;含炁之流,每至是日,各有变化,翾飞蠕动,草木飞沉,随缘感应,改故易新。轻或更重,重或更轻。善恶回换,炁象之运,自然而然。上学之士,每於此日,自当存想祈谢,因变行化,习吉除凶,进善黜恶,升明弃暗,入正去邪,炼伪成真,励思登真,开度群品,生成万汇。夫八节与八卦九宫相表里,故八节诵经,得为九官真人矣。
  《内义》曰:八节八卦入室运符进火,以冬至之日、子时为首,起火神,存在肾。阳火运行,其神随逐而进。肾中,根也。神室,蒂也。自根至蒂,根带相连,结胎成果矣。一举三时,自子至寅末住,金火逼,逐至神室。其丹渐结,应冬至立春节,坎艮卦。卯时沐浴,辰时进火,至巳末住。金火逼逐至髓海,应春分立夏节,震巽卦。阳火至极,午时运符,至申末住。金水推运,从双关鹊桥入室,玄珠渐兆,应夏至、立秋节,离坤卦。酉时沐浴,戌时运符,至亥末住。真炁归元,一阳来复,应秋分、立冬节,兑乾卦。周而复始,循环不已,盖促一年之功於一日之内,以应八节,用符八卦,凡此运用阳火阴符,皆归中宫。长养圣胎,十月炁足,宝鼎功成,脱胎神化,是为真人。夫八卦环列,外实中虚。《易》曰: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此其所以为九宫真人。
  本命之日,诵咏是经,魂神澄正,万炁长存,不经苦恼,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名书上天,功满德就,飞升上清。
  人身有三魂:一魂居直,本属宿官;一魂居地府,一魂居形内,七魄常住而不散也。遇本命日,魂神降体就尸,合同循环,归降不绝,则生人安稳,灾病不生。若其日清净身心,不酒不色,着新衣服,焚香习善,更於其日眠睡少时,即魂与魄合,阴与阳并,道炁内隆,命根坚固。若嗜酒色,昏乱形体,则魂当归时,去身三步之远,取合不能,秽恶冲射,魂复而往。若三度昏乱,魂不合魄者,则阳衰阴旺,魄灵与阴鬼交通,致使游梦众恶,耽睡迷乱,灾病俱生,将至於死。人能於本命斋诵,则有如上感应,功满德就,则飞升也。既以我本命之日修诵,故能存我神炁,圣人作则,皆有由然。以此推之,则修真之理自明矣。
  《内义》曰:火候毕,行脱胎神化之道,圣胎存於髓海之中。以周星六十日为期,本命一周以合周星之数。忽然如霹雳之声,天门裂开,圣胎脱出,凡蜕为仙,长生不死,魔王保举,诸天奉迎,功备德隆,飞腾可待。李昌龄曰:功者,日用之谓;德者,日新之谓。苟能闵闵然如农夫之望岁,汲汲然如商贾之营财,今日积德,明日又积德,今日累功,明日又累功,所谓天仙一千三百善,行之只在四年;地仙三百善,行之只在一年。第人不能,多至中废,不闻穿石礼树之说乎?紫虚元君曰:昔有傅先生者,自少好道,入焦山石室中。积七年,忽遇太极真人,授以木钻,使之穿一磬石。戒曰:石透,吾当度汝。石厚五尺余,傅穿之不息,积四十七年。石忽穿透,太极真人果来度之。又南岳夫人曰:昔有人励志於道,然不知求道之方,唯日夕礼一枯树,求丐长生,如是不已。积二十八年,树忽生花,有汁如蜜,其人取花并汁吞之,遂获度世。呜呼!钻石、礼树,尚得度世,况持经行妙道,宁有不得者乎?
  道言:行道之日,皆当香汤沐浴,斋戒入室,东向叩齿三十二通,上闻三十二天,心拜三十二过。
  诵经之日,先被服盥漱,置经於案。然后焚香礼请,跪启修诵之意。即东向正坐,焚香披读,注心历目,微声诵咏,若或错误,则却上三十字读,忽使匆速,苟贪徧数,翻为失功,误人不少。调声诵咏,令神魂和畅,常令香炁不绝於室。叩齿者,当以中齿上下两两相叩,令响,内以集神,外以彻天。《真诰》云:叩齿以集神,咽津以和真。次则存拜三十二天,每想天帝,存一拜之。从东北方首始,东行左旋,止於西北。
  闭目静思,身坐青黄白三色云炁之中。
  玄炁青,元炁黄,始炁白。
  内外蓊冥,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狮子、白鹤,罗列左右,日月照明,洞焕室内,项生圆象,光映十方,如此分明。
  青龙左,白虎右,朱雀前,玄武后;狮子左右各两行,行有其八,对坐相望;白鹤亦然。日在额左,月在额右。光明一室,项生圆象;九色相间,青、赤、黄、白、黑、绿、红、紫、绀,照彻十方,存令分明如睹。
  密咒曰:密者,口动而无声也。
  贪罗郁罗,符无苏陀。太冲太极,阴阳包和。出有入无,出生入死。鬼神莫测,变化自如。元始混炁,玄中又玄。上干有顶,下洞太渊。诵之一徧,沉痾自痊。炼魂浴魄,真阳自全。斋戒礼诵,万过飞仙。无上秘咒,万神绵绵。心中心咒,重复宣传。贪罗洞明,与道合真。玉清上极,梵炁氤氲。分灵布炁,降注臣身。形神俱妙,变化飞升。一如令格,统摄万灵。急急如律令。元上三天玄元始三炁太上道君。
  玄元始三炁化生三宝君,各居一天。三天在人额上发际。中为清微天,天宝君治之;左为禹余天,灵宝君治之;右为太赤天,神宝君治之。凡诵经,当存思三帝君。
  召出臣身中三五功曹、左右官使者、侍香金童、传言玉女、五帝直符、直日香官,各三十六人出。
  上、中、下三境,每境八人,三八二十四人,并三魂七魄、阴阳二君,共三十六人。
  关启所言, 
  受法箓者,即具位。如未受法箓,即称奉道弟子,当尽心中所欲言词。然亦贵在简当,至诚默奏。 
  今日吉庆,长斋 
  今某日吉庆,随其日言之。如长斋即言长斋,如不长斋即不言也。
  清堂,修行至经, 
  若知三洞中盟之道,见行事即言修行至经,自非此人即不言修行至经。但言清堂诵经。 
  无量度人。 
  或为一事而诵,即言为某事诵经。若为十方普度,乃可言无量度人。 
  臣及甲乙,转经受生, 
  若常时自诵,即言臣及祖考。若为他人,即言臣为某人。但以意而陈述。甲乙者,某人某人之理也。 
  愿所启上彻,径御无上三十二天元始上帝至尊几前。 
  元始上帝者,即非元始天尊,乃上帝高尊,位齐元始者。或云元始上帝即天尊也。 毕,引炁三十二过, 引者,以鼻引而咽之。三十二过者,东南西北方,每方八天,各一引。东方青炁,纳於肝;南方赤炁纳於心,西方白炁,纳於肺;北方玄炁,纳於肾。洞彻五内,然后诵经。
  东向诵经。
  东方乃长生之方,诸天所尊重。诵经之格,初一徧从序诵起,至此存思毕,即诵后经。第二徧,则宜从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起诵。每十徧为一过,若欲禳襘济拔,须得十徧为佳,以遵十回度人之义。或有事务暂起,亦得若经时稍久,即须依前法。
  《内义》曰:如上发炉,密咒乃诵经,行持启出官将通奏斋意,以祈感格。若夫三炁蓊冥,六神侍卫,日月洞焕,圆象照明,皆备内象之中矣。万法皆有内外,事仍两存,有内无外,皆非大道,乃属旁门,内修秘密,外用显明。是故太上微示内修,彰显外用,令人泝流寻源,穷末知本,使其自悟自得,兼而行之,以取仙道也。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内义卷之二竟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内义卷之三
  观复子萧应叟学
  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
  皇人曰:此乃道君标目也。
  《内义》曰:玉笈琼章,分为三洞,日洞真、洞玄、洞神。总而言之,是为一乘也。此经属洞玄,为众经之冠,故太上道君叙经於前,题曰太上洞玄灵宝也。此则直标元始无量度人上品妙经者,以明虚皇天尊所说。在经,故以此名篇;在丹,则金液还丹也。
  元始洞玄,灵宝本章。
  此是皇人所题内号。元,先也,先天而生。始,结也,元炁始结。洞,通也,通达无穷。玄,空也,杳然空洞。谓元炁始结而成玉字,在空玄之中,通照乎四方,空玄为灵,入藏为宝也。又曰:始生一,一,天也。天从始而元,明始亦元也。会合於元,元生之时,无天无地,无神无鬼,溟涬鸿蒙,无所分别,元始结而成玉字。玉者,自然之精,精出而发光,以成天地,日月星辰所以化成。元始尊神者,明其有灵也。化生天地日月星辰者,欲以生养万物也。天地万物生后而有号者,明元始造化也。号元始者,示人知终始归趣也。
  《内义》曰:元始者,虚无自然先天祖炁洞通也,玄妙也。通则通贯一切,妙则妙用无穷。灵宝者,金丹异名。本者,根也。章者,文也。谓虚无自然先天祖炁,通贯一切,妙用无穷,而为金液还丹之根,宗演而为文,以显其迹也。
  上品妙首,十回度人。
  龙汉之年,玉字始出,日月始明,天地亦分。众圣列位,元始出法度人,说经十徧,周回十方,度人无量。元始因撰作十部妙经,以紫笔书着空青之林,众圣所崇,为经之祖宗,故曰上品妙首者也。
  百魔隐韵,离合自然。
  此四句乃皇人总明一经之宗旨。
  《内义》曰:上品妙首者,金液还丹为无上妙道之冠。十回度人者,十月之功,度世为仙。 此乃入室+月工夫。 百魔隐韵,如丹药异名;离合自然,犹金木间隔,复能互并,水火相克,复成既济,自然而成造化。
  混洞赤文,无无上真。
  混者,混沌之名;洞者,洞阳之炁;赤文者,赤书真文也。齐混沌之初,在天地之先,凝化空洞之上,郁结太无之中。太无之无,亦无其无;既无其无,是谓无无,故日无无上真。
  《内义》曰:混洞赤文,万化之本源,众生之真性。在道,则为一炁之祖;在人,则为万神之宗。先天地万物,莫知其首初,故曰元始;成天地万物,莫知其神妙,故曰灵宝;统天地万物,莫知其广大,故曰道德;示人达本而行,故曰妙经;摄人返本而修,故曰还丹。演为三乘,立为三教,无穷法门,皆此化也。唐明皇制《混元赞》曰:大哉至道!元为自然,劫终劫始,先地先天,含光默默,永劫绵绵。东训尼父,西化金仙,百王取法,万圣攸传。大教之祖,玄之又玄。故《道德经》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不知其名,字之曰道。《西升经》曰:虚无生自然,自然生道。夫道者,无形无体,则先天一炁是也。而化生万物,实天地造化之本。修金丹者,体循造化,以虚无自然、先天纯精真一之炁,名曰空炁金胎,生金母而作丹基。夫纯精真一之炁,父母未交之前,与混沌同体。《道德经》曰:无名,天地之始者是也。在经故曰混洞。因父母媾精之始,此炁欻然感附,强名曰神,谓之阳精,喻为银矿。是元神也,藏在坤宫。两肾间。故谓之性,乃我本来面目。未生之前谓之阴金,已生之后谓之阳铅,是为五金之母。天地万汇未有不因此炁而能成立者也。《道德经》曰:有名,万物之母。是矣。真一子彭真人叙《参同契》曰:径指天地之灵根,将为药祖,明示阴阳之圣母,用作丹基者,此也。因日用妙化发生之炁运归中宫,而为丹母,故曰道生一,象乎祖炁,结而成玉字也。在经则曰赤文,是为金火, 金者,先天自然之炁,金胎也。火者,日用发生之阳炁也。同出一源而为体用者矣。 此乃无上可上,至真妙道,故曰无无上真也。
  元始祖劫,化生诸天。
  祖,始也。玄元始炁於祖劫之初,欻然而造化五亿诸天。按天地一成一败,谓之一劫。言始劫者,谓世界初生,未经成败也。
  573/3
  《内义》曰:周濂汉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诚之源也。乾道变化,各正性命,诚斯立焉。故元始祖劫者,乃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者也。是真之源也。化生诸天者,乃乾道变化,各正性命者也。则真斯立焉。原夫化生诸天之祖,自一炁而立三境,由三境而生九天;三境九天各又下生三天,合三十六天;次下四种民天,次分三界二十八天,次八梵天,以至化生五亿诸天、八圆世界,而人之生亦类是也。父母精血相包自己本有,而成性命。人初结胎在母腹中,精血未凝,飞潜不定,如珠似露。凝结之后,生形三瓣,头与四肢。男子先生左肾,次生右命门。女则反是。本性继种於两肾之间, 名曰坤宫,日用妙化之炁自此发生。 次则上生两瞳神水,以至化生五脏六腑。凭母呼吸,炁足而生。故老君曰:天地媾精,阴阳布化。一月为胞,精血凝也;二月为胎,形兆胚也;三月阳神为三魂,动以生也;四月阴灵为七魄,静镇形也;五月五行分五脏,以安神也;六月六律定六腑,用资灵也;七月七精开七窍,通光明也;八月八景神具,降真灵也;九月宫室罗布,以定精也;十月炁足,万象成也。夫人虽与天地同造化,而不得并其长久者,何耶?盖由不能复其本也。本者,祖炁也。本於一心,专一炁而致柔,修一心而成道。若能通而会之,则闭户造车,出门合辙,返本还元,形神俱妙。故傅大士颂释迦曰:六年雪岭为何因,只为调和炁与神。一百刻中为一息,方知大道是全身。通而会之,此颂是也。所以道冠、儒履、释袈裟,非徒为者也。
  开明三景,是为天根。
  二仪分形,三光垂曜,皆禀始炁,故为天根矣。
  《内义》曰:经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故《虚无自然本起经》曰,夫道得三乃成。故曰三合成德,道不满三,诸事不成。《系辞》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由一炁而分清浊,是为三也。《九天生神章经》云:三炁合生九炁,三炁为天地之宗,九炁为万物之根,因三成九,为物之根,谓之三生万物。三合成德,在道,为三炁;在物,为三才;在天,为三光;在人,为三元。皆元始之祖炁,作万物之本根。故曰开明三景,是为天根。以内而言,假设法象,则曰铅、汞、砂也。直指其物,则是本有之性,与夫日用妙化阴阳之二炁也。人虽知本有之性,而莫知二界之用者,亦不免其衰谢也。锺离真人曰:有无交入名丹本,隐显相符是水金;莫谓此身缘是道,独修一物是孤阴。夫天地间之万物,先有本而后有根,若果之有核是其本也,种之於土,阴阳激薄,则甲坼勾萌,而生根,故能长茂华实,生生不穷。若无根株,而欲其本之久存者,未之有也。是故天尊先指祖炁而为道之本,次明三境而为道之根,由是降本流末而生万物。人能常无欲以观其妙,反身而诚,则范围天地,造化自我。经曰: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非孟浪之说也。
  上无复祖,唯道为身。
  妙本自成,无复先祖,括囊无外,尽是道身。道以虚无为宗,自然为本,以道为身也。然此三者,悉无形相,寻考其理,乃是真空。真中有精,本无名称,圣人将立教迹,不可无宗,故举虚无为道之祖。其实三体俱会一真,形相都无,能通众妙也。
  《内义》曰:天地人物品类虽殊,无别根宗,独道所化。故《老子西升经》曰:道者,元炁虚无,混沌自然,无表无里,无有高下。天地从之而生,万物资之而形。又曰:有形之类,皆自道生。《西升经》曰:天地与人物本皆道之源,俱出於太素虚无之始端。故金液还丹亦同是而为体也。
  五文开廓,普植神灵。无文不光,无文不明,无文不立,无文不成,无文不度,无文不生。
  五篇真文开廓形状,普生天地,安置神灵。若无真文开廓,则日月不得光,星辰不得明,乾坤不得立,世界不得宁,幽魂不得度,枯骨不得生。
  《内义》曰:五文在丹为五物,先天一炁之所化,依时存於室中为铅水,妙用发生之炁感而为砂木。阳极生阴名日汞,火。阴归阳室而为银,金。中宫生成而为丹。土。分布五行,散化万神,皆一炁之妙用,为万道之根宗。故曰五文开廓,普植神灵。目非此而不光,心非此而不明,身非此而不立,丹非此而不成,生非此而不度,死非此而不生。
  是为大梵,天中之天,
  《内义》曰:此两句总结前文,是谓大道玄中之玄,以丹而言,金丹之道,散在诸经,或以清静为宗,或以虚无为宗,或言阴阳,或言造化,或言龙虎铅汞,或言神炁水火。此经总众体而大备,析至理而无遗,故曰是为大梵天中之天也。得之者,可以探本求源,穷神知化,宴息玄虚之境,逍遥灵宝之场,四威仪中,无非行道也。
  郁罗萧台,玉山上京。
  郁者,盛也。罗者,大罗也。大罗天上有玉京山,山上有七宝玄台,在七宝城中。中有玉清之殿,高上玉皇治其中。○玉清之上有九层之台,穷於高际,参於太无,故映郁大罗之上,萧然九层之台。大无即大罗,以玉为山,故云玉山。山上有京,故曰上京,亦名玉京,亦名玉清,皆因玉而得名。此即通谓之玄都玉京也。
  上极无上,大罗玉清。
  大罗玉清之境,穷高极远,更无一物在其上,能包罗众天,故曰大罗。其上无尘,豁然太空,无为之道场也。
  眇眇劫仞,若亡若存。
  眇眇者,高远也。劫者,譬如巨石,方圆四百里。又如空城,方圆四百里。上下齐等,满中芥子,天人百年一度,取一芥子。又罗衣拂巨石,石消芥子尽,名为一劫。故《步虚经》曰:仰观劫仞台,此之谓也。七宝之台,非地仙所见,况凡人乎。睹之则言有,不见则言无,故曰若亡若存。若亡若存者,非定相也。亦虽有形而无其体,真精造化,自然而然也。
  《内义》曰:郁罗萧台者,脑际也。玉山上京者,泥丸也。上极无上大罗玉清者,泥丸之上太玄也。内秘一机,谓之日月高奔,神化脱胎之要。《黄庭经》曰:高奔日月吾上道,乃见玉清虚无老者也。眇眇劫仞,若亡若存者,性也,非象数、方色可以窥测,又非芒昧全然无物,有同太虚,恍惚窈冥,故眇眇劫仞,不可窥测也。若亡若存,恍惚窈冥也。经曰;视之不足见,听之不足闻,用之不可既。张真人曰:视之不可见其形,及至呼时又却应,莫道此声如谷响,若还无谷有何声。
  三华离便,大有妙庭。
  三华者,金华、玉华、九华三宫。离便者,三宫乃玉清境离宫便殿。大有,即高上大有。玉清宫,天尊所御,故曰妙庭。《内义》曰:泥丸脑际,谓之离宫,亦谓之午位,亦谓之乾宫。三者,南方之数。华者,华盖,亦名圆盖,乃百关总会之穴,万神朝宗之所,即泥丸脑际是矣。离者,南方午位也。便者,变也,阳炁至巳而极,变而生阴,阴始於午。《龙虎经》曰:阳爻毕於巳,正阴,发离午者也。大有者,《易》曰:火在天上大有。 离午,火也。乾宫,天也。妙,玄也,庭,中也。玄则玄炁也。玄元始之玄炁。中则脑中也。中者,四方之中,以指内事,则脑中、心中、脾中是也。玄炁居於脑中,即是真阴生於离午。以爻而言,柔居尊位,诸阳应之,象虚皇天尊凝寂玉清之上,而天地万物自然造化,生成於下者也。
  金阙玉房,森罗净霐。
  黄金之阙,森然焕邈,以周罗白玉之房,则精洁严凝而光莹。
  《内义》曰:太玄金华玉女曰:土之精生石,石之阴精为玉,石之阳精为金。故《金经》曰:一石之中分阴阳,为金玉,一阴一阳之谓道矣。金阙,日也;玉房,月也。森罗,星宿也;净霐,日月星宿,莹净霐澄也。夫日月者,阴阳之精,坎离之体,乾坤之用。日中有乌象,离中有阴月,中有兔象。坎中有阳,阳无阴不能自耀,其魂阴无阳不能自莹。其魄列宿环布周天为经,日月五星躔度为纬,推移寒暑,造化万物。在丹道则为化机至药、符火妙用,故《参同契》引《易》而言天地设位,而易行其中矣。天地者,乾坤也。设位者,列阴阳配合之谓也。易谓坎离。坎离者,乾坤二用。二用无爻位,周流行六虚,往来既不定,上下亦无常。又曰:坎戊月精,离己日光,日月为易,刚柔相当。易者,象也。悬象着明,莫大乎日月。穷神以知化,阳往则阴来。又曰:混沌既交,接权舆、树根基,经营养鄞鄂,凝神以成躯。真一子注曰:天地设位者,以其既济鼎器象乾坤也。易行乎其中,阴阳离坎运於其中也。中安金母,外施水火,运转动静,周流六虚,更为变化之宗,互作生成之本。坎戊月精。月,阴也;戊,阳也。乃阴中之阳,象水中有金虎。离己日光。日,阳也;己,阴也。乃阳中之阴,象火中有汞龙也。故易者,象药也。日月相合而成也。金液大丹,合日月阴阳之精炁而成,故阴阳之炁,出入卷舒,昼夜循环,周而复始。符火进退,阴来阳往,阳伏阴施。混沌者,神室也。阴阳龙虎在混沌之中,承交感之化炁,树立根基,长养鄞鄂,以至凝神成躯,终为精物。故鼎室之中,别一天地日月之用妙矣。
  大行梵炁,周回十方。
  玉清真道梵炁大行於十方之域,周流诸天之境。
  中有度人不死之神,
  诸天十方有此神主,司度世不死之事,非言神不死也。
  中有南极长生之君,
  即南极长生大君,主治生录者。
  中有度世司马大神,
  南官有度世司马,有度世大神,并治宫中,主司度世。
  中有好生韩君丈人。
  好生君讳猷,治南昌上宫。韩君乃神中之尊,谓之丈人,监长生籍者。
  中有南上司命司录、延寿益算、度厄尊神,
  南上,洞阳宫之别名。尊神,即南斗六司真君也。
  回骸起死,无量度人。
  此二句通结上文,从中有度人至此诸司真官,皆能回骸起死,劫劫度人成道。
  《内义》曰:大行梵炁者,即先天纯精真一之炁藏於坤宫者也。妙化发生,上至乾宫,阳极阴生,下降还元;升降循环,流行不息;故曰周回十方也。张真人曰:只是水银,一味周流,经历诸辰。道光曰:循行十二位,赤脚猛将军者矣。由是阳炁日盛,长养圣胎以至度世长生,脱胎神化,修之则得,无有限量,岂非中有度人不死之神、长生之君、度世大神、好生韩君、司命司录、延寿益算度厄尊神、回骸起死、无量度人者乎!玄师曰:金母居西龟之山、言金之体也;亦曰龙山,言木之道也。乃元炁之根纽,真土之渊府。西北之角,亥子之间,中有梵炁之主,雌一真母居焉。万炁日夜上朝,若稍有尘心,则失大行,梵炁不能弥罗一身,修真之士可不谨哉。已上正经,乃元始所说正文。
  今日校录,诸天临轩。
  今日乃赤明劫初,在浮黎国中开图校录之日。校是比量罪福录,是记录功过。
  《内义》曰:此时行功,万神聚室者也。
  东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玄都玉京山八方诸天,皆有三千大千世界。东方无极诸天安大堂乡大千纳贤世界。
  南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南方诸天宛黎城大千弃贤世界。
  西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西方诸天福堂洲大千咸行世界。
  北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北方诸天郁单野大千清净世界。
  东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东北诸天福集都大千长安世界。
  东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东南诸天元福田大千用贤世界。
  西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西南诸天延福乡大千仁静世界。
  西北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西北诸天福德野大千延贤世界。
  上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无极无上玄都玉京紫微之中,无鞅之众飞天神王。
  下方无极飞天神王长生大圣无量度人,
  下方五岳五帝洞阴清灵北都诸宫府之众也。
  《内义》曰:以身而言,上自泥丸,下至涌泉,五脏三田,百千关节之神炁也。万神聚为一神,万炁混为一炁,挈提天地,把握阴阳之理也。
  十方至真飞天神王长生度世,无量大神。
  此乃总结前文,此十方真圣并主监得道成真长生度世之事。故云:大圣无量度人。
  并乘飞云,丹舆绿辇,羽盖琼轮,骖驾一朱凤,五色玄龙,建九色之节,十绝灵旛。
  飞云者,三素云。神王各乘丹霞之舆,碧霞之辇,朱雀凤凰以为盖,七宝琼玉为轮毂。玉女建九色之节,真人持十绝之旛。
  前啸九凤齐唱,后吹八鸾同鸣。
  前有啸歌,则九凤齐唱;后吹管钥,则八鸾同鸣也。
  师子白鹤,啸歌邕邕。
  此钧天乐也。天一左宫有乐器,子日玉女能吹笙竽,丑日玉女能啸歌,寅日玉女能鼓瑟,卯日玉女能击筑,辰日玉女能鼓琴,巳日玉女能撞钟击磬,午日玉女能吹箫,未日玉女能吹笳,申日玉女能为九音之歌,酉日玉女能为六变之歌,戌日玉女能作百兽鸣,亥日玉女能为天下新声之曲。名与世同,音与俗异,而俗音凄思以促命,天音和畅以延生。
  五老启途,群仙翼辕。
  十方大圣、道位高尊乃感五帝前引,群仙骖乘。五老者,东方青灵始老,姓关,讳开,字灵威仰,和春炁生万物。南方丹灵真老,姓洞浮,讳极炎,字赤熛弩,和夏炁长万物。中央元灵元老,姓通班,讳元氏,字含枢纽,和土炁上载九天。西方皓灵皇老,姓上金,讳昌开,字耀魄宝,和秋炁成万物。北方五灵玄老,姓黑节,讳灵会,字[隐侯局,和冬炁藏万物,皆天真自然之神,故曰元始五老。非后学而成真者,自受符命,各治一方,大劫交周,其位乃易。
  亿乘万骑,浮空而来。
  《内义》曰:十方大神者,法身之神炁,神之御炁,阴阳杂还,万亿法象,俱备其中,故曰并乘飞云,丹舆绿辇,羽盖琼轮,骖驾朱凤,五色玄龙也。乃若九色之节,阳精也;十绝灵旛,阴华也;前凤阳,先唱也;后鸾阴,后随也。师乃兽王,象心;鹤乃灵禽,类性。啸歌邕邕,神思熙熙也。五老,启途者,祖炁妙化而为五行发畅上腾也。群仙翼辕者,万神攒簇於元宫也。亿乘万骑,浮空而来者,三部八景阳魂阴魄、千二百形影、万二千精光,一时混化,归於元一者也。
  倾光回驾,
  倾光者,流精玉光,互相辉焕。回驾者,飞云轮毂,回旋法座。
  监真度生。
  十方上圣朝集帝所,监领众真而拔度群生也。
  《内义》曰:倾光回驾者,坎离既济,阴阳交泰之象。夫阳升阴随,会归鼎室,造化收摄,二炁混合,即前所谓神之御炁,阴阳杂还,法象俱备者也。二炁,坎离阴阳也。 坎中阳爻下交离中阴爻,阳光之下倾也,故日倾光。 阴随阳升,象车驾物,内阴求摄外阳,外阳慕恋内阴,阴阳交互,故曰回驾。由是至精感激,众阳通畅,正炁滋荣,真神化生,故曰监真度生。
  诸天丞相、南昌上宫,
  丞炁、相炁,能立造化。丞相乃大罗天之神公。南昌上宫,即朱陵宫,在于赤明和阳天中者也。
  韩司主录、监生大神,
  韩司,司命也,主得受炼度之录。监生大神,主度九幽之魂者。
  《内义》曰:以内而言,象法身大梵、妙化发生之炁,虽真神居於室内,若无此炁,亦莫得而生也。
  执录把籍,齐到帝前。
  《内义》曰:录籍者,记功罪也。诸天司职主宰大神、斋执同会虚皇天尊之前者,乃校功量福,普度人天也。象乎妙化之炁,归乎神室,资育生化之理,太虚之先,寂寥何有!祖炁既判,而阴阳分焉。混沌之初,杳冥无朕,三才既立,而文籍生焉。显诸仁,则为录籍;藏诸用,则为阴阳。若幽明无录籍,功罪何所记?天地无阴阳,造化何由成?夫阴阳者,丹道之用,离析异名,莫能尽录。
  略而言之,象交驰曰龙虎,类药物曰汞砂,为化机曰坎离,在升降曰水火。诸家殊号,以类求焉。前者即中宫神室之所,阴阳乃金丹之妙用。神室则金丹之枢纽,帝之所御,四海朝贡,莫不辐凑。神之所舍,万炁感附,莫不混凝。神为君炁,为臣神,居室内,万炁俱聚,故曰执录把籍,齐到帝前也。张真人曰:夫炼丹者,须洞晓阴阳,深明造化,方能追二炁於黄道,会三性於元宫。攒簇五行,合和四象,龙吟虎啸,夫唱妇随,玉鼎汤煎,金炉火炽,玄珠有象,太一归真。由是观之,还丹之要,无出乎阴阳,本生於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悟真篇》云:道自虚无生一炁,便从一炁产阴阳。阴阳再合生三体,三体重生万物昌。夫丹者,体循造化而修之也。其余百千异名,无穷妙义,皆从阴阳而出,如丸走盘,纵横曲直,莫得而测其实,不出其盘矣。若夫不体造化,不循阴阳,虽有要妙之言,玄微之论,只是旁门小法,岂得与金丹同日而语哉。然修丹之士,且当迁善改过,守戒防非,又其要在於去诈息机,清心寡欲。机诈运变於中,则神乱气昏;身中炁候,与天地不相符合,药无由采。声色爱慕於外,则神驰炁散,内外造化,不相交涉,鼎无由成。有志之士,不能去此,是却行而求前矣。嗟夫世人逐末忘本,贱命轻身。英雄豪杰者,为功名事业所役;聪明特达者,为进取富贵所诱;衣食丰足者,为营求计算所惑;贫穷不给者,为口体交累所苦。其有出尘之士,秪乐逸豫之康,以此谓清静无为,误矣。是皆当面蹉过,殊不念张平叔有志士,若能修炼,何妨在市居朝之语。使世人能以此道自任,日日拨置,少顷为之,勤行不退,必有成效,应机接物之间,毋忘回光返照,则金丹光明、常现烁烁,纵未打成一片,亦是安乐法门,益寿延年,不被业转。如能确志,道不负人,故锺离真人有曰:皇天若负道心人,令我三徒为下鬼。真人者,岂诳言乎?经曰:从事於道者,道者同於道,德者同於德,失者同於失。同於道者,道亦乐得之;同於德者,德亦乐得之;同於失者,失亦乐得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若夫机缄,不敢轻泄,略开线路,用启后人。葛仙公歌曰:流珠流珠,役我区区。奔驰四海,历徧万书。焚尽金石,烧竭汞珠。彼寻不见,情思若愚。赖师传授,元炁虚无。杳冥中起,恍惚中居。真阴真阳,一吸一呼。先存金鼎,次办玉炉。离火激发,坎水规模。玉液灌溉,洞房流酥。真人度人,要大丈夫。念兹在兹,语吾记吾。彭真人曰:至道希夷微且深,烧丹先认大还心。日爻阴偶生真汞,月卦阳奇产正金。女妊朱砂男育雪,癸藏荧丙含壬。两端的指铅金祖,莫向诸般取次寻。天师虚静先生曰:神若出便收来,神返身中炁自回。如此朝朝还暮暮,自然赤子产真胎。
  浮丘伯原道歌云:虎伏龙亦藏,龙藏先伏虎。但毕河车功,不用堤防拒。诸子学飞仙,狂迷不得住。左右得君臣,四物相念护。乾坤法象成,自有真人顾。虽曰不漏机缄,歌诗之中,要领已备。倘有志者,研必得之。此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道藏网 道藏在线阅读 ( 粤ICP备14076637号 )

GMT+8, 2021-6-23 15:43 , Processed in 1.05346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